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 星期六
龙福(书法) 读书与日记 爱你的新春礼物 年味之魂 书签 等的就是这场瑞雪
第7版:夜光杯 2024-02-12

书签

王瑢

我的新书面世,朋友特寄信祝贺。这年代还有多少人手写书信?随信寄来两枚书签。一蓝一红,两寸宽,手指长。原色硬卡纸上手绘小图,配两句古诗词,合起来是一朵荷花。真好看。

独处闹市,爱读书更爱买书,成摞成摞的书翻过一次便束之高阁。时间久了,难免积灰。上海的盛夏濡闷潮湿,担心好书会起霉或生虫,太阳好时要拿出来晒。随手捡一本翻,滑落一枚小小书签。此物仿佛路标,读书之人不会迷惘,指引我迅速重续前阅。

爱书跟书签有关。记忆中,父亲有一天悄悄塞给我一个小袋,煞有其事地仔细叮嘱,千万别让哥哥看见呐——是一套檀香木书签。十二张镂花雕刻着十二位古代女子,名曰“金陵十二钗”。

“出差去很远的地方,碰见一位修行多年的老和尚所赠。”父亲难得对我露出笑脸。彼时的我已开始识字,看到袋子背后标注“上海制造”。我欢呼雀跃,几乎每天要取出欣赏,百看不厌。

上学了,为让书签物尽其用,绞尽脑汁求母亲买书。毕竟穷家小户,买不起新书,于是把书签夹进学校图书馆借阅的小人书。檀香味糅杂着油墨味,有种特殊的气息,让五六岁的我沉迷陶醉,常常独自躲在角落里自我欣赏,看一半睡着,手里捏着那书签。后来搬家多次,这套书签不知所终,很是伤心了一阵。

现如今,精美的书签多且杂,各种材质,布艺、纸质、木质、金属、丝绸……缤纷缭乱,不可胜举。然而内容不过是些花卉风景、动植物或人物。不少买来的新书里夹有附送的书签,读书时多了一分温馨怡然。

新购入一套《汪曾祺全集》,夹赠书签是淡灰色系背景的满天星,嵌镶有作者不同时期的小照,凸起的红底墨字,匠心独运,很喜欢。

我平时习惯逮着什么就用什么,香水试纸、打折卡、消费券,甚至车票、登机卡、衣服吊牌。换季时路边翩然落下的泛黄树叶,随手捡拾压进书页,仿佛季节就此凝滞,时光不转。

闲时搜看《哈特的一生》,主人读书,读到某处不得不停下,随手拿只鞋压上面。科学家爱因斯坦,曾用存折做书签,结果把近两千美元弄丢了。鲁迅先生少年时在私塾读书,对死记硬背深恶痛绝,动手制作一枚书签,工工整整写下“心到口到眼到”读书三到,夹书中当作自己的座右铭……

若是出差在外,途中读书,书签就是门票。记得有一次去石家庄观凌霄塔,门票是一枚硬而薄的塑料卡片,老式粮票大小,上面是工笔画的凌霄塔,朴素而古老,很是珍爱。

去婺源采风,银行卡大小的门票上印有“中国最美乡村”字样。绿树掩映中的青瓦白墙,满眼绚烂如霞的油菜花。小桥流水、村庄田园、桥上正疾奔嬉笑的儿童、桥下湍急流淌的河水,远远的天边不知是烟还是雾,缥缈袅然……夹在书里,莫名便生出一种陶醉。

我有件价格很贵却没穿过几次的衬衫式连衣裙。有一次途经茂名北路,被橱窗模特腰间那几道波浪皱褶设计吸引,咬牙购入。标签上画了一个短发女子,侧脸,目光下视,忧郁而沉静,仿佛一朵盛开在深山空谷中的兰花。回家后打开,上身细细端详,才发现用黑色蕾丝带系着的厚厚硬纸卡片上单一个“逸”字,恰好跟衣柜里某件漂亮毛衣很配。铿锵快节奏的都市现代人,幸福往往就来自这许许多多的某一个瞬间……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