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桥(外一首) 宝剑锋从磨砺出  梅花香自苦寒来(书法) 你能看见那条鲸吗 老爸,挺住啊! 上海人走过的三个春天 安静于暖
第7版:夜光杯 2022-05-31

你能看见那条鲸吗

詹丹

我一直喜欢阅读儿童文学作品。

但我所交往的朋友中,有不少轻视乃至鄙视儿童文学的,视我的爱好和行为,是“童心未泯”。我知道,当他们这么说的时候,是把“童心”,如古人一样作贬义词来使用的,所谓“无成人之志,有儿童之心”。但我并不太在意这一点,我甚至常常开玩笑地把我主要从事的《红楼梦》研究,归到儿童文学类别里。因为林黛玉进贾府,也就五六岁,小说用全书最多篇幅的30多回写贾宝玉生活中的某一年,是十三岁,当时,林黛玉也就十二岁。那么,从描写对象的年龄特征来说,《红楼梦》是儿童文学,也不算太离谱。而从深层次来说,小说恰恰是借助于主要人物的儿童化,让大人不去理会他们的“儿戏”,才为他们在传统礼法森严的家族中,找到了一片自由活动的空间。

当然,我也知道,许多不喜欢儿童文学的朋友,自有他们的理由。但他们提出的理由,有些根本站不住脚,有些则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或者认为儿童文学作品涉及的知识简单、文化含量低,太幼稚、太小儿科。有人还举儿歌《比尾巴》为例,说动物尾巴的长和短,都是明摆着的事实,只要带孩子去动物园逛一圈就知道,哪里还需要编成儿歌,让学生来诵读学习?他们不清楚的是,类似《比尾巴》的儿歌,重点不是传授尾巴知识,而是刻画儿童在认识动物世界中,加以比较、比试的心理,是一种基于自身没有尾巴而激发的好奇心。而这样的好奇心,才是诗人所要捕捉的,体现出人生特定阶段的心理状态和思维方式,这种心理状态和思维方式,本身就是文化的一种特征。是儿童文化的个性体现,与成人文化相比,并没有低级和高级之分。只有自觉认识到这一点,只有摒弃我们身上自恋式的精英意识和老朽思想,对于儿童文学的价值才能给出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

还有人不喜欢儿童文学,是认为其中不少作品有太生硬的说教(这样的作品确实也存在),让他们心生反感。对于这样的看法,我觉得同样需要具体分析。有时候是作品本身的问题,有时候,则是我们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来进入作品。其情形犹如一本《鲸鱼》图画书给我们提示的那种隐喻性意义。该故事开头交代,有一只鸟在港口的空中欢快地叫着“鲸鱼”,让住在港口的人们纷纷去附近海域寻找鲸,但大家都失望而归,还以为是小鸟在跟人开玩笑。只是在最后,当鸟把一个小孩突然抓到半空中,让小孩获得从空中俯瞰港口的视野时,才发现港口的造型,恰似一条鲸的外形,线条曲折而美丽。是的,当人们已经习惯于把鲸的称呼视为一种实际动物时,飞在空中的小鸟,是以美的修辞利用了鲸,刷新了人们对周围庸常环境的认识。

也许我们的人生经验和阅读,发展到某个阶段,都需要被突然提升到空中,来重新审视自己习惯了的环境的机会,来感受焕然一新的视觉冲击。读儿童文学,读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会为我们打开这样一个新世界。这是我阅读儿童文学作品的理由吗?也许,从拓展自己真切的人生经验和体会来说,本来就是不需要理由的。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