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9日 星期日
荣誉榜 上海首例横跨两区“城中村”动迁完成
第01版:一版要闻 2021-03-24
邹家宅地块最后一幢老房被拆除

上海首例横跨两区“城中村”动迁完成

户口属于徐汇,土地属于闵行,不到20亩的邹家宅地块,奇特之处在上海可谓绝无仅有。这里曾是脏乱逼仄的城中村,2017年上海电台《夏令热线区长访谈》节目进行过连续报道,风险隐患之多,触目惊心。昨天,随着最后一幢老房被拆除,邹家宅地块终于全部腾空。在市级层面的协调下,徐汇闵行两区合力推动,邹家宅的居民们在外过渡3年后,将搬回原拆原建的崭新小区。

“硬骨头”迎来转机

邹家宅曾聚集着1500多位外来租户和200多名本地村民,十余年来因种种原因未受到城市更新的眷顾成了“城中村”的模样,摆脱不了“脏乱差”的标签。

走进村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造的农舍,因为出租被分隔得七零八碎;歪歪扭扭的弄堂两侧全是钢板、砖头搭建的棚户房屋。20万伏高压电线交叠成的密网横亘头顶之上,但入夜,租户家中电压却不够,私拉的电线滋滋作响,不敢烧水的村民只能从村头的老虎灶挑来热水。洗漱完毕,他们就枕在液化气钢瓶支撑的床板上入眠。495个液化气钢瓶散落在砖木结构的棚户内,却没有充分的消防通道和设施。还有无证小作坊、私建化粪池,隐匿的卫生死角层出不穷。

可在蒲汇塘对岸的漕河泾开发区,林立的写字楼灯火通明。看到身边一个个商品房小区拔地而起,村民们多次通过信访渠道,表达了迫切的旧改意愿。而由于行政规划调整的历史原因,邹家宅形成了闵行地、徐汇人的复杂境况,动迁难度远胜过一般地块,是个“硬骨头”,信访矛盾也因此突出。

“一到雨季,居委会干部立马就准备拉泵抽水。”2016年来到虹梅街道的陈近清回忆,邹家宅周边先后修建改造的河道、公路、楼房地势高,邹家宅成了一块洼地。尽管每年都在疏通下水道,积水问题仍不见改善。

2017年夏天,邹家宅的安全隐患得到关注,徐汇区投入1000多万进行综合整治改造,增加了微型消防站、健身设施、公共洗衣房、充电桩,老虎灶也改成了锅炉房。“但综合整治毕竟不能彻底解决问题”,陈近清说。

随着申城不断加大旧改的力度,去年下半年,“硬骨头”终于迎来转机。

让村民相信好形势

动迁面临的首要问题是,闵行区如何迁走徐汇区的人?

“户口会变吗?”“我们要搬去哪里?”动迁伊始,连珠炮似的咨询向动迁指挥部工作人员抛了过来。

在市信访办牵头协调下,闵行区与徐汇区建立联合工作组。市规资局、市高院、市司法局一起分析了闵行区作为土地征收主体的法律依据、政策依据,确保在法律框架内推动矛盾解决。

7月,梳理产权人口数的“两清”工作启动。44张宅基地使用权证上的30余位使用权人已去世,70岁以上老人有49位,残疾人有19位。多子女家庭的财产继承,伴随着老人的赡养问题,往往导致家庭内部的房屋权属纷争暗涌。

为此,指挥部里成立了联合信访调解接待室。两区派出信访干部、人民调解员、律师,翻出几十年前的材料,尽量在村民走进窗口前化解矛盾。

有些村民想不通分房政策,家庭内部谈不拢财产分配份额,村民杨顺龙很着急,“我们出来帮忙能加快动迁工作速度。”在他这样老党员的帮助下,乡土社会中的情感链接发挥作用。

10月,1500多名外来人口面临提前解除租赁合同问题。如何安然退租,需要村民的积极配合。已是邹家宅村党支部书记的陈近清等一刻也不停歇,“我们让党员、自管小组起表率作用,让村民相信动迁的好形势。”

摸索出全新补偿办法

在闵行区信访部门工作十多年以来,何孝其头一次面临横跨两区的动迁工作,一开始他心里嘀咕,“指挥部选址内还有一户未搬离,完成动迁要到什么时候?”出人意料的是,邹家宅地块动迁指挥部在5天内正式挂牌。水泥未干透,会议桌前就张贴上一张调解进度表,项目推进速度按天计算。

为了尽快回应村民的关切,在土地收回工作尚未完成之时,闵行区领导三次前往规划资源局,提早敲定了方案——原拆原建,再造4栋高层公寓。

“可垃圾厢房、楼栋朝向、小区出入口应该怎么设置?”闵行区信访办将老百姓关心的问题传递给交通委、交警、绿容、房管、水务、绿化等十几个部门,让规划跟上动迁速度。

“一地两府”背后的另一难点在于两地动迁标准不一致。虹桥镇副镇长何凡说,这需要结合两区现有政策的利弊,制定一套全新的补偿办法。指挥部以十多户村民的家庭情况为案例,不断模拟补偿结果,再听取老党员、老干部意见加以修正,争取到了最大公约数。

2020年12月12日一早,签约当日刮着冷风。指挥部里,村民喝着姜茶,用上暖宝宝,心里热热乎乎等着摇号选房。当天签约率达到了96.3%。2021年2月9日上午,60多户村民拿到了动迁过渡费,距离100%动迁协议签约仅隔10天。摘编自 上观新闻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