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飞一样的感觉 我的两个黑白世界
第13版:哈亚世界杯特别报道 2022-11-25

我的两个黑白世界

常昊也是阿根廷队球迷 特派记者 李铭珅 摄

扫码看视频

◆常昊

围棋和足球,是两种运动,一个静、一个动,前者在室内,后者在户外。看似完全不搭界,却是我最爱的两项运动。围棋之外,足球同样伴随着我的青春,留下了诸多美好的记忆。

工作很忙、熬夜很累,但卡塔尔世界杯阿根廷队的比赛,我一定会设好闹钟,在手机上纳入收藏夹,我多么期望,35岁的梅西能带领蓝白军团圆梦。

阿根廷队是我最支持的球队,正是这支队伍,开启了我对足球、对世界杯的热爱。时光倒流,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决赛,阿根廷队赢了联邦德国。比赛过程我记得异常清晰,阿根廷队先是取得2比0领先,随后联邦德国通过角球将比分扳平,最后是马拉多纳的一记妙传,帮助阿根廷队以3比2获胜,捧起大力神杯的同时,他本人也获评当届世界杯最佳球员。这是我的第一届世界杯记忆,我才10岁不到,喜欢阿根廷队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们是冠军。

关于那届世界杯的记忆,见证了我围棋人生中的一个重大里程碑。我当时在杭州下定段赛,顺利定上了专业初段,从此走上了专业棋手的道路。所以当时我非常幸运,定段赛结束后,我在父亲的陪伴下,在杭州的酒店里观看世界杯,看的还是彩色电视机。

就这样,我养成了每四年追随世界杯的习惯。与此同时,10岁就进入国家队的我,踢球也成了我业余时间里最大的爱好。

其实,足球是我们这批围棋队国手共同的爱好。每周我们会在训练局踢两到三次足球。一方面,足球是很多男孩子都喜爱的项目,另一方面,我们围棋队很注意身体素质训练。别看我们是坐着下棋的,一盘棋往往要下六七个小时甚至更长,一天下来体能消耗非常大,为了保持专注力,我们需要提高身体素质。足球便成了我们的首选,训练局有体育场,足球队训练完后,场地就空了出来,我们也结束了训练,便有了踢球的机会。我还得到过职业教练的点拨,当年徐根宝教练看到我们围棋队踢球,会主动过来给我们指点指点。

踢着踢着,我们就开始找人比赛,比如跟新闻媒体、跟企业,或者学校老师等等。通常而言,踢的是5人制比赛。围棋队的铁杆球迷,以聂老为首,空下来时不时和我们聊足球,踢比赛时,他便当我们教练,暂停时很认真地给我们布置战术,我们所有人都很投入。

其实,足球界也有很多人喜爱围棋,和我们有友好交流。前些年我参加过一个活动,由上海名将谢晖来挑战我,他学过围棋,水平不错。现在他也在带队执教,很有激情,希望像他这样有留洋经历的足球人,能给中国足球带去更多启发。中国足球名宿容志行也是个大棋迷,我曾经在深圳看他下过棋,他的哥哥容坚行是职业五段,也是我的前辈。

不谈围棋,只谈足球的话,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是个普通球迷,颇为关注中国足球。但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每每国足冲击世界杯失败,我总是很失望。我也会愤愤然表示不再看国足,但下一次有国足比赛,我又忍不住打开电视为国足加油呐喊。希望不久的将来,能看到中国足球再次闯入世界杯,让我们有自己的主队可以支持。

回到世界杯的话题,还有件趣事和大家分享。上届世界杯期间,我作为嘉宾,出席在英国剑桥举行的世界大学生围棋锦标赛。半决赛是英格兰同克罗地亚,我在酒店大堂和众多当地人一起观看,我当时和同伴打赌,看好克罗地亚队赢。当克罗地亚队扳平比分时,我情不自禁地握拳想要加油,回顾四周一看,才想起来我周围都是英国球迷,赶紧告诫自己要低调、要冷静。

每个年代,都会有自己喜欢的球员。10岁时,我喜欢马拉多纳,20岁时,“外星人”罗纳尔多是我最欣赏的球星,如今的阿根廷队,梅西早已接过了马拉多纳的旗帜,期待他的最后一届世界杯,美梦成真。足球早已融入了我的生活,伴随了我的青春,点亮了我围棋之余的人生。

(作者系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世界冠军、九段)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