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0日 星期一
晨读 钓趣浓(水彩画) 诗意小镇 “淮海”这一个符号 为元化先生做书籍设计 追思
第17版:夜光杯 2020-01-14

“淮海”这一个符号

马尚龙

马尚龙

离开编辑生涯几年之后,有朋友邀请我“再作冯妇”。我谢绝了,做了几十年的编辑了,知道编杂志的甘苦,已经热闹地谢过幕了。但是朋友不依不饶,并且亮出了非我莫属的理由:《漫步淮海》,是一本有关淮海路的杂志;你对淮海路这么熟悉,写过那么多淮海路及其周边的文章,又有编杂志的经验;朋友说,三大优势,人家或者有一有二,很少像你这样齐全的。

说到了淮海路,确实是抵触到了我的内心深处。在我看来,淮海路,从来就不仅仅是一条路。

就像是说到了香榭丽舍大道,很自然就想到了,它的意义不仅仅是巴黎最繁华的商业街区,巴黎的格调巴黎的风情巴黎的底气,从“香榭丽舍”的香水瓶里弥散开来。香榭丽舍大道,具有符号的意义。

在中国,“淮海路”也散发着独特的符号意义,尤其是在上海,“淮海”两个字,极其深入人心,那就是淮海路了。虽然逊色于香榭丽舍大道,但是有那么点意思。

比如梧桐树之于淮海路,其实悬铃木是上海很多马路的行道树,但是好像梧桐树和淮海路更加般配。比如上海女性之于淮海路,其实上海女性漫步于其他马路也多姿多彩,但是当她们徜徉于淮海路时,好像更加迷人,更加体现上海女人的“适宜”;淮海路上有专为女性开设的“古今内衣”和“妇女用品商店”,这些曾经的国内首店,是时尚潮动,也是男女平等意识的律动。还比如格调之于淮海路,每个年代总是会有令人怦然心动的格调亮点,可能是一双皮鞋,可能是一个发型,可能是一张高光的照片,可能是一场思维新颖的艺术展览,更可能是居住在以淮海路为主轴的公寓房子里的一代作家、画家、电影明星、歌唱家、教师、医生、高级职员,当然,还有120年的建路历史,以及从霞飞路到淮海路的风云际会……

所有人、事、物的存在,都是淮海路必不可少的元素,最终勾勒出淮海路文化符号的外延——淮海路不仅仅是一条商业街,它蕴含了上海、却又只会发生在淮海路的历史、文化、人文、商业、时尚、市井的诸多大局和细节;淮海路也不仅仅是单独的一条街,它是主轴,和与之交错平行的些许马路,像重庆南路、复兴中路、长乐路、陕西南路……发生奇妙的互动,形成了特有的“淮海气场”,以致在谈论到许多事情的时候,总是会想到这是淮海路的事情,在谈论到淮海路的时候,总会想到许多与淮海路似乎没有专属的关系,却又非淮海路莫属的事情。

当然,网络时代的淮海路商店也不免落寞。去淮海路荡马路,对于不少人来说,是美好的过去式,而不是进行时。我也是。因为是《漫步淮海》的缘故,十二月,我几次在淮海路闲逛,却是感受到了新奇。瑞金路淮海路口的新商厦开门了,在限流入场;店门外,冬雨中,尽是花花绿绿的雨伞。店名“Niko and……”,我不知所以,朋友说,这是日本很著名的潮店,翻译成汉语,叫做“你可安”,是中国境内的首店。朋友说,体验式商店和首店,淮海路有好几家了。

朋友继续向我“施压”,淮海路,也有你这个“310103”不熟知的事情吧?310103是身份证号码,其中103代表了原卢湾区户籍。我好像是有责任的一般。

2020年,是淮海路开路120年,也恰是我重做编辑的“第一季”,像一首歌的歌词那样——又见炊烟升起。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