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斐洛里庄园为什么成为中美元首会晤所在地?
第18版:封面报道 2023-11-27

斐洛里庄园为什么成为中美元首会晤所在地?

金姬

斐洛里庄园。

2023年11月16日,美国加州圣马特奥县,斐洛里庄园向公众开放。

斐洛里庄园的内部景观。

选择一个庄园作为中美元首的会晤所在地,其实大有讲究。

记者|金姬

因为一个载入史册的外交事件,使得106岁的斐洛里庄园(Filoli Historic House & Garden)成为全世界的焦点。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旧金山斐洛里庄园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中美元首会晤,就事关中美关系的战略性、全局性、方向性问题,以及事关世界和平与发展的重大问题深入沟通。

选择一个庄园作为中美元首的会晤所在地,其实大有讲究。

北美名园的前世今生

据中国新闻网援引《旧金山纪事报》报道,1915—1917年,“帝国金矿”业主威廉·伯恩二世(William Bowers Bourn II)夫妇建造了斐洛里庄园。伯恩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加州太平洋煤电公司(PG&E)的创始人。

这对加州夫妇请了美国天才建筑大师威利斯·波克(Willis Polk)来设计,后者也不负众望,融合了英国乡村花园与加州原生景致,让斐洛里庄园从诞生之日起就是“网红”。

斐洛里庄园位于加州旧金山以南、水晶泉水库南岸、圣克鲁斯山脉东麓的伍德赛德,别墅占地面积6.5公顷,周围环绕的庄园面积则高达265公顷,是北美最著名、占地面积最大的英式庄园之一。园中有一座乔治亚复兴风格的豪宅,以及多个英国文艺复兴式花园,里面有150多个不同品种的玫瑰,还有一个占地2.8公顷的果园、一条长达1.6公里的小径。

斐洛里庄园包含多座特别而经典的花园,比如“结纹园(Knot Garden)”。作为欧洲造园艺术中非常重要的一种,它是在方形的空间作规整正式的对称式设计,充满几何线条之美。还有一处叫“绅士的果园(The Gentlemen’s Orchard)”。在围墙花园里,果树被修剪成贴墙种植的墙式树木。

“斐洛里”这个名字其实是伯恩家族冗长格言的缩写。该家族格言为“为正义而战,爱你的同胞、伙计,享受美好生活”(Fight for a just cause; Love your fellow man; Live a good life),伯恩夫妇将格言中三个关键词Fight、Love和Live的头两个字母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斐洛里”(Filoli)这个别具一格的庄园名。

1936年,伯恩二世夫妇相继去世。因为他们的儿子早已夭折,女儿也在从欧洲回美国的途中感染肺炎而先他们而去,两人遗产并没有直系继承人。因此,斐洛里庄园被出售,第二任主人是美森轮船公司经营者威廉·罗斯(William P. Roth)夫妇。

罗斯夫人(Lurline Matson Roth)珍爱花园,在尊重原有设计的基础上又作了改善和提升——种植了大量山茶花和杜鹃花,开辟了植物园并引入大量外来珍贵植物品种,还增设了游泳池、茶室等富有私人情趣的设施。

1975年,罗斯夫人将花园连同住宅一起捐赠给由私人资助的非营利组织——国家历史保护信托基金(NTHP),随后更陆续捐赠了大批原本布置和陈列在庄园内的工艺品、收藏品和家具。自此,世人才得以近距离欣赏到这座园艺珍品。

斐洛里庄园的官方介绍称,去年有40多万游客来到这里参观。

坐落在群山之中的斐洛里庄园拥有连绵起伏的大片绿地,这也让它多次出现在美国的影视作品中。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电视剧《王朝》和2001年浪漫喜剧《婚礼策划师》就曾在这里取景拍摄。

在20世纪初期建造的时候,斐洛里庄园被认为是当时美国房地产界中“贵族中的贵族”,而现在,它因为邻近加州硅谷,也被看作离全球财富最近的花园。谷歌、苹果和脸书母公司Meta的总部均在30分钟车程内,它也因此成为科技新富们的首选婚礼场地,只因这里拥有广阔的花园、大型宴会厅和充足的散步空间。

斐洛里庄园的中国元素

值得一提的是,斐洛里庄园与中国的渊源颇深。其主屋是一座两层楼的建筑,外墙为白色,屋顶为红色,屋内装饰奢华。这些建筑风格融合了英国乡村风格和加州原生风格,并受到了中国传统建筑的影响。

在庄园内的一个花园中,有150株不同品种的玫瑰,还种植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牡丹和竹子等花卉和植物。此外,庄园内藏品包含两座中国的陶像——嫦娥和后羿。其中还有中式巨型双面屏风,一幅百童嬉戏图。

据斐洛里庄园网站消息,其每年数十万游客中不乏来自中国者。它为中国游客提供了了解西方园林文化的机会,也促进了中美之间的文化交流。

在11月15日中美元首会晤48小时后,斐洛里庄园摆上了假日装饰,迎接游客。而庄园还专门展示了中美两国元首签字的纪念册,吸引了众多游客拍照。据了解,这本存放在玻璃橱柜里的纪念册有上百年历史,极具文物价值和历史意义。在庄园出口处的官方商店,收银员介绍说,他们的销售额比之前有明显上涨,都是受中美元首会晤效应的带动,现在庄园上下都在为能够成为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地而感到自豪。

从“庄园会晤”到“庄园外交”

此次中美元首会晤,拜登总统精心挑选斐洛里庄园作为会晤地点。除正式会谈外,拜登总统还为习近平主席举行午宴,邀请习近平主席在庄园里散步。会晤持续了4个小时。在坦诚和相互尊重的气氛里,两国元首就事关中美关系的战略性、全局性、方向性问题以及事关世界和平和发展的重大问题坦诚深入地交换了意见。

拜登为什么挑选一个庄园来作为此次中美元首会晤地点?事实上,庄园会晤的这种形式氛围比较轻松,有利于领导人构建私人关系;如能进行充分深入的交流,有助于两国建立更稳定的关系。

国家元首出访他国,一般分“国事访问”“正式访问”“工作访问”等不同等级。但国事访问、正式访问礼仪繁苛,在有限行程中塞满了大量例行公事和繁文缛节,不利于探讨复杂和专业性问题。而工作访问又过于紧凑严肃,不利于营造国家与国家、元首与元首间轻松、亲切的会谈氛围。

而“庄园会晤”是一种区别于正式访问的会晤形式,既带有官方色彩,也带有一定程度的私人性质,旨在把严肃的政府外交“通盘”寓于“活泼”的公共外交之中。

庄园一般是非官方场合,选择在这里进行国家元首间非正式会晤,既可免去各种官方礼仪和繁文缛节,又能让两国元首和其他随员在相对轻松、优美的环境下交换意见,是越来越受宾主双方欢迎和青睐的高层互动模式。

庄园外交是一种特殊的外交方式,始于欧洲地区,是历史悠久的传统。到了现代,“庄园外交”是美国总统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外交规格的最高形式之一。

而让庄园外交固定成为美国的高规格外交接待,就不得不提到“戴维营”。在美国众多庄园中,只有戴维营在白宫网站上拥有自己的页面。

戴维营始建于1938年,最初名为“卡托克廷山庄”,1953年被艾森豪威尔总统以他最疼爱的孙子戴维的名字命名。这个度假地位于华盛顿特区西北100多公里左右、马里兰州的卡托克廷山地国家公园中。1939年,这里成为罗斯福总统的专用疗养所,此后便辟为美国总统专用的休闲避暑胜地。

这个度假地刚刚建成便成为美国参与二战的见证。在诺曼底登陆后两个星期,罗斯福在这里休假期间收听前方战况,和高级军官研究战略,作出了一系列对于扭转战局具有重要意义的决策。时任英国首相丘吉尔成为第一位受邀到访戴维营的客人,两位二战巨头在这里发展出非同寻常的友谊。美国自此开启了邀请外国首脑到戴维营做客的先例。

让戴维营真正奠定其在美国政治历史上的独特地位,还是缘于两次著名会议。

一次是1959年9月25日至27日的美苏戴维营会议,艾森豪威尔总统和当时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进行了三天的会谈,让美苏关系得以缓和,甚至诞生了“戴维营精神”。

另一次是1978年9月6日至17日,卡特总统邀请埃及总统萨达特和以色列总理贝京在戴维营进行为期12天的三方密谈,最终达成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戴维营协议》。戴维营一度因此被世界赞誉为“和平圣地”。

除了戴维营之外,私人宅邸也是美国历史上多位总统办公和接待贵客的地方。比如,艾森豪威尔总统还曾邀请赫鲁晓夫到他在宾夕法尼亚州南部的葛底斯堡私人农庄做客;里根总统在加州圣芭芭拉的“天堂庄园”德尔谢洛牧场中,曾招待过英国女王、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小布什也在家族的克劳福德庄园宴请过数十位外国政要……

一般来说,庄园的地点远离政治中心和大城市,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在这样的环境中见面,能给会面的首脑们创造一个比较宽松的氛围,有利于增进了解,甚至能够解决一些官方会晤无法解决的问题,所起到的作用很可能超过其他场合。例如,2001年,普京成为第一位受邀到小布什克劳福德庄园的外国政要。普京和牛仔厨师一同下厨,小布什开车载着普京夫妇在农场兜风。

回到当下,中美元首在一个庄园里会晤,无疑是基于当下中美关系所作出的特殊安排。

事实上,在中美两国长期的交往中,“庄园外交”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在此次斐洛里庄园会晤之前,习近平主席曾应邀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特朗普举行过“庄园会晤”。

2013年6月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举行第二场会晤。会晤开始前,习近平和奥巴马在风光秀丽的庄园内散步,在轻松的气氛中交谈。这是习近平当选中国国家主席以来首次访美。而奥巴马选择的会晤地点安纳伯格庄园,被称之为“阳光之乡”,曾招待过不少国家政要和名人,也是度假的绝好去处。

2017年4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中美元首第二场正式会晤。会晤后,习近平同特朗普到秀丽宜人的海湖庄园中散步,在轻松友好的气氛中继续就两国友好合作进行讨论。这是特朗普上任后中美元首首次面对面沟通。而海湖庄园是特朗普的私产,这里的氛围似乎能让特朗普从华盛顿的压抑中稍作喘息。

而此次会晤的斐洛里庄园,既不是如戴维营般的国有资产,也不是如海湖庄园那样的总统私人不动产,而是介乎二者之间的,由基金会管理的公共开放场合。如此折中的选址,似乎更契合当下中美关系的切实需要。

至于斐洛里庄园会晤之后,中美关系将向何方,如何成为彼此的机遇,值得期待。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