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聆听伴侣蜜语 国货老品牌 越过时光的栅栏 颈腰酸痛真难受,街头推拿靠谱吗? 让孩子们找到心灵的“春天”
第01版:一版要闻 2019-11-27

让孩子们找到心灵的“春天”

记春天少年合唱团艺术总监徐亮亮 郭爽

徐亮亮(前排右2)和她的教师团队

合唱团孩子手绘的教师群像

孩子手绘的“徐老师”

11月初,舒服的阳光让日子温暖如春。黄浦区学生艺术活动中心春天少年合唱团(以下简称“春天”)像往年一样发布了招生信息,很快,阅读量达到了7000多。“春天”为何有如此的吸引力?作为一家校外学生合唱团,“春天”的成绩册分量十足——世界合唱比赛冠军赛童声组金奖冠军、中国国际合唱节全场总冠军第一名,连续四届代表上海获得全国中小学生艺术展演一等奖……

“春天”教师团队小而拥挤的办公室在活动中心三楼当中,因为坐在开门正对的座位,课间跑进跑出的孩子总能第一眼就看到她——合唱团艺术总监徐亮亮。1998年从市八中学来到“春天”执教,她教一批又一批孩子如何用心歌唱,用二十多年的时间逐渐擦亮了“春天”这个闪闪发光的名字。

◆记者郭爽

“骗”小孩的365天

虽然头衔一大堆,但徐亮亮曾说,每次自我介绍,最想说“我是教孩子唱歌的老师”。“我们每年两次招插班生,每次六七百个一到五年级的孩子来面试,最终录取40名左右。”“春天”每次招生,在面试后还安排了3次试训,“听觉敏感性、嗓音条件、专注力对合唱来说是最关键的,此外还会仔细观察孩子专注力、接受力以及抗挫折能力等各方面的表现,和‘春天’的教学方式是否‘合拍’?”徐亮亮表示。小孩子最大的特性就是不可控的同时又个性十足,而合唱恰恰又是要求和谐统一的人声艺术,两者的初始状态是如此矛盾,如何才能让孩子各自的闪光点和“春天”整体的色彩互相辉映?“春天”形成了一整套培养体系,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教师和孩子之间紧密的联系。

教孩子唱歌到底哪里有趣?和几千个孩子“正面过招”后,徐亮亮说,因为他们会真的回馈爱。“孩子总是自然而然地选择和真挚的人打交道。那么我首先就要真挚,让孩子感受到尊重,才会认可我,从而建立信任,这样,他们才会听我所讲。”不只是在“春天”,在外授课和支教的时候,她都会第一时间和当场的孩子建立起这种“心灵感应”。

徐亮亮说,在孩子那里,总能最真切地体会到“种瓜得瓜”的欣喜,那些用心的交流,甚至是故意降低思维高度才能和孩子开展的“斗智斗勇”,都不会白费。对孩子来说,她既是说得算的老师,又是懂得自己心思的大朋友。能够与孩子沟通,是二十多年一线教学炼就的“魔力”——什么时候要尽情鼓励表扬放飞自我,什么时候要绝对严厉严谨追求完美,“时间久了,他们了解你,就会知道你的‘假客气’需要他们的‘真回馈’。这种‘骗’小孩卖力的招数,我大概可以365天不重样。”徐亮亮说,对每一分心思都能开花结果的预见,正是美育的魅力所在。

矢志不渝的当下

徐亮亮毕业于上师大音乐系,无论当学生还是当老师,皆得到了众多师长友人的指导与帮助。其中不得不提的是合唱指挥泰斗马革顺先生。“首先要谢谢我的外公,外公与马先生是同龄人,又是彼此熟悉的好友,因此,马先生肯收下我,帮助我这个小辈向前走得更坚实。”她如此说。但马先生却评价她是刻苦勤勉的“可造之材”,马先生曾在自传中为“春天”留有特别一章,讲述自己暮年走进“春天”的趣事,和作为“春天”艺术总监的过往,其中写道:“就像看着自家孩子一天天长大一样地喜悦……岁月无情催我老去,但我的心将永远留在春天。”

徐亮亮与她的老师声乐指导朱钧雄先生以及和她的两个发小沈婉君、聂敬南构建起了“春天”教师团队的骨骼。如今,曾经“春天”的孩子从艺术专业院校毕业后回归“春天”执教,让“春天”鲜明的特色得以更好地发展和传承。在3303这间办公室的教师团队,给了徐亮亮无与伦比的支持和向前的坚定动力。

徐亮亮仍旧保持着勤勉,并延续了马先生对于技术细节的执着。每周一对一,徐亮亮给梯队班最新最小的孩子回课,带他们步入“春天”的节奏,几十上百条音频视频“并驾齐驱”示范给孩子们看,虽然找徐亮亮拍照总是被要求“开滤镜”,但她和孩子们回课时却一直是横眉竖眼的,“可谓毫无形象可言。”但也正是这些生动到位的示范,让孩子们更易吸收,“现在,我最大的感受是孩子们时间如此紧张,教学内容难度不断提升,怎样让教学手段更有效,帮孩子少走弯路?这就要求在任何方面我们老师都要始终走在前面。”(下转第3版)

(上接第1版)

通过唱歌积淀人文素养

光环的背后,“春天”又苦又累的名号却早已打响。面对来自各方的评价,无论赞扬或质疑,徐亮亮的态度始终如一——“哪些是出于误解,哪些是我们真的没有做到?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

徐亮亮曾说,“平日里,我们课外老师练不到孩子,就练我们自己。”对于学生和家长来说,课内和课外的“相对平衡”,是一个颇为纠结的词。在升学压力不断向低年级渗透的趋势下,在“春天”坚持每周付出十几个小时以上练习合唱的究竟是怎样一群孩子?出人意料的,坚持在团十年一直到高考的孩子中选择艺术专业的并不多,他们大多从心选择了自己擅长的专业方向,而艺术则成为陪伴他们一生的朋友。

艺术的学习,在熟练掌握方法和要领后,激活的就是创造力。合唱团需要日复一日大量反复的练习才可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孩子们会发现,当他们站在一起完美地呈现作品,之前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就这样,在“春天”坚持下来的孩子,校内往往成绩都不错,“他们会统筹安排自己的时间,有效率,能自律,遇到困难不畏惧,能很客观地发现自己的问题,并且能最快地找到解决办法。团内全市各区学校的孩子在一起,会分享学习方法、考试升学的成功经验,比成年人更有说服力。当然,徐亮亮也坦言,有不少因为学业压力不得不半途放弃的孩子,“这些孩子学得好好的忽然选择放弃,总会让人难过,但我会开导自己,孩子也曾用心学习、练习过,这些经历也会成为一段人生的财富,这样想想,便不会太遗憾。”

多数上海孩子其实并没有机会听到“春天”现场高水平的演唱,业内交流音乐会往往一票难求,一两年里难得有次公开售票的演出,票价被“黄牛”炒到翻倍……作为一支代表了中国童声合唱顶级水平的团队,“春天”未来的目标又是什么?

“艺术的表达不像竞技体育有快慢前后的衡量。”徐亮亮颇为谨慎,“我们希望自己团队的教师始终能接触最新的合唱教学理念和信息,在此基础上,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唱得更加自如,能够在彼此的歌声中抒发平日里无法充分发掘和尽情宣泄的情感。而在宣泄中还有创造——创造美,从倾听者的反馈中获得共鸣。我们在国外参加各种大赛,在海外举办音乐会,通过音乐,彼此很容易就能打破语言文化的隔阂。”在徐亮亮看来,这也许正是“春天”的高度——让最最普通的孩子,通过在“春天”这个平台的不懈努力,看到、接触到更广阔的世界,“孩子来学习唱歌,其实又不只是唱歌,而是通过艺术特长的开发积淀人文素养、找到心灵的‘春天’,这样的生活才更有趣味。”

徐亮亮办公桌上明显的地方,还摆着孩子们送的幼齿玩具。这是一丝不苟的“严师”工作之外的另一面。“我总是希望孩子们长大以后,也能像他们的老师一样,除了工作,还有更多对美好生活的热爱。”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