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9日 星期三
社区“口袋公园”也成了居民的心灵家园
第02版:特别关注 2021-11-24
家门口、屋顶上的小花园焕然一新

社区“口袋公园”也成了居民的心灵家园

范献丰/郭爽/颜静燕

一位老人走过位于茂名南路、南昌路路口的“阅读花园”

“南昌路168”口袋公园

九里亭的孩子们收获自己种的蔬菜

九里亭的孩子们写下自己的心声

三林苑迷你社区花园一角

“寒潮警报来了,对花花草草有啥影响啊?”11月20日一早,“东明路社区花园&社区营造”微信群里,三林苑居民“狼妈妈”转发了天气预报消息,引来群里热心居民的关注。趁着周末天气尚好,社区规划师带着大大小小的志愿者对社区花园进行防护。

一个小小的社区花园,何以牵动居民们的心?记者走访发现,在上海,利用社区边缘地块甚至屋顶等闲置空间规划开发的花园,不仅成了点缀生活环境、提升生活品质的好方法,更成了居民们交流沟通的内容和渠道,潜移默化地培养起居民的社区自治、共治意识。

日前,“共治的景观 美好的社区”2021年第二届全国社区花园和社区规划研讨会在东明路街道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十七位专家学者也把目光聚焦到社区花园上。在他们看来,社区花园这样的“参与式社区规划”项目,正是“人民城市”理念的生动实践。

记者 范献丰 郭爽 颜静燕

1

家门口的口袋公园

城市中的“微型绿洲”

秋日午后,沿街的南昌路168弄小区门口,有一处小小的园林,树叶由绿变红,色彩分明;树下坐着几位晒着太阳聊天的上海阿姨,一股生活的烟火气油然而生;背后,水磨石墙配上复古罗马柱、铁艺栅格窗的老建筑,将园林衬得更加美丽。

“我们这里的居民以老年人为主,原本外出兜兜只能去300米外的复兴公园。中心城区车多人多,走走至少10分钟左右。”正在聊天的顾阿姨说,如今“推门就是小花园,从心底里觉得幸福!”

有幸福感的不仅是居民。几个年轻人在门口探头张望,排队摆造型拍照——这个小而美的花园已然成了南昌路上又一个“网红打卡地”。自然景观与整条街的墙画以及咖啡馆飘出的香味浑然一体,众多历史名人足迹为这里留下了故事和厚重的文化沉淀。

这处园林有自己的名字——“南昌路168”口袋公园。步行在1.6公里长的南昌路上,梧桐成荫,沿路两侧散布着好几处这样的口袋公园,与厚重的历史建筑互相呼应。“阅读花园”与书店联建,打造成一处小巧精致的阅读空间,缤纷花坛里藏着泰戈尔的雕像;“寻芳园”中间设置了一个花香亭,留出廊下与草坪活动空间;“薇花园”则因地制宜布置耐阴花卉,社区居民可参与绿植认养。

“原来这里是一个物业简易工棚,门口垃圾成堆,加上机动车进出,让本就狭小的里弄更为拥挤,居民进出十分不便,还有安全隐患。”168弄曾经的面貌,雁荡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陈燕玲历历在目。

黄浦区街道瑞金二路街道请来区绿化市容局一起“头脑风暴”:为门口重新规划了进出动线,巧妙组合花坛花箱、辟出花径通道,让人车隔离;又在原有的大树下装上座椅——一个因地制宜的口袋公园让原本回家就锁门的居民们更愿意走出来一聚。

“社区花园不仅仅是种植的场所,也是各种美好场景发生的场所。”从事社区花园规划的四叶草堂联合发起人魏闽认为,这样能让人“走出来、聚一起”的改造值得做。

自2018年以来,黄浦区持续三年打造南昌路“美丽街区”,通过“微更新”“微治理”,增加“小而精”的公共空间、设施及艺术作品,让居民能享受“15分钟社区生活圈”。在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金云峰看来,打造15分钟社区生活圈时,“参与式社区规划”在推动高质量发展和高品质生活中十分重要:“‘共创共建’的社会治理模式应推动形成新的社会网络关系。”

2

小小社区花园

成邻里聚会交流好去处

“到我们屋顶花园去看看!”家家户户来了客人,松江区九里亭街道亭谊居民区的居民们都会自豪地推荐这一社区小花园。

入秋之后,两百多平方米的花园里海棠、万寿菊、彩叶草、夏瑾、孔雀花争相开放,屋顶花园成了邻里聚会交流的好去处。

2019年,有人提出小区有个三百平方米的屋顶大晒台,可以改造成屋顶花园。当年5月,九里亭街道妇联“绿色和睦家”屋顶花园项目正式启动。不过一开始,许多居民还在观望,志愿者们努力了几个月,屋顶花园初具规模。

“开园”两年来,这里几乎每月都会组织活动,报名参加的居民越来越多。志愿者带领孩子们发挥想象,画出“我心中的绿色家园”,画作还被收集起来布置成花园的手绘墙;植物专家也走进社区,带孩子们清理补种植物,传授应季的种花小技巧。

不少居民希望花园能种植绿色蔬菜,既可观赏也可食用。于是茄子、黄瓜、辣椒等具有观赏性的蔬菜也出现在花园里,居民每月一次拿家里的可回收物兑换蔬菜——从源头为垃圾减量。即使冬天不能开展活动,也有志愿者打理维护植物,确保花草“春风吹又生”。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于海认为,社区花园中“花园”的空间和“社区”的人性应该结合,“社区花园行动不仅是营造环境,更是营造居民公德心培育和人性成长的社会场。”

九里亭街道的亭北居民区同样创建了“恬冶小庭”自治项目——小区里一处公共阳台变身社区花园,社区的青少年和他们的父母成了志愿者主力,居民们亲手种下的花草和蔬菜,成了邻里提升情感的纽带。这里不仅是小区社交、亲子、文化活动的地方,也是议事、学习的平台。“居民每周来修枝、浇水,让果实长得好好的。”志愿者邢光拿着摘下来的茄子装成两篮,带着孩子们敲响小区纯老家庭金阿姨的家门,送上“绿色礼物”。

3

“参与式规划”

培育居民自治共治理念

走进东明路街道三林苑小区,一处花园立即吸引人们的目光:丰富多彩的植物生长得十分茂盛,一条小路隐没其间,让人可亲近绿色;走近一看,还有各种小动物雕像出没其间,栅栏上挂着小木牌,稚嫩的字体写着对法治与道德的感悟与对平安的祝福——对应这个小花园的“主题”——法治花园。

居民“狼妈妈”记得,这里原本是一块公共绿化带,因疏于打理,植被坏死,一些居民干脆把垃圾扔到这里。今年1月,街道组建了“东明路社区花园&社区营造”微信交流群,“狼妈妈”在群里了解到东明社区花园迷你版营建案例后,有了将自己小区废弃的绿化带打造成迷你社区花园的想法,得到了邻居们的赞成。

改造计划一开始,居民们就参与进来。东明社区规划师工作坊的年轻规划师们走进三林苑小区,与“狼妈妈”和居民们一起商量迷你花园的规划。居民们希望提升景观效果,又不要过于繁茂的植被藏污纳垢,最好还有诸如“法治教育”这样的主题。规划师们就在绿化带旁,比划着画出草图,再研究出图纸方案;居民们又根据生活习惯和实际情况,在图纸上圈圈点点提出修改。

居民乐于参与社区规划是好事,但可能面临需求不显示、方法不专业的情况。天津大学建筑学院风景园林系教授赵迪直言:“推进参与式规划的过程中,社会参与的主动性和专业化培训是两大难题。”

“专业团队与居民的交流方式很重要。”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教师李自若认为,只有站在居民的角度、用他们的逻辑进行沟通,才能取得有效成果。南京互助社区发展中心理事长吴楠则认为,“少量多次”的改变,能一定程度上鼓励群众参与,激发主动性。

初步建成的“法治”花园,以白漆铁栅栏隔离,种上不同花草。然而有居民觉得花草有些繁杂,“一些地方花开了,一些地方还是黄土”;有居民认为“不够亲民,人没法走进去”;还有居民提出“主题不鲜明”。

不久之前,规划师们再次带着根据居民想法升级的方案和居民们商讨,并和居民们一起动手更新。于是,栅栏改成了与植物更贴合的木质;花园中间开辟出狭长小径;花卉蛰伏期,用轮胎改造的绿植丛遮掩住露出的土地,原先冷冰冰的“警告语”则变成了卡通造型的温馨提醒。

孩子们也成了“小小规划师”,结合花园的主题用丙烯颜料制作石头涂鸦、祈愿牌,此后还会增加法治主题的墙绘。

作为东明路街道“参与式社区规划”项目的合作总负责人之一,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景观学系教师刘悦来认为应制定系统性参与性社区规划机制和人民社区规划师制度。

而在四叶草堂联合发起人魏闽看来,社区花园精神是延续参与式的民主精神,是传承质朴的生活美学,也是构建共识、共生、共建、共享的精神家园。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