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6日 星期六
当时只道是“刺激”:那些勾引你入考古坑的电影
第72版:考古真的那么热? 2020-09-14

当时只道是“刺激”:那些勾引你入考古坑的电影

金姬

上图:《夺宝奇兵》系列。

上图:《怒晴湘西》剧照。

忠于生活的考古电影很难抓人眼球,而脱离实际的考古电影也步入了创作瓶颈期。

记者|金 姬

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夺宝奇 兵5》(Indiana Jones 5)计划2022 年7 月上映,距离第一部《夺宝奇兵》的诞生过去了整整41年。1981 年,正是由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饰演的探险家兼考古学家印第安纳·琼斯博士,成为许多青少年心目中的偶像,深受影响的影迷们第一次把考古视作一份理想职业。

在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客座教授、编剧王策看来,《夺宝奇兵》开创了探险类电影考古主题的先河,随后推出的《木乃伊》系列、《国家宝藏》系列和《古墓丽影》系列等都没有跳出《夺宝奇兵》的框架。即便剧情本身和真正的考古事业相差甚远,但这并不影响观众对考古类题材电影的痴迷。

值得注意的是,在《夺宝奇兵》风靡全球的同一年,刘晓庆主演的《神秘的大佛》在中国上映。这部电影虽然和考古无关,但因为讲述了新中国成立前夕一批爱国志士保护金佛的故事,也可以被看作是探险类电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考古题材电影在国内外已经走过了近40 年。中国的《鬼吹灯》《盗墓笔记》等,虽然影响力不如好莱坞电影,但也在中国市场拥有固定的拥趸。

而且,考古系列因为其每个故事自成一派又可以让主角不断去尝试新的冒险,因此往往这样的题材能够成为大IP。电影公司每过几年推出这一系列新的电影,持久收割影迷的关注。就好像《夺宝奇兵》,40 年了还那么受欢迎,哪怕1942 年出生的男主角哈里森·福特即将80岁了,影迷们还是期待看到他在《夺宝奇兵5》里的表现。

王策提醒说,随着电影技术的发展,考古题材的电影剧情和40 年前没有太大改变。虽然“一招鲜吃遍天”,但电影人也许应该考虑突破原有框架而求新求变,就好像诺兰把谍战题材拍成了科幻片《信条》,这也许是一种尝试的方向。

考古电影开山鼻祖:《夺宝奇兵》

根据2018 年的一次在线民调显示,美国人民最喜爱的系列电影中,《夺宝奇兵》系列荣登榜首,其次是《侏罗纪公园》和《教父》系列。不难发现,这些电影都有引人入胜的情节、令人喜爱的角色和永恒的主题。看似很容易,但要每一部都能做到,就是一道烧脑题了。

《夺宝奇兵》的故事源自美国著名导演乔治·卢卡斯1973 年写的一个剧本,当时他还写了另一个剧本,那就是后来的《星球大战》。

1977 年,33 岁的乔治·卢卡斯《星球大战:新希望》(Star Wars:A New Hope)一炮而红后,卢卡斯到夏威夷度假,遇到了好朋友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后者也因《大白鲨》在好莱坞站稳脚跟。

当时,31 岁的斯皮尔伯格对于拍摄制作一部007 式特工电影的浓厚兴趣使得乔治·卢卡斯当即讲出了“夺宝奇兵” 的剧本梗概。斯皮尔伯格甚至当场给了卢卡斯建议,将原剧本中的主角名印第安纳·史密斯改为印第安纳·琼斯。

一开始,电影公司都不看好这个剧本,剧组也就没钱开机。直到1979 年末,乔治·卢卡斯的《星球大战:帝国反击战》(Star Wars: The Empire Strikes Back)进入后期阶段,卢卡斯才终于和派拉蒙电影公司达成协议,得到了1800 万美元的投资。

电影本身的剧情十分好莱坞:二战期间,希特勒在世界各地召集考古学家寻找“失落的约柜”——圣经中引导希伯来人与上帝交流的圣物,希特勒欲借其来护佑纳粹的战争。为了使希特勒的计划破灭,印第安纳·琼斯博士奔赴尼泊尔,一边奋力挖掘蛛丝马迹,一边还要与无孔不入的纳粹分子周旋,在罗马找到了指示约柜位置的太阳手杖,继而发现了约柜……

这样的故事在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眼里简直一团糟,但对于观众而言却是一个引人入胜的电影。而且,由于在特效技术并不发达的1980 年代,《夺宝奇兵》剧组远赴法国、突尼斯和夏威夷取景,反而让影片更有观赏性。出演《星球大战》已经颇有名气的哈里森·福特,通过《夺宝奇兵》成为巨星。

最终,这部《夺宝奇兵》获得了3 亿美元的全球票房,这在1982年的第54 届奥斯卡金像奖评选中获得八项提名,并最终取得四尊小金人。

在王策看来,电影剧情经不起考古界推敲是很正常的,毕竟这只是虚构的故事。如果要看正儿八经的考古,纪录片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夺宝奇兵》塑造的印第安纳·琼斯博士就是一个理想IP,如同007 一样,每次一个任务就可以拍成一部电影。

1984 年上映的《夺宝奇兵2 魔域传奇》在中国澳门、斯里兰卡等地取景,饱受诟病的剧情已经和考古渐行渐远。由于片中暴力场景远远多于PG 级(父母辅导级),又不足以定为R 级( 限制级,17 岁以下必须由父母或者监护陪伴才能观看),于是催生出PG - 13( 普通级,但不适于13 岁以下儿童) 的分级标准。

1989 年上映的《夺宝奇兵3 圣战奇兵》又恢复到了传统水准,在意大利、西班牙、约旦、美国和德国取景,讲述的内容和第一部类似——纳粹与土耳其联手制造秘密武器,企图破坏国际间武力平衡,鲸吞全球,美国政府派印第安纳·琼斯寻找传说中的“圣杯”,以抵抗邪恶势力……

这一回,第一代007 扮演者肖恩·康纳利扮演印第安纳·琼斯博士的父亲亨利·琼斯,虽然肖恩·康纳利只比哈里森·福特大12 岁。

《夺宝奇兵》三部曲,被认为是斯皮尔伯格商业片色彩最浓的电影。因此,斯皮尔伯格在而后的十几年没有碰这一题材,直到2007 年拍摄《夺宝奇兵4》。当时的哈里森·福特已经65 岁,坚决不用替身,他扮演的印第安纳·琼斯博士在马歇尔大学教书19 年,面临政府的施压,被大学解雇的危险。影片剧情设定在美苏冷战时期的1957 年,琼斯博士这次的敌人是苏联女特工,双方都要去秘鲁森林的古代墓地寻找一个名叫“水晶头骨” 的神器,据说那拥有着能够控制人的心智的强大功能……

这样的剧情和前几部异曲同工之处,只不过德国纳粹变苏联特工,约柜、圣杯变成了外星人遗留下来的“水晶头骨”,结局依旧是琼斯博士大获全胜,而无论哪一方都没有拿到想要的宝物。这部片子中规中矩,和当年的《夺宝奇兵》不可同日而语,而1.85 亿的投入只在2008 年获得了7.86 亿的票房,给人一种“廉颇老矣” 的感觉。

因此, 当《 夺宝奇兵5》 在2016 年首次宣布启动时,斯皮尔伯格让出了导演的位子,只当制片人。考虑到年逾古稀的哈里森·福特,剧情肯定还要不断打磨,最初定档2019 年7 月19 日上映,但之后几度延期,目前定档2022 年7 月29 日。

《夺宝奇兵》系列式微,意味着这种模式的考古电影成了明日黄花,也给追随者们敲响了警钟——惊喜刺激、好玩有趣的纯虚构考古探险故事,很难再吊起日益挑剔的观众胃口了。追随者系列,换汤不换药

拿着《夺宝奇兵》的配方,第一个做出畅销电影的是《木乃伊》系列。导演团队也遇到了《夺宝奇兵》团队当年一样的问题——缺钱。毕

竟在好莱坞历史上,有关木乃伊的电影有很多,这一部如何脱颖而出呢?《木乃伊》的剧本,等了几年才得到环球公司的认可。

1999 年上映的《木乃伊》里有爱情,有木乃伊复活的恐怖元素,也有搞笑的部分,看似一部不伦不类的电影,而且除了埃及木乃伊的设定,和考古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就是火了。因此制作方趁热打铁,在2001 年推出了第二部《木乃伊归来》,2008 年又推出了第三部,一蟹不如一蟹。《木乃伊》系列看似不行后,环球公司又推出了从《木乃伊》里衍生出的《蝎子王》系列,2002 年第一部还算不错,2008 到2018 年间又推出了后面四部,内容就是新瓶装旧酒,不断炒冷饭,探险电影都称不上,算是奇幻电影了。

看到《蝎子王》扑街了,环球公司又在2017年推出了《新木乃伊》,除了名字,演员和剧情都和《木乃伊》系列不沾边,剧情也很狗血——汤姆·克鲁斯扮演的海豹突击队成员,在执行任务期间闯入一个地下古墓,无意中释放了埃及公主的灵魂及木乃伊……

好莱坞有把游戏搬上银幕而大获成功的先例,《古墓丽影》就是其中之一。虽然2001 年上映的这部电影被许多评论家描述得一文不值(借着考古的壳讲述女英雄拯救地球的故事),但是凭借游戏原作的超高人气以及“女神” 安吉丽娜·朱莉演绎的女探险家劳拉(女版琼斯博士的既视感),电影依旧用8000万美元的制片成本换来了2.74 亿美元的票房成绩。

不到2 年,《古墓丽影2》就推向市场,这一回劳拉寻找传说中“潘朵拉魔盒” 的埋藏地——已经沉入大海的月神庙的故事。至于剧情,认真你就输了。

随着观众审美疲劳,2018 年上映的《古墓丽影3》换了女主角,还请了吴彦祖来参演,但市场并不买账。

尼古拉斯·凯奇曾被喻为“票房毒药”,接了一大堆烂片。他的《国家宝藏》(National treasure)系列,算不上烂片,但不能和前面几个系列相媲美。2004 年由华特·迪士尼出品的第一部《国家宝藏》,只能说是中规中矩的探险类考古题材电影,这一次宝藏就藏在国家档案馆的《独立宣言》里,免去了主人公去世界各地冒险的烦恼,也适合小朋友们一起观看。

2007 年上映的《国家宝藏2:夺宝秘笈》(National Treasure 2:Book of Secrets),男主与身为大学教授的父亲发现了暗杀林肯的刺客约翰·威尔克斯·布斯的一页日记,又踏上了冒险之旅……父子联手的桥段,和《夺宝奇兵3》如出一辙,可见这一系列编剧有多偷懒了。不过有意思的是,片中饰演父亲的乔恩·沃伊特(Jon Voight),是安吉丽娜·朱莉的父亲,他也在《古墓丽影》中有过客串。

相比导演自己拍脑袋写剧本或者游戏改编,根据丹·布朗小说改编的电影系列相对学院派一些。由汤姆·汉克斯主演的哈佛宗教学教授兰登,在2006 年《达·芬奇密码》、2009 年《天使与魔鬼》和2016 年《但丁密码》中都是一个主要靠头脑的家伙,影片融合了解密符号学、悬疑凶杀推理、宗教历史、历史古迹探秘等元素。虽然原著党们并不满意电影的改变,较真的历史学家也认为丹·布朗的著作漏洞百出,但相比其他考古电影,兰登教授系列已经算用心的了。

讽刺的是,再也没有哪个系列的电影,像《夺宝奇兵》那样引发青少年想要投身考古的热情,大概是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真正的考古是怎么回事吧。

中国电影:

没有考古,只有盗墓

中国的考古电影不像国外那么大众,还在起步阶段,而且以盗墓题材居多。

这可能源于之前盗墓类小说的盛行,出现了2015 年电影《九层妖塔》《鬼吹灯之寻龙诀》、2016 年电影《盗墓笔记》等。小说IP 的成功,让这些电影有了忠实的粉丝,但并没有一部出现类似《夺宝奇兵》这样的大热电影。

其实,早在1989 年,中国就拍了一部《夜盗珍妃墓》,陈宝国主演,讲述清末民初围绕珍妃墓的盗宝、寻宝、护宝和夺宝的故事。这和刘晓庆的《神秘的大佛》似乎也有情节类似之处。

盗墓是考古题材中惊心动魄的部分,如果电影讲述真实的考古,很难吸引人。事实上,考古工作周期长,田野发掘只是考古工作的一部分,考古工作者往往数十年如一日的默默付出,在快餐式的影视剧中显然难以被取材。

现实情况是,忠于生活的考古电影很难抓人眼球,而脱离实际的考古电影也步入了创作瓶颈期。这是中国和好莱坞共同面临的问题。考古电影能否再次大放异彩,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