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9日 星期三
广告 鑫荣懋亮相2021上海国际水果展 “正宗广东柠檬茶”品牌王柠登陆上海,再推多款新品 天马决战首轮交锋领克MG两分天下 双双锁定年度荣誉长安汽车两度登顶 广告 广告 以朗朗之声诵百年精神 吴於人:“科学姥姥”的实验人生
第16版:名人生活 2021-11-24
72岁退休同济大学教授带网友“玩”科学、爱科学

吴於人:“科学姥姥”的实验人生

宗禾

图TP

“一个生鸡蛋和一个熟鸡蛋同时掉进深海,它们会被压扁还是碾碎?”“中国天眼究竟有多大?举起一口铁锅,假设锅里装满酒,那么全世界每人可以分到4瓶……”

“姥姥”是北方用语,但吴於人是个上海人。72岁的她曾是同济大学物理学教授、物理演示实验室主任、教研室主任,讲了近三十年的大学物理,曾于2001年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2005年获得上海市教学成果二等奖,还是《大学物理——21世纪网络版系列教材》《工科大学物理网络课程》等教材的第一作者。退休后坚持物理科普16年,最近3年,她用短视频做科普,视频总播放量已经超过5000万,逐渐火遍全网,被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等众多媒体接连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为什么被叫姥姥?吴於人说,“我过去的学生当中,女生先有了小孩,带着来看望我,我挺喜欢小孩。他们要叫我的时候,我就说叫‘姥姥’,这么来的。”

吴於人在视频平台上,用生活气息十足的道具和通俗易懂的物理小游戏,为大家揭秘科学的真实模样。视频里,她总是一头灰白头发,穿着标志的“宝藏”马甲,一切科学原理也都随着她的讲解,瞬间变得可爱生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不好理解,她一边骑自行车一边展示相对论视觉效应;宇宙射线谁也没见过,她用一把扫把就带大家了解了它的轨迹……

凭借几十年的教学经验,专业且有趣的吴於人吸引了大波粉丝。如何把“高大上”的内容在有限时间内向“外行们”说通、说透,其实并不简单。为了让内容更好看,做视频之前,吴於人会一遍遍地构思,没想出满意的点子,干脆就不拍。“像麦克斯韦小妖精,我就一直没想好怎么拍。”对于那些已经发出的视频,她也没有很满意,“回头想想,每一个都可以精进。”

走红了,就会有更多人开始关注物理,这让她很开心。但走红就意味着做科普以外事情的时间增多,吴於人说每次接待采访,“我都要少干点活儿,这是对不起等着我更新的网友们。”

吴於人8岁跟着家人前往北京,16岁重新回到上海。尽管只有7年多,但北方语系里的“姥姥”影响了她,如今还成了自己的代名词。而对物理的喜爱,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萌芽。至于“科学姥姥”这个“爱称”,其实她自己不是很喜欢,“我觉得自己称不上完全的科学。”吴於人说,“我觉得自己还是大观园里的吴姥姥,到处都觉得新奇,叫‘玩科学’姥姥或者‘爱科学’姥姥还可以。”

这位又玩、又爱科学的“姥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把演示实验、探索性实验等大学的教学方法,用在中小学生身上:“早一点培养他们的兴趣,就更加好了,年轻的生命是宝贵的,‘刷题’太耽误时间了。”

吴於人的父亲是新中国第一代航天人,一星期里往往只有周日的几个钟头能和孩子们在一起。在那几个钟头里,他常常给孩子们讲解杂志上动脑筋的题目,孩子们经过一轮思考之后,他再揭晓正确答案。再长大点,吴於人会带“伤脑筋十二块”这样的玩具回家。不仅她感兴趣,父母也跟着一起儿玩。“一个这种平整的长方形,很多小方块组成。然后要把它们拼回盒子,是特别难的。”吴於人说,“我爸爸买了方格本。解出一种就把它记下来,然后再解第二种,看跟前面不一样的就记下来,记了好多本。”

在她看来,引导孩子们思考非常重要。青少年还没有形成思维定式,就像是一张正待涂写的白纸,只要有良好的启发和引导,就能创造意想不到的惊喜。

在讲授大学物理时,吴於人发现,不少学生“怕”物理。即便是高校物理专业的学生,也存在擅长做题但并不真正热爱物理的情况。结合教学实践和个人经历,她认为或许是因为孩子们缺乏对客观世界的好奇心,如果用实验来吸引人,一切或许会有所不同。但吴於人也知道,不是所有家长都认可这种学习模式:“如果总是学校——马路——回家三点一线,生活非常无聊,写作文也编不出什么东西。”在她看来,兴趣、思考、研究能力和研究精神都很重要,“小孩儿越早走弯路越早受挫折,长大抗挫折的能力也越强,长大走弯路的可能性也越小。” 宗禾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