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美联储不急于降息  释放什么信号? 美边境移民危机升级  成大选年焦点
第14版:新民环球/论坛 2024-02-08

美边境移民危机升级 成大选年焦点

韦宗友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 韦宗友

美国南部边境移民危机近日愈演愈烈,成为引爆政治斗争的火药桶。饱受边境移民困扰的得克萨斯州,在共和党籍州长阿博特的领导下,公然对抗联邦政府。

4日,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国会参议员公布法案,其中包括一系列强化边境安全的举措。该法案如获通过,将是美国国会数十年来首项针对非法移民的重大举措。美国边境移民危机目前的状况如何?这一问题将对今年大选产生哪些影响?我们请专家详细分析。 ——编者

1 得州公开对抗白宫

问:美国南部边境移民问题为何愈演愈烈?

答: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财年(2022年10月1日至2023年9月30日)美国被驱逐或被逮捕的非法移民创下历史新高,达到320万,比上一年增长了16%,比2021财年增长63%。2023财年的非法移民总额,比特朗普执政四年的总和还要多。

2024财年形势依然不容乐观。前三个月,超过75万非法移民进入美国,其中2023年12月非法移民数量超过30万,双双创下历史纪录。

另外,近年来非法移民构成还出现了新变化。一是墨西哥和中美洲以外的非法移民数量显著增加。二是以家庭为单位的非法移民数量暴增,极大增加了处理的难度和安置的负担。

在非法移民“入侵”潮中,有着超过2000公里边境线的得克萨斯州成为重灾区。据统计,2023财年有超过190万非法移民从得克萨斯州边境进入美国,占非法移民总额的一半以上。

为阻止源源不断的非法移民大军,共和党把持的得克萨斯州采取了一系列严厉措施。2023年12月18日,州长阿博特一口气签署了三项法律强化边境管控。一是拨款15.4亿美元,沿着边境线修建隔离墙和架设铁丝网,并加强边境巡逻;二是将从墨西哥非法越境定为犯罪行为;三是严厉惩处协助移民偷渡和藏匿非法移民的行为,将最低刑期由2年增加到10年。阿博特称:“总统拜登蓄意不作为,得克萨斯州只能靠自己。”

面对得克萨斯州公然挑战联邦政府,拜登政府一方面下令联邦边境巡逻人员拆除部分铁丝网,另一方面寻求通过法律途径制止。1月22日,联邦最高法院表决允许联邦政府拆除得克萨斯州在边境设置的铁丝网围栏。

但得克萨斯州决心对抗到底。1月24日,州长阿博特发表公开声明,指出根据宪法,“联邦政府应保护各州免受入侵”。由于拜登政府未能履行规定的职责,得克萨斯州宣布受到大量非法移民的“入侵”,“得克萨斯州国民警卫队、公共安全部和其他人员正采取行动,以确保边境的安全。”

得克萨斯州的行动,得到正参加共和党总统提名战的特朗普的公开支持,也赢得了其他25个共和党州长的热烈支持,大量美国民众自发驾车前往得克萨斯州边境声援。来自佐治亚州的共和党众议员玛乔丽·泰勒·格林甚至呼吁,由共和党控制的“红州”与由民主党控制的“蓝州”进行“国家离婚”。

2 凸显两党尖锐对立

问:美国边境移民问题背后,暗藏哪些政治博弈?

答:此次得克萨斯州与拜登政府在边境移民问题上的剑拔弩张,既有新冠疫情后非法移民暴增等因素,也有民主、共和两党在移民问题上的深层次政治对立,更有大选年的选举政治催化作用。

表面上看,美国非法移民在2023财年创下新高。但考虑到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及大部分国家实施严格疫情管控对移民的影响,可以说这一波非法移民潮是疫情后的正常反弹。

民主、共和两党在移民问题上的尖锐对立,是此轮美国边境移民问题的深层次因素。总体而言,在移民问题上,民主党要比共和党更加宽容,特别是反对采取极其严厉和“不人道”措施对待非法移民,以此作为拉拢拉美裔等少数族裔选票的重要工具,部分民主党激进派国会议员甚至呼吁实施“开放边境”政策,鼓励移民进入美国。

共和党经过特朗普的四年执政,在移民问题上则变得日益保守和“排外”,认为外来移民、特别是大量非法移民,不仅挤占了美国人的工作,抢了美国人福利,甚至还造成严重的社会和治安问题,必须采取果断措施打击非法移民。

另外,共和党在移民问题上的强硬立场,还有一个秘而不宣的原因,就是担心大量非法移民和宽松的移民政策,可能在未来转化成民主党的票仓优势。

拜登执政后,为兑现竞选承诺,迎合部分党内激进派在移民问题上的呼吁,采取了一系列较为宽松的移民政策。

一是终止特朗普时期的移民保护协议,也被称为“留在墨西哥”协议。通过这一措施,拜登政府实际上取消了特朗普时期为阻止大量非法移民通过美墨边境进入美国设置的法律围栏,导致大量非法移民涌入美国。拜登政府还允许未携带合法证明的移民,使用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原本给合法移民使用的手机应用程序,无须提供合法证明,在网上登记预约。

二是大幅放松移民执法。美国移民研究中心指出,拜登执政后的前两年,遣返非法移民的数量还不到之前年份的一半。例如特朗普执政的2020财年,共有18.6万非法移民被遣返,到了拜登执政的2021财年,则下降为5.9万人,2022财年略有回升,为7.2万人。移民执法的懈怠,助长了非法移民进入和滞留美国的势头。

拜登政府相对宽松的移民政策,招致共和党的强烈不满。得克萨斯州州长采取“铤而走险”的对抗性举措,从侧面反映出民主共和两党对待移民问题的尖锐对立。

对于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来说,炒作非法移民问题,也是吸引选民注意、博取选民同情支持,打击政治对手的重要手段。

大量非法移民涌入和得克萨斯州与联邦政府在非法移民上的剑拔弩张,给共和党提供了攻击拜登政府的“弹药”。共和党趁机指责拜登和民主党采取“开放边境”的做法不负责任,抛弃了管控国家边境的主权责任,是对国家安全和人民委托的玩忽职守。

3 成为选战党争工具

问:边境移民问题将如何影响今年美国总统大选?

答:2月4日,美国国会参议院民主共和两党经过数月的艰难讨价还价,达成一份关于收紧移民政策的法案。

根据法案,联邦政府将大幅扩大对非法移民的拘押能力,收紧难民庇护申请,压缩总统难民假释权,并在一周七天内平均每天非法移民入境超过5000人或任何一天非法移民入境超过7500人时,自动关闭边境。

不过,正在参加今年总统大选党内角逐的特朗普,显然并不买账。他明确呼吁国会共和党议员拒绝这一移民法案,强调拜登总统缺的不是法律,而是执行法律的意愿。他还表示,如果共和党同意这一移民法案,等于是给拜登送了一份政治大礼。

众议院共和党人也应声而起。众议院多数党领导人斯卡利斯表示:“众议院不会就参议院的边境法案进行投票。”议长约翰逊则威胁,该法案“一到众议院就会胎死腹中”。显然,特朗普和国会多数共和党人都不愿意在边境移民问题上向拜登妥协,更不愿意在这一问题上让对手得分。

移民问题,特别是愈演愈烈的边境非法移民问题,已经成为美国今年大选选民关注的重要议题。最新民调显示,边境移民问题已经超过通胀、就业和城市犯罪,成为今年大选选民关注的头号议题。64%的受访者表示,边境状况变得比以往更糟糕,其中高达81%的共和党选民认为情况十分糟糕。此外,68%的受访者认为,联邦政府应该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防止非法移民进入,只有32%的受访者认为应该保持当前的边境政策。

随着美国政治进入选举季,边境移民问题将越来越成为民主、共和两党的党争博弈工具。拜登政府迫于选举压力,可能会采取较为严厉的边境管控措施,打击非法移民涌入,但是寄希望于两党能达成一份具有长期约束力的移民管控法案,则几乎没有可能。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