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15日 星期一
种子 鲍丽和她的“豹子队” 梦想从这里飞扬
第11版:文体新闻/体育 2022-09-29
上海冰场走出国家队队员

梦想从这里飞扬

宋嘉华(前)曾是飞扬的一员 图 新华社

2022—2023赛季短道速滑国家集训队名单近日正式公布,除了熟悉的名将任子威、李文龙等,更多的是国际赛场上的新面孔。这也是新冬奥周期中国冰雪项目的首支国家集训队。

在这份17人的名单中,有两名00后小将宋嘉华、李坤的名字让记者格外眼熟——他们都来自上海飞扬冰上运动中心。他们进入国家队的背后,是第一批飞扬短道速滑小将梦想成真的故事。

培养未来之星

2013年,冬奥会冠军杨扬来到上海,在三林创办飞扬冰上运动中心。杨扬的愿望很简单:“培养短道速滑的未来之星。”

飞扬俱乐部的短道速滑教练于虹是李坤的启蒙老师,回想8年前第一次见到李坤时的景象,于虹记忆犹新。

8年前,学滑冰才几个月的10岁男孩李坤在父母带领下,从东北来到上海,找到了刚开业不久的飞扬俱乐部。父母的愿望很质朴:听说杨扬在上海造了一个冰场,“跟着冠军学”的梦想就萌芽了。举家南迁,为的是给李坤一个相对较高的滑冰起点。

当时飞扬俱乐部练短道速滑的孩子特别少,除了李坤,还有从轮滑转项来的一批大孩子。李坤的天赋从小就已显现,身体灵活性和协调性特别好,“当时在队里,和比他大的孩子较量,他一点都不怵”。于虹还记得,刚开始的几年,李坤每天都一大早5:30就来到冰场,跟着大哥哥们训练(见右图)。“印象中似乎还是那个瘦弱儿童,几乎一眨眼就已变成大小伙子。”在飞扬训练5年后,李坤就在二青会上拿下2枚金牌,创造了上海冰雪运动的历史。

来上海几年后,因为突发白血病,在飞扬俱乐部担任后勤员工的李妈妈离世。也是那一次,李坤深切感受到了飞扬大家庭的温暖。在李妈妈确诊之后,飞扬俱乐部员工和家长们就纷纷捐款。2018年5月,一场特殊的冰球慈善赛在飞扬俱乐部举行,飞扬雄鹰队和飞扬老鹰队将爱心购票善款捐献给了李坤,作为他的助学基金。

于虹坦言,李坤曾多次告诉她,正是飞扬俱乐部这个大家庭,让他始终能有向前的动力,“我们希望体育的力量能凝聚每个学员,让每个孩子在运动中得到身心和人格的锻炼和成长,我们不放弃每一个学员。”

探索另一模式

飞扬三林冰场的走廊里,悬挂着许多优秀学员的相片。李坤和宋嘉华的相片就挂在二楼短道训练馆入口的显眼处——如今短道队的孩子走过走廊时,偶尔会驻足看看,憧憬自己的未来。

飞扬短道速滑俱乐部成立于2013年,开创了全国首家社会化短道速滑俱乐部的先例。9年来,飞扬短道队不仅培养了李坤、宋嘉华等一批专业优秀学员,也培养了一大批来自上海中小学校的本土学员。

短道速滑一直是杨扬的情怀所在,也因此,尽管每次训练都需要启用飞扬三林冰场的二楼专用冰场,成本不小,但这么多年依然坚持。

2015年,杨扬启动“冰上运动进校园”项目,冰场附近的三林地区中小学成为上海首批参与者。目前,全市已有数十所学校参与了滑冰启蒙课程。“创办之初,我希望能尝试不一样的培养模式。对于12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兴趣,等他们长大了自然能出成绩。”在杨扬眼中,如李坤、宋嘉华这样的“飞扬制造”能走进国家队,让她更坚定体教结合、社会参与的培养模式。

让于虹欣喜的是,冬奥热催生滑冰热,在北京冬奥会之后,来练短道速滑的学员明显增加。“原本几个月都不会有两三个人来报名。”而如今,咨询学习短道速滑的学员一下子扎堆来了,“不少人都说,是看了冬奥会短道的比赛,觉得特别燃、特别振奋,也想学。”本报记者 厉苒苒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