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山君图 欢团 机器人的“真爱” 春灯熠熠耀梁溪 冠军妈妈 “青脸老四”
第11版:夜光杯 2022-02-26

欢团

刘湘如

那是真正的绿色食品,一直在我记忆的味觉里徘徊。每当在城里吃到所谓精美的佳肴时,我总会想起童年过年时吃到的味美绝伦的欢团圆子。

它是农历新年的专利,通常我会坐在门口的石墩上,噘着小嘴,把几只欢团揉成碎粒子,用手扬了一地,那是向妈妈暗示自己又想吃那让人馋得流出口水的欢团圆子了。

妈妈走过来,看见我的样儿,转回身,一手提出水磨子,要做她最拿手的欢团圆子了。我们那儿,虽是欢团很多,但要吃一顿欢团圆子,只有过年才行。这是需要巧手灵心才会做的特殊佳肴。农村人当时又叫它汤圆子,以欢团为原料,将之磨成沫子,掺上细白豆腐,新鲜精肉,配上青红丝、挂面、蛋花、花生粉、葱心、蒜苗、生姜,剁成一体,再掺上些许酱油,外用莹润细滑的豆粉滚成团子,放到汤锅里煮熟。那才真是一种鲜美佳肴呢!我母亲做的汤圆子入口细、滑、柔软,香、脆、嫩,是村里几十户人家、上百名妇嫂妯娌望尘莫及的。我心里曾经很为此自豪。谁能有妈妈那样高超的手艺么?能吃到这样鲜美的欢团圆子,是我儿时的美好记忆。

生活是融融的和美。大年之首,屋外瑞雪纷纷,一家人围炉共尝欢团圆子,在慢悠悠的春节情趣中,你吃一个,我吃一碗,往往最实惠的选择是喝锅底的汤水,它最为鲜美,也是最富有营养的,因为下欢团圆子的汤往往都是老鸡汤加上猪骨汤一同熬出来的。新年正酣,和美融融,外面尽是热闹,放花炮,看彩灯,玩龙船,跟在耍狮子的后头起哄……待到游兴稍减,所有的孩子还是忘不了一桩最为重要的事儿,回家吃滚热喷香的欢团圆子。吃着,敲着筷子,哼着快乐的歌子——正月里,是新春,家家门口玩龙灯。龙灯菩萨吃个啥,欢团圆子保安宁……吃着,唱着,整个身心融化在春意渐浓的节日气氛中了。

早些年,乡下亲友进城,偶尔带上一些做好的欢团圆子,用塑料袋装着,一家人喜出望外,水煮开了,下到锅里满屋喷香,人们一拥而上,争而食之。

但后来,这种乡间的习俗改变了,不要说平时,过年也不做了,这反而使我更加恋起这佳肴。记得某年春节,我回乡探亲,见村子附近的小集镇边居然出现了做欢团圆子的生意人。屋檐下摆着一口大锅,烧得热气腾腾,煮的是滚开的油,不再用汤了,可惜味道全无,顾此失彼。

不知为什么,每当我吃到精美菜肴时,心里总有说不出的滋味,会格外怀念儿时乡间的欢团圆子,那是一种真正的美味,一种纯清的真实,一种对生活的眷恋。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