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5日 星期六
语海拾贝 就医杂感两则 修车老徐 玩具 锦时梅花日 苤蓝赞
第19版:夜光杯 2021-01-13

语海拾贝

王泽清

王泽清

胡适应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之邀前来讲演讲学,轮船抵达却遇风浪无法靠岸。虑杨先生焦急,胡适先生发了一封电报给杨先生,电曰“宛在水中央”。杨先生接电报立即回复,曰:“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宛在水中央”是《诗经》中的句子,“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出于《古诗十九首》。两位大师把平常场合当作诗场唱和,从千年与越千年前的古人那儿顺手拈得句来为我所用,竟浑然而成,天衣无缝。

Yes sir怎么翻译?译为:“好的,先生。”或:“是,长官。”当然是可以的,而且也词词对应,可以说达到了“信”、也可以说达到了“达”的程度;而有人(据说是老舍)把Yes sir译为:“先生,您嘞。”妙绝。这样译,更是“雅”了,且雅得有京味;不看原文只看译,便纯粹是胡同边或四合院外老人们的聊天语。

在下喜此类;濡染其中,久之,自以为偶然也能灵光一闪,狗尾续貂如下。

古汉语中,“莫”的基本用法是“没有一个”,或“没有人”、“没有谁”;然而,“莫”是词,“没有……”是短语或称词组。用短语解释词是可以的,但我总觉得别扭,不像用“妈妈”解释“母亲”那样一目了然;解释给学生听,我与学生都觉得费力。

有意思的是:英语中倒有一个词(我们叫做“单词”)与这个“莫”对应,即nobody。我用nobody给学生解释“莫”,学生一下子明白了。如此,我又让学生写一个西、汉词语混合的句子:“The莫means nobody or nothing.”学生闻之,先窃窃而笑,再于窃笑中遵嘱写了下来。这是次要的,主要的是学生用英文单词来理解这个“莫”,豁然而通。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