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老司机”屡成“马路杀手”,怎么管?
第15版:新民环球 2023-12-21
高龄驾驶引发事故激增 日本出台多项应对措施

“老司机”屡成“马路杀手”,怎么管?

日本高龄驾驶者必须在车辆上贴标记

日本不少老人不愿放弃驾驶资格

山梨县老年人接受模拟驾驶测试

东京交警向老年驾车人宣讲管理措施 图GJ

文 /吴小辛 弦子

在日本,白发苍苍的老年人开车行驶在路上,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这个人口老龄化问题严重的国度,高龄驾驶者的比例正在加速扩大。伴随而来的,是老年司机引发的交通事故数量持续上升。

“老司机”一次次成为“马路杀手”的悲剧让日本政府思考,该如何解决高龄驾驶所引发的社会问题。这些年,日本陆续出台了一系列管理措施,但收效如何,眼下似乎还没有一个清晰的答案。

老年司机事故率高

作为老年人口占比世界最高的国家,老龄化所带来的影响,正在日本社会的诸多方面显现。高龄驾驶所引发的交通事故数量激增正是其中之一。

目前,日本国内75岁以上驾照持有者有700多万人,未来这一数字还将继续增加。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日本人口约30%,却承担了超过55%的交通事故死亡率。

前不久有一条令人心碎的新闻。31岁的松永真奈和她3岁的女儿莉子,在从东京某公园骑车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丧命,肇事者是一名88岁的高龄驾驶者。随后,这名驾驶者因过失杀人被死者家属起诉。

这起悲剧让人们强烈意识到高龄驾驶者所引发的相关问题。一段时间以来,年迈老人开车撞上建筑物、逆向行驶、对城市道路造成严重破坏等视频也在日本的社交媒体上引起关注。

日本警察厅数据显示,2022年,日本75岁以上的汽车及摩托车驾驶员造成的致命交通事故比2021年增加了33起,达到379起。在2022年所有致命交通事故中,高龄驾驶者造成的事故占比约16.7%,高于2021年的约15.1%。这是自1986年有记录以来的历史新高。同时,每10万名高龄驾驶者引发的致命交通事故数达到约5.7起,这一数字是非高龄驾驶者引发致命交通事故数量的两倍多。

分析表明,高龄驾驶者造成的致命交通事故中,驾车购物成为第一大车祸致死诱因,总体占比超过20%;其次是访友,占比接近20%;再次是观光旅游,占比接近15%。与此同时,年龄越大,高龄驾驶者在这三类活动中的死亡率也越高。另外,约三分之一的致命交通事故是方向盘操作错误、误踩油门等驾驶失误造成的。

一方面,高龄驾驶者人数的上升需要放在日本人口老龄化这一严峻的背景下进行分析;另一方面,这一现象也与日本老年人不愿让高龄和“没有能力”画上等号的观念有关。

尽管妻子极力劝诫,但80岁的丹野诚仍然不想放弃驾驶,他认为自己驾车多年,经验丰富。70岁的堀口雅子坦言,她觉得舆论对高龄驾驶者发出质疑和谴责并不公平,老年人同样拥有驾驶汽车的自由和权利。

高龄驾驶提升要求

高龄驾驶者导致致命交通事故数量的上升,引起了日本政府和社会的高度关注。究竟该如何降低悲剧发生的可能性?更加谨慎的管制措施和更加人性化的科学技术,成为日本探索未来路径的两大着力点。

自2003年以来,日本政府每年一度的交通白皮书都会提及高龄驾驶问题。自1997年开始,日本政府已经对这一领域进行了超过二十年的治理。近年来,日本政府不断提升对高龄驾驶者驾车经验、身体检查、技能测试等方面的要求。

1997年,要求75岁以上驾驶员对车辆进行贴标标记;1998年,允许驾驶员自愿注销驾照并要求75岁以上驾驶员更新驾照时必须参加培训;2002年,将高龄驾驶者的年龄范围和车辆贴标下调至70岁以上,70岁以上更新驾照均须参加培训;2009年,75岁以上高龄驾驶者更新驾照时,必须进行认知能力测试,申请人若存在痴呆等风险,并有累计违规行为,则必须由医学专家进行认知诊断测试;2010年,为高龄驾驶者设置专门停车区域;2014年,引入对驾照申请人的疾病进行诊断的系统,并建立医生通知患者病症的机制;2017年,进一步加强对75岁以上高龄驾驶者的管理措施,包括认知功能测试、设立老年人临时培训机制、强化对驾驶者痴呆等疾病风险的医学检测;2022年,日本推出了针对高龄驾驶者的道路交通法修正案,主要目的在于进一步强化审查高龄驾驶员的驾驶资格,对年龄超过75岁,且有既往违章历史的驾照申请人进行额外的实车驾驶技能测试,同时进一步简化老年人自愿注销驾照的手续。

日本一些地方政府还通过为老年人提供出行和就餐优惠的方式,吸引更多高龄驾驶者注销驾照。例如,日本千叶县政府与当地出租车企业、铁道公司和酒店合作,返还驾照的老年人乘坐出租车可打九折,乘坐火车半价,住酒店打九五折;佐贺县小城市允许返还驾照的高龄司机两年免费乘坐该市的公交车;日本爱知县则提供当地176家连锁拉面店的用餐八折优惠。

在多项政策推动下,2018年,日本全国范围内75岁以上高龄司机返还驾照的人数为29万多人,远高于2017年的近4万人。

与此同时,一些日本企业也在不断推进科技研发,以提升高龄驾驶者的安全。目前,一些日本汽车厂商推出了专为老年人设计的微型电动汽车。这种老年人专用车可容纳1至2人,驾驶时轻巧方便,能在狭窄空间转弯。汽车还设置最高限速,为老年人处理交通状况预留出更多反应时间。

治理效果尚待观察

虽然日本一直加强对高龄驾驶员的管理,但严重事故依然不断发生:2021年,一名89岁驾驶员因车辆启停制动失误,在大阪狭山造成1死2伤;2022年,一名97岁驾驶员因油门刹车不分,在福岛造成1死4伤……

而日本社会对于高龄驾驶者的包容性是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这集中体现在高龄驾驶的安全风险和老年人自身尊严的冲突。

在优兔平台上,一段展现老年人参加驾驶技能审查时,暴露出各种问题的视频在半年内被播放了上百万次。视频中,一名95岁的高龄男性驾驶者,考前信心满满,却在上车后无法正确辨别考试员的指令。有日本网友留言称,不想被年轻人看扁的骄傲胜过了成为肇事者的焦虑。另一名日本网友评论说:“我祖父很伟大,他是一个受到亲友认可的好司机,但还是在(年龄限制)生日那天注销了驾照,因为他不知道(开车在路上)会发生什么,我很尊敬他。”

日本警察厅的数据显示,依然大约有7%的高龄驾驶者“顽固”地不愿放弃自己的驾驶资格。有专家认为,驾车是老年人所剩为数不多的能感觉自身机能的活动,也是他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某些见证过汽车工业崛起的老年人而言,驾车是一种怀旧情结,他们中的一些人是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较早获得驾照的一部分人,从某种意义而言,让他们放弃驾照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另有分析指出,失去驾照对于那些生活在农村地区的老年人也有着不小影响。因为农村的公共交通往往并不是特别发达,那里的老人如果没有自己的汽车,就不能自由地去购物或者见朋友,生活半径将大大缩小。

在大阪大学名誉教授佐藤新一看来,随着年龄增长,老年人认知能力和即时判断能力下降,信息处理速度降低而导致的“操作不当”是高龄驾驶员发生事故的最常见原因,可尽管如此,考虑到家庭关系和对老年人的尊重,人们还是应该采取稳妥的方式说服老年人自愿放弃驾驶。

日本交通心理学会副会长、九州大学教授志堂寺和则也认为,说服家中老年人放弃驾驶时不宜采取过于强硬的立场。由于日本家庭文化的影响,很多老年人有强烈的自尊感,难以接受放弃驾车而必须依赖他人照顾。对此,除了陈述利弊,做出合理安排打消老年人顾虑之外,必要时也可以接受专业人员或警察部门的咨询协助。

作为老龄化问题尤为突出的国度,日本在高龄驾驶问题上可谓先行先试,在二十余年的时间内积累了不少经验,也汲取了不少教训。但随着日本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高龄驾驶问题必然持续凸显。当下日本高龄驾驶问题中最主要的矛盾,依然是高龄驾驶员造成的社会风险和自身风险,与老年人对自驾车的实际生活需要和心理需要之间难以调和的现实。日本在高龄驾驶问题上的治理后效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