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疫情下的妈妈 宝宝回妈妈怀抱了  难配的药物都来了 最难时幸遇好心人  现在我要帮更多人
第6版:战疫·帮侬忙 2022-05-27

疫情下的妈妈

我的妈妈是典型家庭妇女形象,最喜欢的娱乐活动是农家乐“摆长城”。带她出去旅游,她总嫌累嫌麻烦,不过妈妈心态很好,乐于接受新事物,有点追赶小时髦,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从小到大,我都是妈妈最爱的宝贝。可以说,任何人、任何事,在妈妈眼里也许都没有我重要。尤其是一日三餐,她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让周围的人都觉得我还没变成大胖子,真是对不起妈妈的“投喂”。但突然间,我居然“失宠”了……

今年3月24日是小区开始封控的第一天,妈妈告诉我她报名了小区的志愿者,问我愿意一起去吗?当时我特别惊讶,志愿者仿佛与年轻人、与党员、与社交积极分子等似乎更接近。而妈妈,好像与这些都不沾边啊!一下子,我开始怀疑自己真的了解妈妈吗?

不过最终,跟随妈妈的步伐,我也加入了志愿者队伍。说实话,志愿者工作没有那么轻松。比如小区核酸检测经常从早上7点到下午2点,我穿着又闷又热的防护服,没办法喝水,戴着防护帽,口罩还老戳到眼睛,很不舒服。

虽然很辛苦,可最后听到居民们的感谢,觉得付出得到了认可,我和大家都很开心。但不是所有人都给予善意的回应,有人直言不需要你们的服务,但妈妈从来不介意。

随着单位的工作日益增多,我减少了志愿者服务时间,但妈妈更忙碌了。早上协助小区做完核酸检测,中午回到家匆匆吃个午饭,又要去为居民们派送快递。快递派送的任务结束后,我让她休息一会,她又主动去居委会帮忙登记订购蔬菜的信息。早上7点到晚上9点,除了吃午饭、晚饭,家里基本不见她的身影。从前是她口中“小宝贝”的我,如今也只能自食其力,同时担起更多家务为妈妈减轻点负担。

这两天,妈妈接到了单位通知,询问能否复工,妈妈一口回答“没问题”。我有点舍不得妈妈,现在复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能回家。平时工作由于下班到家晚,周末也要约着朋友聚会,我真的很少有时间好好跟妈妈相处。而在这段时间,我难得有机会能够每天跟妈妈一起说说话、吃吃饭。但我理解妈妈的决定,换成是我,如果单位通知复工,肯定也是第一时间响应。

突然之间,我想到单位曾经举行过一次家风活动,那时,我还没有什么感触,如今我认识到了——原来这就是家风,妈妈用她的一言一行,潜移默化地教会我什么是感恩和责任,以及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

朱健丽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