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2日 星期一
声音 村上春树新作首次谈起父亲 66岁“宝藏爷爷”郑渊洁:
第16版:名人生活 2021-01-13

66岁“宝藏爷爷”郑渊洁:

年轻人愿意跟我玩我愿意陪孩子们玩 宗禾

最近半个月,郑渊洁上了好几次微博热搜。从童话大王到童趣大王,郑渊洁用自己的“胡思乱想”,时刻保护着孩子们的“胡思乱想”。创造一个弥足珍贵的童真世界,是写作者最原始的赤诚。

曾经,他以“童话大王”的身份被孩子们喜欢,他创作的舒克、贝塔、皮皮鲁、鲁西西等童话人物陪伴着几代人成长。最近,因为在互联网上金句频出,已经66岁的郑渊洁成为了新晋“网红爷爷”——先是给考研网友送上了特别祝福,最近又忙着跟民间“明星太太”“芳龄富婆”聊天,还附上和明星们的合照,“凡尔赛”了一把。年轻网友眼中的郑渊洁,并不是个传统长辈,整天忙着教育、命令年轻人“什么年纪应该做什么事情”,比如对待婚姻,他说结不结婚都是“民法典赋予你的权利”。有趣的灵魂、与时俱进的价值观让他和网友没有代沟。

郑渊洁说自己曾经在北京一口气买了10套房子用来装读者来信:“这些信绝大部分没有打开,因为实在太多了。当年我还聘了几个大学生帮我拆信,帮我把需要回信的整理出来,每天可能回10封左右。这些信是绝对不能扔的,孩子们在作业如此繁重的情况下,提起笔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写信,我一定要善待。即使不可能都回,也要把它好好收藏起来。现在大家关注的点总在房子的价值上,其实这些房子对我没有任何价值,因为我从来没住过,也没出租、出售过,还要交暖气费、物业费,房子对我来说是消耗品,真正有价值的是这些信。这些房子我永远不会卖,将来就是博物馆了。这么多信,不可能一次全部展出,可以轮换着展出。”还有一件事也是多年未变的——他坚持在每天4:30~6:30清晨写作,每天写4000字左右,36年来一天没有间断,睡觉时间则是晚上8点。郑渊洁每天要睡10个小时,不太喜欢出来见人和参加活动。

郑渊洁笔下的皮皮鲁和鲁西西也快40岁了,即将“步入中年”。他最新写作的内容就是自己和皮皮鲁、鲁西西关于“40岁”的讨论。

成为“网红”,对郑渊洁来说,似乎顺理成章。郑渊洁接受采访时曾说,自己从2000年就开始上网:“我比较喜欢虚拟的东西,童话就是虚拟的,我的童话也是另一种互联网。所以我很适合上网,特别适合在网上跟读者交流,还有特别适合玩游戏,‘吃鸡’什么的。”郑渊洁表示,这么多“民间明星太太”来找他聊天,也是“正好对着我的路子了”,“因为她们是虚拟的‘太太’,不是真的。这些孩子这么多作业,这么多考试,我最近祝福了考研的人,就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天天考试,这样哪行?他们都不去干事儿。所以他们精神压力是很大的,只能虚拟地给喜欢的明星当‘太太’当‘老公’,实际上是一种释放。他们可能也觉得没有任何成年人,尤其是爷爷辈的人,还是所谓的‘成功人士’用认可的口气来陪他们,所以他们就愿意到我这儿来跟我玩。”

为何自己会“讨”年轻人的喜欢?郑渊洁直言,自己对“追星”这些年轻人的东西并不陌生:“别忘了,我也是‘星’,我去签售的时候没有低于5个小时的,最多的一次是2015年12月5日在成都,不停地签了15个小时,所以我不陌生,我也不需要刻意去学习。我儿子小时候也追影星,女儿小时候追Lady Gaga。我不反对他们追星,如果他们需要钱去买票,我会掏钱。但是我的孩子除了追星,还有自己的事,要做完自己的事以后再去追星,不要把追星当成全部的事儿,还有不要花钱给明星买东西。”

“我的儿子叫郑亚旗,他不喜欢上学,当年我把他领回家以后,就给他编了一对一的家庭教材,有400万字。”提起当年没有让儿子接受应试教育,郑渊洁回应说这种打破了条条框框的价值观,应该是从自己父母那里得来的:”我父母他们出身不好,所以我爸爸一直在单位里比较抬不起头,我妈妈的爸爸是很有名的医生,所以父母都比较小心翼翼,在家里对孩子就不打不骂,他们是想告诉孩子们,不应该因为出身的问题受到歧视,我上学以后就知道,不能因为考试成绩不好就歧视一个学生。我就上了四年小学,认字了,可以查字典了,就可以自己看书了。人学的知识越多,应该越不会胡思乱想,而是要当个科学的人,我正好在想象力还有的时候就不上学了,所以这个想象力保存下来了,就成就了我这么一个人。”

郑渊洁开微博十年了,在网上冲浪时,他一直是这样风趣地回复读者和网友的:“只不过是最近因为祝福考研的事,突然被大家注意到了。另外我回复的这些话,其实很多都出现在我的作品里,是我已经写出来的话,可能大家觉得挺有意思、挺幽默、挺精彩。我的书现在每天卖出大概3万本,我们国家每年出的几十万种书里边应该有95%的总印数是不会超过3000册,所以我心里边是非常感激读者的,我就想读者到我的微博上来给我留言,如果我能回复他们,他们会高兴。对于我来讲只是稍微花一点时间,我一直是能回就回,我也比较喜欢这种一对一的事情,可能别人会觉得这样不值得,浪费时间,但我挺喜欢。”

“我现在的烦恼基本上是玩手机上的‘吃鸡’游戏,我孙女带我玩的,我当过5年兵,现实里是会熟练使用武器的人,但是我在游戏里边很快会‘挂’掉。我希望(在游戏里)能活5分钟,跟孙女一块儿并肩战斗。在手机上我不太会‘走’直线,我老横着‘走’,本来今年前3个月我要练出来的,结果没想到现在总是要在微博上回答读者问题,也没时间练‘吃鸡’了,真是苦恼。”郑渊洁谈到现阶段“重要的事”时说道。宗禾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