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广告 常态化核酸检测费用由各地政府承担 更多案件细节披露拜登将访问该市 医护人员“门好进,家好回” “拳击手”当上小区“配药员” “红马甲”居委书记偷偷学骑助动车为哪般?
第5版:综合新闻 2022-05-27
00后大学生坚守健身房

“拳击手”当上小区“配药员”

灯光下,他的肩膀、胸腹,块状的肌肉凸起,宽圆的肩膀,高挺的胸肌,优美的肌肉线条,结实得像钢桩铁柱一般。曹家豪笑了,颇为满意:长时间的封控,更“健美”了。“再打会拳”,他戴上拳套,对准皮袋击打起来,“砰”、“砰”……

在徐汇区桂平路的这家名为“Simple”的健身房里,上海体育学院附属体职院大三学生曹家豪已经度过两个多月,这段时间,他担当了一项重要工作:“配药员”,为康健街道紫藤苑、月季苑等四个小区老人配药、送药。每晚,劳累一天之后,在这里练健美、打打拳,是他最喜欢的休息方式。

曹家豪所学的专业是休闲体育,他在此勤工助学任拳击、健美教练已数月。疫情突至,他回不了家,也回不了学校,被困于此,就到属地居委会报名做志愿者。4月1日,浦西全面封控,他和一个伙伴准备了两箱方便面,一人一天的伙食是6盒方便面,很快“弹尽粮绝”。一个00后的大学生,经历了许多的第一次:第一次挨饿,第一次将一份盒饭分成两次省着吃,第一次学习做饭……他的生活空间是一间不足3平方米的宿舍,他的灶具只有一只电饭煲。

困难、艰苦,往往是一个人成熟的催化剂。曹家豪忽然觉得,此时此刻,应该有太多的人需要帮助。很快,他成为周边小区的志愿者——专业“配药员”。

“配药员”究竟是个什么活?有多辛苦?记者采访曹家豪的当天,他接到了23本病历卡,是去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配药。这又是什么概念呢?普通人去看病大多有这样一番经历:排队挂号、排除等候就医、医生开处方、排队付款及领药。医院人多的时候,耗时耗力,疲惫不堪。23份病历就相当于看23次病,而且是在一天的时间里。曹家豪介绍,自己之前从未去过医院,这回当真领教一番求医问药排队等候之苦。尽管疫情期间,医院患者不多,但曹家豪面对的,是每天无休无止的等待。他说:“多数的病历,需要挂两个科室的号”。这一天,他进六院从下午一点至五点半,还是没能完成全部的任务。

一个多月,渐渐地,曹家豪对各类药品已了然于胸,诸如沙坦类、地平类,“配药的多数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多数是心血管疾病,跑得最多的是心内科。”他意识到,长时间的封控,对慢性病老人的危害是极大的,也感受到自己的责任。一位老人胰岛素告急,他紧急赶到医院,药品需要冷藏,他事先准备好冰袋;一位肾病血透的老人急需8种药,他跑到中山医院,进了三个科室,一一将药配齐。曹家豪说:“有急的时候,感觉不仅仅是在配药、送药,真的是在拯救生命!”

有一次走出医院,曹家豪突然哭了,马上给爷爷奶奶打电话。“医院里排队的除了志愿者,更多的是老人,多数情况下,他们都是独自前来,没有子女陪同。”他猛然有一种内疚:自己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而他,竟然从来没有陪着他们看过病。曹家豪说,疫情带来的提示太多,对于自己,最重要的应该是怎么更多地陪伴长辈。“以后,要是爷爷奶奶去看病,我一定要替他们排队。”

曹家豪留给记者的照片很酷,有点像当年的李小龙。毕业后,他想自谋出路创业。“把健美、搏击技术传播给更多的人,让他们享有快乐、健康。”

本报记者 张炯强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