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6日 星期四
另一种成功 成耀东的三种角色
第13版:文体汇/人物 2020-10-17
下周将率国青队征战中乙联赛

成耀东的三种角色

金雷

本版摄影 记者 李铭珅

下周,2020中乙联赛开启,引人注目的,是首次组队参赛的U19国青队。多年后成耀东再次率队征战联赛,只是麾下,换成一帮初出茅庐的小将,“他们需要置身职业足球的场景,去累积经验。”出兵,也是练兵,既做教练又当师长的成耀东清楚,雏鹰展翅,任重道远。

专业上是主教练

“我第一次当主教练是36岁,当时在联赛里最年轻。”回忆起2003赛季在上海国际队临危受命,成耀东淡淡笑容里露出一丝自豪。俱乐部并没有给压力,但他知道肩上担子的分量,执教处子秀,率上海国际队赢下德比,交出合格的答卷。17年后,仍是主教练的身份,成耀东却要带领一帮孩子,去接受职业心路的洗礼。

十多年来国字号队伍冲不出亚洲,专业上,国青打中乙这个短期解决方案,成耀东百分百认可,“相信很多教练意见跟我一样。中长期集中,多打高水平比赛,队员会比过去提升更多。”他说,这批孩子正跨入职业阶段,虽然中乙级别不高,仍会面对许多经验丰富的职业球员,如此宝贵的体验,是短期集训、热身赛和青超联赛都无法提供的。

国青队打了20多场比赛,对手都是比自己年龄大的队伍,不少比赛国青场面占优却转化不成胜果。和中甲的南通支云那场,国青先进3球,却被对手连扳4球。成耀东解释,这就是队伍不成熟的表现,没法像成年队的球员,在一场90分钟的球赛里保持稳定的节奏,“把这批队员扔到职业联赛里摸爬滚打,能让他们增加稳定性,锻炼阅读比赛和把握比赛的能力。”

9月中旬集合,跨度一个月,在东方绿舟训练基地,成耀东带着国青完成第四期集训。这一期的主要目标,是塑造队伍的核心。队伍从申花、国安、梅州和建业等俱乐部招入多张新面孔,艾菲尔丁等几名03年龄段的也跳级入选。“充实中场位置,还有左后卫。”他解释,“遇到强队和弱队,我们在人员搭配和战术上都要能应变。这次招了几名身材高大的球员,因为面对东南亚球队,我们也得有办法。”

中乙联赛规定每队报名限额30人,国青启程赴海埂赛区前一天,问成耀东名单是否已定,他回答没有,实则心里有数,“我们有几个伤病,再等两天。”

思想上是家长

知道要踢职业联赛,国青队员们都很兴奋,找教练问这问那。成耀东就坐下来,跟他们挨个说道说道。这个时候,他更像个家长,把自己足球人生的甘苦,掰碎了喂给队员细嚼慢咽——联赛,就是每一轮对手都要和你搏命的,没得喘息,二十七八岁的球员输给孩子会没有面子。“这种场景更值得锻炼,队伍心理承受的压力会大很多,”他说,“还有裁判和各类场外因素,都要学会面对。”

因为承载冲击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希望,国青成立之初就备受关注。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足球人才底子薄,这是圈内的共识,可正因为这样,更多目光盯着队伍的成绩单。从热身赛与东南亚对手互有胜负,到亚青赛未晋级正赛,这批孩子承受了足够的压力。四个月前的泡吧事件,有人更是给这支国青贴上标签:踢球不行,做人也不行。

泡吧事件带来的压力,成耀东多少有些遗憾,这帮小球员的心智还没完全成熟,当时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思想上也有晚熟的。对身上的国字号球衣,对自己的球员身份,认识不足。”

违规的队员中,几个都是核心,陶强龙还是队长,去年的亚青赛预赛,他是头号射手。这是事发后很多人震惊的原因之一——这事怎么会发生在他们几个身上?每每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成耀东摆摆手,意思得以队员的角度去看问题,“在队里陶强龙算比较成熟的,但他们还是比较年轻,仍会犯年轻人的错误。”

对违纪队员,足协重罚,队里严肃批评,但成耀东要做的还有更多。“队员认错的态度很诚恳,也变得有点消沉,这证明他们有压力。”作为队里的大家长,这个时候他又得托孩子一把,“消沉太多也不行啊。你得做思想工作,开导他们。”

感情上是老师

现在成耀东一天的作息,7点在基地吃早饭,然后和教练组开早会,再跟队员交代下训练内容,9点后开练,一个半小时或两小时,加上热身和准备的环节,上午就泡在球场了。若下午不安排训练,也没有队会,才是属于他自己的时间,“了解新闻,看看电视。”他说,最近爱看讲述咱们军队历史的纪录片和电视剧。

从毛泽东和朱德在井冈山会师拉起自己的队伍,到红军在瑞金扎下根据地,再到万里长征,以及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成耀东看得津津有味。“这些内容以前也知道,但了解得不深,现在年纪上去了,身为中国人更想去了解,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长征的这段,成耀东看得特别投入。红军太不容易!他感叹,“你以为过草地比过雪山容易?其实过草地更艰苦。这个草地,可不是我们踢球的草地,过草地,红军损失了多少战士!”

成耀东和一位朋友分享观感,“不看这些历史会被淡忘的。历史的很多细节,你是看不厌的。”

如今国青队增配了教导员,正好,成耀东可以带着队员们坐下来,听教导员给他们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孩子不成熟,但多讲,他们会加深印象,会有感情的。”让队员了解这些,成耀东也在帮他们找到一颗做球员的初心,十八九岁,到了迈入职业生涯的关键时刻,他得像老师一样,助他们甩掉思想上的羁绊,调校前行的坐标。

国青队员来自不同的俱乐部,各自的条件、待遇及经历都不同。有个主力最近有点情绪,成耀东打听了,原来这名队员觉得自己是核心,踢得好,而打替补的队友在俱乐部的收入却比自己高。他就找孩子沟通,拿自己当年在体工队的经历举例。

那时一年只有两次赛会制比赛,加起来一个月就打完了。有些球员的想法是:训练?比赛要明年了,先不用练了。反正吃大锅饭工资都一样。他那时年轻,有股向上的劲头,就是喜欢足球。“企业工资高,我身边有些人后来不踢了,现在有些后悔。但人哪能预测未来?直到1992年才有搞职业联赛的兆头。所以还是要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

他反复叮嘱队员:“你已经踏入职业球员阶段,跟以前不同了,竞争压力很大。有可能你的思想、你的性格会影响到你将来踢球的道路,一放松一随意,可能球队就没有你的位置了,要珍惜。”

首席记者 金雷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