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3日 星期二
文学大师们的春联 诗坛不该是“拼爹”的名利场 康有为投资墨西哥终遭惨败 人工智能基础教育就是教小学生编程? “领导交办”的事里有“玄机”
第14版:文海撷英 2021-02-10

文学大师们的春联

“喜气临门红色妍,家家户户贴春联”。一副副寓意深刻、内容丰富的春联,寄托着国人对新生活的美好愿景。才华横溢、著作等身的文化大家们也不例外,而较之寻常百姓,他们笔下的春联,抒写的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现当代作家中,老舍先生爱写、善写对联是出了名的。抗战中,先生曾写过“誓扫倭寇、还我河山”的春联,寥寥八字却气势凛然。新中国成立后,先生笔下更多的是抒发喜庆、讴歌生活的联句,“吟诗辞旧岁、举杯贺新年”“诗吟新事物、笔扫旧风流”“酒热诗歌壮、梅红天地新”“勤俭持家、有备无患,热诚爱国、发愤图强”。先生的春联,一如其人,通俗易懂、朴实无华,带着浓厚的生活气息和时代特征。1962年除夕,老舍先生还写了一副自勉联:付出九牛一虎力,不作七拼八凑文。纵观先生一生,着实不负“人民艺术家、杰出的语言大师”的赞誉。

春联代表着作者当时的心境。1955年,被誉为“教授之教授”的陈寅恪在中山大学任教,因彼时的政治环境宽松,先生心情不错,过年时自题“万竹竞鸣除旧岁,百花齐放听新莺”的春联贴于门上。

丰子恺给人留下印象的多半是他的画作,其实先生也很喜欢写对联,那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抗战必胜,妇孺皆知”的春联就出自他手。1948年春节,居住在杭州葛岭的丰子恺先生一时书兴大发,为村里的每户人家都写了春联。遗憾的是,喜得墨宝的人们丝毫没有“收藏”远见,竟无一家保存下来。摘自《闽南日报》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