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3日 星期二
一房两卖还不满足,竟然还想闪婚闪离继续行骗第三次卖房 不动产租赁权在法院执行程序中受法律保护吗? 为“回谁家过年”闹离婚,法院:你俩先静静…… 为“女友”刷礼物后被拉黑
第05版:情理与法 2021-02-10

为“女友”刷礼物后被拉黑

上海警方侦破特大直播间诈骗案,案值1000万元

“她答应了做我女朋友,还说会和我结婚,可最后却把我拉黑了”。甜蜜的网恋、暧昧的暗示,为了“心上人”赢得“PK”,不惜倾尽所有充值刷礼物,可最后“女朋友”却不见了影踪。

日前,上海公安机关成功捣毁7个开设直播间实施诈骗的犯罪团伙及1个幕后技术支持团伙。初步查证全国范围内诈骗案件80余起,案值1000余万元。

“答应结婚,充值后被拉黑”

“她答应了做我女朋友,还说会和我结婚,可最后却把我拉黑了。”报警人张先生这样告诉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民警。今年35岁的张先生性格内向,迟迟无法“脱单”。

2020年3月,他通过某聊天交友平台认识了一位网名叫“梦梦”的女子,两人在网上聊得十分投机,还互相加了微信。“梦梦”自称是一名网络主播,平时在一个APP上做直播,让张先生去捧场。对她心有好感的张先生立即下载了这款软件,天天看直播,并根据“梦梦”的指示给她刷了一些小礼物,两人的感情也逐步升温。一个多月后,两人正式确立了网恋关系。“梦梦”告诉张先生说平台有直播任务,希望张先生可以多刷礼物帮忙完成任务,张先生没有怀疑,逐步加大了刷礼物的金额。

随着时间的推移,“梦梦”答应张先生会从广州来上海与他一起生活,并承诺要与张先生结婚。可是,每当张先生想与她视频通话时,她却总以工作忙等理由挂断,即使是偶尔几次的视频聊天,时间也往往不超过3分钟。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张先生认为女友不理睬自己,是因为自己付出的还不够多。为了哄女友开心,他不断透支着自己的账户,一直持续到7月份,张先生告诉对方说自己没钱了,并给她发送了自己余额的截图。从这天起“梦梦”便对张先生冷淡了起来,最后还拉黑了张先生。张先生这才发觉自己可能被骗了,遂向松江分局报案。

循线抓捕直播诈骗团伙

接到报警后,松江警方立即组成专案组展开侦查,发现“梦梦”的账号实际上由犯罪嫌疑人谭某、杨某、郭某等多人操作。2020年11月9日,松江警方将10名犯罪嫌疑人一举抓获。

据犯罪嫌疑人谭某交代,2020年4月,他与妻子杨某注册了一家传媒公司,并招募了潘某、郭某等人开始运营。他们在各大招聘平台发布信息,打着传媒公司招聘的幌子,在应聘者面试时提出让对方充当“键盘手”的工作要求。

10人团伙中,谭某系主要组织者,其妻子杨某和另一位女性嫌疑人潘某分别以“梦梦”和“洋洋”的身份作为主播出镜,其他人员均为键盘手。团伙以“梦梦”和“洋洋”的身份在各类聊天交友软件中寻找潜在被害人,以网络主播的身份与对方聊天。起初嘘寒问暖建立网恋关系,随后邀请被害人观看直播,诱骗被害人向平台充值。为了牟取暴利,他们会以两个主播互相有直播PK任务为理由,给被害人许下诸如“线下见面、结婚、暗示性交易”等“暧昧”承诺,答应被害人若帮助自己PK胜利就能兑现,引诱被害人大量充值刷礼物,而犯罪团伙则在后台控制PK结果以牟利。

警惕直播间甜蜜的诱惑

在对该犯罪团伙审讯过程中,民警发现该团伙常驻的直播平台系山东耀火科技有限公司实际经营,该公司用高返点招募了多个直播团伙,为其以交友之名实施诈骗提供技术支撑,并从诈骗赃款中牟利。

经过对上海地区被害人逐个进行全面询问并反向研判后,专案组先后锁定了另外6个分别位于湖北襄阳、江西南昌、湖南长沙、江苏南通等地的诈骗窝点。今年1月7日晚,松江分局成功抓获6个直播诈骗犯罪团伙的66名犯罪嫌疑人。

经过审讯,警方重构了诈骗团伙的作案流程:技术公司搭建直播平台,通过高返点吸引诈骗团伙入驻,诈骗赃款通过平台充值返点的方式输送给诈骗团伙,而技术公司从中抽成牟利。

诈骗团伙中一般都有几名固定的“主播”作为直播出镜人员,同时大量雇佣键盘手以主播名义在各类社交软件上物色被害人,添加微信与被害人聊天建立“感情基础”,随后拉进所谓的“亲友群”,把被害人以“男友”的身份介绍给群内的“亲友”,实际上群内除了被害人以外,都是诈骗团伙成员。随后“亲友群”内烘托气氛利用被害人想要与主播继续保持恋爱关系的心理,让其在直播平台充值刷礼物,更有甚者会向被害人许下多刷礼物就能“奔现”“结婚”等暧昧承诺,诱骗被害人充值。

目前,本案中的谭某、杨某、郭某等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机关依法批捕,69名嫌疑人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