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0日 星期六
险  患儿肝母细胞瘤“野蛮”生长  幸  医生妙手打“怪兽”挽救生命 黄执中化身“百金推荐官” 探寻克丽缇娜如何用36℃掌心温度传递爱与勇敢(专版)
第6版:上海新闻/专版 2023-12-21

险 患儿肝母细胞瘤“野蛮”生长 幸 医生妙手打“怪兽”挽救生命

夏强教授(中)和团队在手术中 受访对象 供图

他们都不幸得了一种发病率只有百万分之一的肝母细胞瘤。肝脏内恶性肿瘤“野蛮”生长,生命危在旦夕:2岁男孩体内恶性肿瘤长入心脏,7岁女孩的恶性肿瘤压迫大血管根部,12岁男孩的恶性肿瘤侵犯主干血管。虽然婴幼儿肝脏形状与血管分布与成人无异,但大小却缩了不止4倍。儿童肝脏外科手术需要精湛的技术,奋力挑战极限。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院长夏强带领团队接二连三精准“排雷”。三名难治性肝母细胞瘤患儿在仁济医院肝脏外科接受肝肿瘤切除或肝移植后,打赢“小怪兽”,重获新生。

肿瘤“咬住”肝静脉?

巧剥离精准“排雷”

今年8月,只有2岁的小毅(化名)开始反复出现腹痛症状。家长带着孩子在江苏辗转多家医院就诊后,发现孩子肝脏里长出了肝母细胞瘤。经检查发现,孩子几乎80%的肝脏被肿瘤占据,瘤栓已经沿肝静脉生长进入下腔静脉,延伸至右侧心房。面对如此巨大的肿瘤,当地医院束手无策。得知上海仁济医院的夏强教授团队在小儿肝母细胞瘤领域深耕多年,小毅父母带着孩子来到仁济医院就诊。入院后,经过会诊讨论,建议患儿先化疗,待肿瘤控制后再进行切除。经4次化疗后,小毅复查CT显示肿瘤较前有所缩小,具备了接受肝肿瘤切除手术的条件。

7岁女孩小瑜(化名)今年9月运动时突然出现呕吐、腹痛难忍。急诊的检查结果让小瑜父母惊慌失措,CT显示小瑜肝脏长出了巨大的肿瘤,肿瘤侵犯了肝静脉且已经破裂出血。当地医生紧急为孩子进行介入治疗止血,随后的病理活检证实了小瑜肝脏肿瘤为肝母细胞瘤。病情稳定后,小瑜在当地医院接受了2次化疗,但再评估时,医生发现化疗效果不佳,肿瘤仍然紧紧“咬住”三支肝静脉。家长奔波了多家医院咨询后,均被告知无法手术切除。带着最后的希望,家长找到夏强教授,专家团队发现小瑜肝脏的肝左静脉还完整地“躺”在肿瘤下方,虽然紧贴肿瘤,但是仍有剥离的可能。小瑜的肝右静脉和肝中静脉都被肿瘤侵蚀,必须切除,但只要不损伤肝左静脉就能保证孩子肝脏左外叶的血液回流,为康复带来希望。

最终,由肝脏外科夏强教授、主任医师罗毅、副主任医师封明轩等组成的专家团队为两名患儿实施肝肿瘤切除手术。在小毅的手术中,夏强使用精准肝切除技术彻底分离肿瘤组织后,先用术中超声定位下腔静脉内癌栓延伸的范围,随后借用肝移植手术时的下腔静脉阻断技术,在心房下缘完全阻断下腔静脉后,打开下腔静脉管腔,完整取出肿瘤延伸到血管里的癌栓,成功完成根治性肝肿瘤切除手术。小瑜手术的难点在于完整切除被肿瘤占据的右三叶肝脏时,必须保证受压的左肝静脉不受损伤,夏强使用肝脏外科最尖端“武器”——超声乳化吸引刀,精准切开肝脏组织,不对肝内血管造成损伤,历时3小时,顺利将肝左静脉从肿瘤下方剥离,保住小瑜肝脏左外叶的功能,术中出血仅50m l,手术获得圆满成功。

两个孩子术后当天就脱离呼吸机,术后第一天恢复饮食,并从监护病房转至普通病房,术后一周顺利出院。

没有切除手术机会?

7小时换肝救患儿

相比小毅、小瑜,12岁男孩小轩(化名)的情况则更为凶险。在确诊肝母细胞瘤时,小轩体内的肿瘤已经侵犯整个肝脏的门静脉系统。“没有肝脏肿瘤切除手术机会。”是多家医院给出的最终结论。

小轩母亲带着孩子来到仁济医院找到肝脏外科团队寻求治疗。经过3个疗程化疗后,再次复查评估时,夏强发现虽然小轩的肿瘤缩小,但肝脏左右侧门静脉仍然被肿瘤侵犯,还是无法进行肝脏肿瘤切除手术。专家团队经再次评估,明确小轩的肿瘤仅局限在肝脏,全身其他部位尚未出现转移病灶,因此为小轩提出了新的治疗方案——通过肝脏移植来彻底治愈肿瘤。最艰难的时刻,小轩又是幸运的。很快,小轩匹配到健康的肝脏。在移植过程中,主任医师罗毅为小轩完整切除被肿瘤侵蚀的整个肝脏,并使用来自捐献者的健康的门静脉完整的替换了小轩受到肿瘤侵犯的门静脉。手术从容而有序地进行,“肝静脉开放”“门静脉开放”“动脉开放”……随着一次次指令的传达,经过7小时奋战,新的肝脏顺利地在小轩体内开始工作。日前,小轩已顺利恢复,准备出院。 本报记者 左妍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