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秋日芦花(摄影) 致青春 久病成医 独上华山 学猫叫 回乡的路
第15版:夜光杯 2022-11-25

学猫叫

孙道荣

小区里忽然多出几只猫。

是流浪猫。我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流浪了很久,也许住过涵洞,或废弃的小房子,还可能钻过某幢大楼,一定都不爽,不是挨饿,就是被人追赶。最后,它们潜进了我们小区,发现有树可爬,有矮绿丛可躲,最关键的是,住在这个小区的人,大多热爱小动物,不赶它,不呵斥它,也不吓唬它,还有人定时定点,在小区的一个角落,给它们投食。它们决定就在此安家了,不再四处流浪。

刚开始的时候,它们是胆怯的,见到人,或听到脚步声,就“刺溜”一下,钻进小区里的灌木丛。很快,这几只流浪猫就发现,这个小区,人畜无害,它们的胆子开始慢慢大起来,敢在小区的路上散步了,下雨的时候,甚至还敢到楼栋口躲躲雨。有人进来了,它们躬起腰身,做出随时将自己像箭一样射出去的准备。冒雨又进来了一对父女,爸爸进了楼栋口,用力地跺脚,猫赶紧拉满弓,将自己弹射了出去,在雨中惊恐地向楼栋口张望。小女孩见状,急得直跺脚,嗔怪爸爸,你干吗跺脚啊?爸爸解释说,我是跺鞋上的雨水。可是,你吓着了小猫咪。小女孩说出“小猫咪”这个名字时,温柔得就像呼唤最好的小伙伴。她很快意识到,自己也在跺脚,赶紧停了下来。她蹲了下来,撅起嘴,对着楼栋外的流浪猫,“喵,喵喵——”。

猫听到了“喵喵”的叫声。它看着小女孩,它肯定看出来了,这声猫叫,是从小女孩的嘴巴里发出的。一只猫,还能听不出真正的猫叫吗?它在犹疑了片刻之后,还是回应了一声“喵——”这声猫叫,被雨打湿,有一点点惊惶,还有一点点委屈。得到了小猫的回应,小女孩很激动,继续跟它对话:“喵,喵——”感觉小猫可能听不懂自己的猫语,又加了一句:“别怕,小猫咪,你快进来呀!”

那只猫,终于没敢再回到楼栋口去躲雨,它钻进了矮木丛中。我在对面楼的阳台上,看到小女孩转身回家的背影,无比失落。之前,我一定听到过很多次猫叫,都没有在意。这一次,小女孩蹲下身来,对着一只躲雨的猫,学它的叫声,这个画面钻进了我的心里。

小区里的孩子,似乎都特别喜欢学猫叫。有一天黄昏,我在小区里散步,看到两三个孩童,蹲在一块灌木丛边上,轻轻地,温柔地,“喵喵”地叫着。我散步了一圈,回到那儿,几个孩童,还在那儿“喵喵”地叫。我也蹲下来,向灌木丛里探望,我看到了几只小猫,藏在一片杂草背后,向这边张望。它们既不敢出来,也不愿意离开。几个孩子,最后将手中的饼干,轻轻地放在了草地上,然后,退出几步,等猫自己出来取食。

孩子们看到邻居遛的小狗,也会蹲下来,学小狗叫,遇到脾气不好的小狗,“汪汪”地回叫,吓孩子们一跳。狗的叫声里,往往是带有挑衅的,更像是一种宣示。猫的叫声,则温柔得多,是一种呼唤,婉转的叫声里,带着一点惹人怜爱的乞求。

儿子小的时候,我领他回乡下老家,他最乐意做的事情,就是帮奶奶喂鸡和鸭。手里抓一把稻谷,嘴里唤着“咯,咯咯——”或“呱,呱呱——”鸡和鸭听懂了似的,跟在他身后,来到喂食的场地。有时候他偏不在它们常觅食的地方投喂,而是要领它们去另一个隐秘的地方,吃一顿大餐,便一路“咯,咯咯——”或“呱,呱呱——”地召唤,浩浩荡荡,“鸡司令”或“鸭司令”的感觉,让这个生在城里的孩子,乐开了花。

到了冬天,小区里的流浪猫,都躲到了地下车库。有的猫会钻进车肚子下面,甚至排气管里,撷取残留的暖气,以熬过这漫长的冬天。早晨,我去车库开车,常遇见准备送孩子去上学的邻居一家,就算快要迟到了,邻家的小女孩也一定在上车之前,蹲下来,学几声猫叫“喵,喵喵——”,真是一个调皮而又没有时间观念的孩子,时间这么仓促了,还不忘跟猫咪打声招呼。她爸爸却告诉我,她是担心有猫咪藏在车轮子下面,或者排气管里,汽车起步了,会发生危险。

我没有想到是这个原因。我再听到那一声声童声版的“喵喵——”,如此温暖,如此好听。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