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1日 星期日
码字的朱先生 替麻风病人理发
第38版:广域/城与事 2021-02-08

码字的朱先生

迟悟

迟悟(江苏无锡,党务工作者)

退休了,有人打麻将,有人跳广场舞,有人含饴弄孙,有人满世界跑,天天朋友圈晒“夕阳无限好”,朱先生独辟蹊径:码字。十年间码了几百万字,且装订成册印刷出版。

不久前,结识朱先生,赠我十年间码的六本书,惊得我嘴张得久久不能合上。真是汗颜膜拜,百感交集。朱先生说,年轻时在部队与码字结缘。上世纪六十年代,朱先生应征入伍。当时最大特色是“穷”,吃饱肚子是所有人梦想。穿上军装,有吃有穿,比今天考上985、211 令人羡慕。因此他到部队高兴得几天没睡好觉,撸起袖子干劲冲天。一次军报要一个人物通讯,团里指定高中文化的他完成。朱先生不知人物通讯是什么,首长叫干绝不能含糊。想到看过的雷锋故事,琢磨了一夜,学着写了一篇七八百字的东西。交上去半个月后,一天连指导员把他叫到连部,拿着报纸指着边角上一个小豆腐块,说是他写的。他激动得一时语塞。

这是朱先生的处女作。从此走上码字路的老朱,一发不可收,尝试各种文体。如今的老朱, 还写诗。譬如《老无锡画像》:南门豆腐北门虾/ 西门柴担密如麻/ 只有东门呒啥卖/ 萝卜青菜加生瓜。诸如此类的诗,在朱先生文集里随处可见。虽然质量不算上乘,写个上百首,首首不一样,还真不是烧一点脑细胞就能写出来的。

最让我惊讶的是朱先生不会用电脑,一笔一画写出六本书,估计现在的无锡没有第二人。尽管上了年纪,码兴奋了,“老夫聊发少年狂”,熬个半夜三更是常有的事。出书时,拿着稿子花钱请人一一打出来。打多了,打字的女孩熟悉他的字,写得再潦草都能认出来。

书出来就送人。朱先生不嗜烟酒,逢同事、亲戚朋友见面,不递烟、不请酒,不送礼,他送几本自己写的书。

朱先生,全名朱听德。虽然他的书很难上街面书店柜台,更上不了热书榜,但我想,送自己写的书,应该是人生和生活中一件令人向往和高雅的事。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