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冬天里的新华路(水彩画) 向任老学习 局限、界限、边界(外一篇) 碧色寨米轨 家有潮妈 果园再聚
第10版:夜光杯 2022-02-26

局限、界限、边界(外一篇)

虹影

我从未找到这三者的界限,它们有边,难以跨越,局限,如同四川这个盆地意识,我经常遇到老乡,问他们为何要离开重庆,都会说,不想一辈子在原地待着,那会局限自己的发展和想象力。

后者,更致命。跟着博尔赫斯穿越迷宫时,一个人他如何选择,界线究竟是什么?

丘吉尔说,你不面对现实,现实就会面对你。他还说,当我们不会质疑,骗子便产生了。当我们太娇惯,畜生便产生了。

而女性,面临社会和世界时,更多的界限,限制了她们的发展和声音。界限因我们而设,我们为打破界限而生而行,如果我不说,谁会为我说话?如果我不能说话,那像我一样成长背景的人,那样的女性,她们都没地方可以说话。我不仅是在为我自己说话,也是在为她们说话。

竞争、和解、共生

同一个父母生下的兄弟姐妹,生长之中各有各的境遇,相貌和聪明,生活的条件不同,加上父母的溺爱也不同,产生的矛盾也是根深蒂固。有一个朋友写了一本自传体小说,讲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其父好不容易办了移居香港,父母只能带走两个孩子,而她家是三个孩子,最小的是婴儿,当然得带走。父母决定留下老大。可是还想显示公平,让老大老二抓阄,父母做了手脚,无论老大抓哪个纸团,上面都会是“留”。结果老大留在内地,老二跟着父母到香港。老大跟老二的人生轨迹从此完全不一样。这个故事的残忍是,当老大多年后,拼尽一切来到父母身边,才发现当年抓阄的真相,这真相太残忍,同是母亲身上的肉,一个得到爱,一个失去爱。他们后来相聚在另一个国家,母女关系糟糕,故事一点点展开,最后姐妹和解,可是与母亲呢?一切都晚了。

我与母亲的关系,用了两本书来探求,与兄弟姐妹的关系一直延伸到现在,经过大半世界,恩恩怨怨,随着时间的流逝、父母的离去,渐渐地达成了和解。

如果天再下雨,我们回到我们幼年时,母亲的大床下只有一双雨靴,相信,不会为之争夺,不会用尽诡计,会公平地说,今天下雨雨靴是老五的,下次下雨雨靴会是老六的。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