2020年10月26日 星期一
本期导读 心脏早搏如何防治? “建筑女神”的优雅人生
第01版:一版要闻 2020-06-24

“建筑女神”的优雅人生

同济教授追忆导师罗小未先生 戴砚君

1940年代的罗先生

1949年,李德华与罗小未结婚照

◆1948年罗小未先生毕业于圣约翰大学,获学士学位

著名建筑教育家,建筑史学家,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罗小未女士不久前辞世,享年95岁。她曾提出:城市要有个性,城区也要有自己的个性。最好、最有价值与最现成的个性便是该地区与生俱来的历史文化特色。这一观点对上海旧城改造和历史风貌区保护起到重要作用。罗小未桃李满天下,对中国当代建筑理论与实践的发展都产生了历史性的影响,被誉为同济大学建筑系的“女神”,也是诸多女教授中少有被尊称为“先生”的人。

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罗小未先生的两位弟子——同济大学常务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国建筑科学院院士伍江和同济大学教授、硕士生博士生导师卢永毅,听他们回忆罗小未先生学术成就之外的另一面。

◆见习记者 戴砚君

丈夫亲手设计新婚礼物

“在罗先生家,经常会听到她和李先生聊圣约翰大学的往事。”卢永毅回忆道。她所说的李先生就是罗小未先生的终身伴侣李德华教授,我国著名的城市规划专家,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的老院长,曾参与中国大城市编制的第一部现代总体规划——1946年~1949年间的大上海都市计划。在同济大学,罗先生和李先生被誉为“学术伉俪、婚姻典范”。

圣约翰大学是他俩爱情萌芽的地方,见证了他们最美好的年轻时光。他们先后毕业于约大土木工程系和建筑系,后又相继在该校任教。李先生年长罗先生1岁多,帅气儒雅,罗先生则是美丽婉约。有着良好家庭背景的两位年轻人,就在这里相识相爱。1949年初,两人在昆山路上的景林堂举行婚礼,从此成为一生伉俪情深的学术伴侣。

婚礼上,李先生送给罗先生的礼物是一条他亲手设计制作的方格围巾,橘红色的主色调,点缀着青果绿的小方块,凸显出李先生的审美品位,也让人领悟爱情的真谛。罗先生一直珍藏着这件饱含李先生深情厚意的爱情信物。尽管岁月无情流逝,但是这条围巾始终没有褪色,一如他们最初的誓言。2015年和2016年,同济大学出版社先后编纂出版的《罗小未文集》和《李德华文集》,就采用这条围巾的纹样作为两本文集的封面设计。

他们的新婚家具也是李先生一手设计的。伍江说,李先生早年师从德国著名建筑设计家鲍里克兄弟俩,其后又进入小鲍里克先生的设计作坊,他们的欧美现代派设计思想理念对李先生影响深远。卢永毅则从女性的角度,赞叹李先生设计的家具风格亲切,简洁实用,在门把手等一些细节上处理周密,存放衣物非常方便,“用自己亲手设计的家具开始新生活,是一件非常甜蜜而又充满情趣的事。”在他们的家中,除了这套家具外,至今还保存着李先生设计的椅子、凳子和相框。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大调整中,两人双双进入同济大学任教。当年同济建筑系办公室里的部分组合巧妙、储物便利的办公橱柜也都是李先生亲自设计的。1956年,李先生和王吉螽先生设计建成的同济大学教工俱乐部,更是成为当时国内现代建筑创新设计的范例。但是接连的政治运动,使夫妻俩郁郁不得志。直到改革开放后,他们才终于迎来教学与学术上的春天。罗先生主持编著的《外国建筑历史图说》和《外国近现代建筑史》,是各高校建筑院系最重要的教材,影响了几乎40年以来我国所有的建筑系学生。她主编的《上海建筑指南》《上海弄堂》《上海新天地》以及《上海老虹口区北部的昨天、今天与明天》等专著,都是研究上海近代建筑与城市的珍贵成果,她还直接参与了几乎所有关于上海优秀历史建筑的立法保护与建筑再生的实践指导工作,受人关注的外滩3号、9号和18号的修复改造以及“新天地”和“外滩源”等保护改造项目,罗先生都是直接的专家顾问。李先生也相继荣获我国城市规划领域最高荣誉“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突出贡献奖”、建筑学领域“中国建筑学会建筑教育奖”,并双双获得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

罗先生和李先生养育了一双儿女,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都没有机会上大学,女儿先去农村插队落户,回城后从事医务工作,儿子则在改革开放后去了美国定居。 (下转第3版)(上接第1版)

夫妇俩的晚年生活,由女儿女婿精心照料,过得十分幸福。

像花儿一样永远绽放的罗先生

“罗先生和李先生不仅是生活中的恩爱伉俪,也是事业有成的学术伴侣。”在伍江眼里,李先生性格内敛,罗先生则为人热情,但是两人始终非常亲密,尽管学术研究方向不同,但是“罗先生的很多成果里,都凝聚了李先生的心血,他们俩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罗先生不仅是伍江的硕士生和博士生导师,早年也和伍江的祖父伍子昂先生——一位和梁思成同时代的我国第一代留美建筑师——有着密切往来。两个家族的世交和近40年的师生情谊,使他与罗先生夫妇始终保持着最亲密的关系,“罗先生对学生很好,学业上要求严格,但是生活中就像一位妈妈。我博士毕业前半年,恰逢太太怀孕,一边忙着毕业论文,一边照顾家里,有些忙不过来。于是罗先生常常自己到菜场买菜,做好可口的饭菜来‘家访’。我仍然记得罗先生带着煲好的黄豆猪脚汤来我家,像亲人一样照顾我们。”

伍江在罗先生家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讨论课题和论文,此时,李先生常常喜欢加入到他们的讨论中。“罗先生对李先生特别崇拜,尽管自己英语非常好,但是在我们学生面前总是说,李先生英语比她更好。”伍江特别举例说,当年他在写《上海百年建筑史》论文时,罗先生除了本人给予指导帮助外,还让对这段历史非常熟悉的李先生一起指导。李先生花了很多心血,在伍江的论文本子上作了密密麻麻的修改,甚至为了提醒伍江,还非常细心地在每一页中夹一张小纸条做标签。“两位先生对双方的学生都非常用心,不分彼此。”卢永毅也说,两位导师的学生彼此间非常亲密,经常一起结伴去探望导师,交流讨论学术问题,“就像一个大家庭,一起分享事业和生活的快乐。”

尽管被誉为“建筑女神”,但罗先生也热爱人间烟火。在家中,她常会兴致勃勃地做起家务,从烧饭做菜到洗衣缝被,真正做到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一次,罗先生和伍江在聚精会神讨论学术问题时,没有留意时间,却不知李先生已经悄悄做好了午饭,正安静地等待他们。“这是我记忆中李先生做的唯一一顿饭,但从中能看出,李先生多么支持罗先生的事业!”伍江由衷感慨道。

罗小未热爱生活的另一面体现在她注重仪表,永远给人气质高雅的印象,被同济大学师生形容为“像花儿一样永远绽放”。卢永毅说,罗先生夫妇对他们学生的影响,不仅在于学术上主动提携,教会他们站在理论的高度和广阔的视角,去探究学术前沿领域,更重要的是,教会了他们去热爱生活。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