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22日 星期五
不一样的“小翅膀”,能否托起一样的健康?
第02版:特别关注 2020-09-16
从“散装卫生巾”到“月经羞耻”

不一样的“小翅膀”,能否托起一样的健康?

丁诗圆

图/TP

图/TP

图/TP

图/TP

8月28日,有网友在新浪微博发文称:“关于卫生巾,我也是之前偶然看到才知道原来网上还有卖散装的”,“散装卫生巾”话题一时登上微博热搜,人们在质疑散装卫生巾安全资质的同时,也使得“卫生巾”和女性生理期这样隐私却又平常的话题,首次以如此公开的方式呈现在大众视野。

见习记者丁诗圆

A

“三十而已”的

女性卫生用品

在手机上看到“散装卫生巾”这一热搜时,陈女士的第一反应是:“卫生巾竟然还能卖散装的?这么低的价格,真的不会引起什么安全问题吗?”

“散装卫生巾”的话题引爆网络前,陈女士一直觉得“现在的女孩子比上一辈要幸运很多”。上世纪70年代初生于上海静安的她,在12岁那年经历了月经初潮,但在那时,背胶式卫生棉问世不过几年,国内最常见的还是“卫生带”,一种以细布缝制而成、可以反复使用的女性卫生用品,用时需要在内侧垫上粗糙的卫生纸。陈女士介绍说:“那时候女生到经期后期走路姿势都会像小鸭子一样,因为(接触‘卫生带’的)皮肤会磨伤,挺难受的。”直到高中时期,陈女士北上求学,在同学的介绍下开始使用一次性卫生棉,但也并不是经期的每一天都在使用:“只有睡觉时才舍得用上,毕竟价格挺高的。”

卫生巾历经百余年发展,但在我国,仍是一项年轻的产品和话题。据相关资料显示,女性卫生用品始于19世纪末,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一次性卫生棉进入了工业量产时代,之后渐趋完善和定型,护翼、导流、吸水芯等技术相继出现;进入21世纪后,卫生巾的形态和材质不断突破,出现了裤型卫生巾和液体材质卫生巾,进一步丰富了卫生巾的细分品类。我国首批卫生巾工业化生产起步于80年代,渗透率仅2%;90年代以后,外资卫生巾企业纷纷进入中国市场,市场渗透率方跃进至50.4%。新世纪以来,卫生巾行业继续高速增长,渗透率从2010年的82%,至2017年提升至100%,已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卫生巾,已成超市货架上品类齐全、玲琅满目的日用品。

如今的陈女士已为人母,在为自己和女儿选购卫生巾时,她反复强调“一定要购买经济能力范围内最好的”。在她看来,作为贴身使用的卫生用品,卫生巾的质量关系到妇科疾病发生的概率。陈女士表示:“对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而言,每月购买几包卫生巾不会造成太大的负担,健康总是第一位的。”

B

一笔节省不了的开支

然而,事实可能不如陈女士所预想的那么美好。在上海,虽然使用单片价格在0.2元左右的散装卫生巾的女性并不多见,但对于年轻“沪漂”和学生族来说,每月购置卫生巾仍是一笔不可忽略的开销。

2016年,小郑同学从老家山东日照考入上海的高校,父母每月给她1500元生活费,这个数字在当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加上偶尔的“微信红包”的支援,小郑与“贫困”一词绝不搭界。然而,每月初从账户里扣除一部分购买卫生巾时,小郑依然有些不乐意。她吐槽道:“便宜的卫生巾用起来不放心,但牌子好的价格又高。如果不是刚需,我更愿意用这些钱看电影。”

来自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女性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新加坡籍留学生Sophia Chan告诉记者,新加坡女性卫生用品的价格比中国更高,舒适度和功能性也略有不足,因而每年她都会瞄准“双十一”的便利囤上一整箱惯用品牌的卫生巾。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她回上海继续线下学习的计划被无限期推迟,只好拜托中国的同学替她整理宿舍,她在微信里特别强调:“请一定要留下全部的卫生巾!”此外,月经还给Sophia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来自热带国家的她,在中国的秋冬季会面临痛经的困扰,需要服用布洛芬等药物才能缓解,这对她来说又成为一笔额外的开支。

伴随着经济水平的提升,女性们开始以更审慎的态度对待月经。某证券研究机构发表的《卫生巾行业深度报告:八百亿市场的角逐,看王者花落谁家》显示,发达国家的卫生巾市场规模已步入成熟期,甚至已出现负增长;而相较之下,中国的卫生巾行业仍处稳定增长的态势,2018年我国卫生巾市场规模约870亿元,同比增长率5.7%,占吸收性卫生用品(包括卫生巾、失禁用品、纸尿裤)总体市场规模46.3%,卫生巾消费量1200亿片。女性教育水平及社会地位的提升,促使女性卫生用品消费市场不断升级。

由“量+价”双轮驱动转为消费升级驱动,女性经期卫生巾使用频次不断上升,而她们也更加笃信“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道理。2018年市场规模增加5.7%,单片价格上升4.7%,一些低端产品逐渐淡出市场,而中高端品牌则赢得了更多的市场份额,它们通常更标榜品质保障(如无荧光剂,进口纯棉材质)、功能独特(如特殊配方,更方便的安睡裤)、颜值出众(如炫彩的图案设计,口袋状包装)。

在最狭义的“贫困”之外,“月经贫困”实质还包含着女性因月经而起的种种不适和困扰。出于对生理健康的考量,她们很容易陷入“健康消费主义”的囹圄:购买更高档的卫生巾,从而享受最稳妥的健康保障。但这何尝不是又一重枷锁呢?

C

羞耻启齿的平常事

与卫生巾紧密关联的还有一个避不开的话题,就是“月经羞耻”。

采访中,小郑同学曾主动提及在老家购买卫生巾时一些让她并不舒服的细节:“初高中基本上所有女孩子买卫生巾都是遮遮掩掩的,不愿被异性看到,有些店家看到你去买卫生巾都会主动提供黑色塑料袋。这种服务好像挺正常的,但是你细品,就有问题了。”记者跟随小郑走访她所在的高校超市时也发现,有一部分女孩在购买卫生巾时会可以回避男性收银员,如果实在回避不了,则往往会浮现出尴尬的神色。

时至今日,羞于谈论月经的依然大有人在,生理期在大众文化里依然是“不得体”的事。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国际妇女史学会理事陈雁表示,女性的经期问题不鼓励被公开讨论,不能被公众看见,跟它相关的知识就不能进入主流的话语中,就很容易衍生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月经羞耻”历来存在于世界各地的多种文化体系中。陈雁介绍道,在原始时代,女性就被发现会定期流血,但又不伤及性命,这便成为了一种神秘的经验,而后演进为不能被公开讨论的知识。中国的许多古书都将行经中的女子列为禁止碰触的对象,直到1940年代末期,仍有人认为月经“沾到身上会倒霉”,甚至连遇到行经的女人也一样会沾染霉运。这不仅是在东方,在西方也一样,月经的相关知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被放在大众或公开的场合讲授。

近年来,关于女性私密生活等更多元的需求已逐步形成一定的社会支持,关于女性私密的话题至少可以在某些小团体里讨论和分享经验。在被戏称为“女大学生大本营”的豆瓣社区中,时常会出现与女性生理期相关的话题,女孩们集中在一起,讨论如何缓解痛经,哪一种女性卫生用品更好用。今年9月初,中国妇女儿童发展纲要在25年来首次开通网上意见征集活动链接,很快便有热心网友“搬”进论坛,鼓励大家借此难得的机会进言献策。如果一直囿于“月经羞耻”,那么月经便始终只能与女性相关,而与社会整体脱节,更不能在相关政策的制定中被纳入考量。

D

从“多喝热水”到给予支持

月经不仅仅是女性的事。从家庭内部来看,父亲、儿子应当对女儿、母亲的月经给予关注;从整个社会而言,教育系统也应当对青少年的青春期性教育予以正确的引导。

时隔半个甲子的光阴,徐先生仍然记得当年在天山二中上过的生理卫生课。当时的生理卫生课是男女生分开教授的,但统一下发的课本上却同时包含男性和女性的生理知识。“那一学期的课本一发下来,半个班的同学都在偷偷期待,不知道这课究竟能怎么讲。到了听的时候都挺认真,也确实学到了很多知识。”徐先生笑着回忆,“我们的班长是个很直爽的女孩,之前有个男生把她包里的卫生用品抽出来在教室里开玩笑,她立刻把那个顽皮小子揍了一顿。后来上完生理卫生课,男生还去跟她道歉了。”

在今年,徐先生的女儿升入中学,对于校园青春期性教育课堂的开设,他大力支持:“到了我女儿这一代,生理卫生课已经是男女生同班讲授了,这是一种明显的进步。我不希望将来女儿和她的丈夫提起自己经期的种种不适时,男孩只会说‘多喝热水’。”

值得欣慰的是,此次“散装卫生巾”的话题并不仅仅引起了女性的关注。在以"直男社区"著称的虎扑论坛上,男性网友们开始细心计算女性每次经期的大约花费,并纷纷感慨“这是女性的必需品和消耗品,对于经济困难的女性来说,也确实是一笔负担”。许多男性还投入实际行动关注和支持女性。一位科比球迷晒出自己为“春柳计划——关爱青春期留守女孩”项目的捐款截图,呼吁大家在关注运动的同时也关注女性:“唠嗑(科比)有四个闺女,我(有)一个。他关注女孩篮球,我也捐个女孩公益项目……祝大家继续享受运动,享受装备,不忘记自己的热爱源自何处。”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