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柄朝里 古狱绿苑 金大侠巧制人名谜 久违的萤火虫 总有人悄悄地爱着你 喜欢自由的风
第12版:夜光杯 2022-07-19

总有人悄悄地爱着你

桑胜月

我以为自己是从不咋呼“我马上要过生日啦”的人,应该没几个人知道我的生日。可是某年生日那天,鲜花、蛋糕、小小的手伴接踵而至。我惊讶,逐一去问寄件人——我曾教过的几位学生。他们先只是笑,终于忍不住了说:“你忘记了?去年的今天你发过一次朋友圈:女儿为我过生日。我们几个同学就记住了这个日子,记了整整一年啦!桑老师,我们也在悄悄爱着你哟!”

有人一直想念着你,有人悄悄爱着你,这是多么温暖、多么幸福,甚至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因为这世上最贵重的,就是你愿意付出的情感和时间啊。

有一次我在朋友圈里谈到正读着毛姆的短篇小说集,打算过阵再买来长篇《刀锋》重温。隔了约莫两天,竟收到学生小罗快递来的《刀锋》。她说:“我先下手了,给你书架上添一本,平时需要翻看就方便了。”

难为小罗了,她的忙超乎常人,既要忙工作又要进进出出医院照拂长期患病的妈妈,怎么还有时间遥望着她的老师!怕老师冷了,捎来自己织的披肩;虑及老师寂寞了,即刻送上书籍,这原本是我的孩子们该做的事,她一一代做了,她心里一直有我,却不声张一句。

知道我是个毛姆迷,常微信的老友和平时并不常联系的年轻朋友会忽然发来关于毛姆的传记、书评甚至八卦,他们说:“偶尔刷微信看到的,一看到就想起了你,赶紧转来。”

在疫情期间甚至有朋友把一个小咖啡馆挣扎存活的视频发给了我,就因那小咖啡馆的墙上画着大大的月亮,也画着六个小小的便士,分明是《月亮和六便士》的艺术海报!我看了心头一暖,为毛姆,为小咖啡馆,更为朋友知我爱我惦念着我的一片心……

现在的人,线上交往频繁,但是能专程见上一面特别是登门做客的,绝对是真爱。记得几年前,我去华老师家做客,吃到了她亲手做的面包,大加赞叹。临别,她执意要把另半个让我带回去。这私房面包的美味,一咬一口香啊!竟勾起了我也想做“面包师”的欲望,第二天就下单买来明黄可爱的“华老师同款”面包机、鲜酵母、面包粉、鸡蛋,兴冲冲地上手,谁知——做出的面包不是小硬团,就是内里空洞,像马蜂窝一般。

把面包拍照发给华老师夫妇,他俩立刻打来电话询问我操作的每一个步骤,像“远程问诊”一般细致。无奈我做事向来“毛估估”,原料用了几克几勺反倒说不清道不明了。电话那头传来他俩的宽慰:不着急、不着急,初次尝试,这样不错了……

谁知过了没几天,华老师夫妇又来了电话:在家吧?我们快到了!做啥?一起做面包啊!原料?我们都带着呢!

那是一个高温天,朋友夫妇加我,将小小的厨房挤了个满。俩导师一个掏出事先写好的操作要领,一个戴上老花镜;一个发指令,一个做示范:鸡蛋两只,盐几克,糖几克,油几勺,牛奶多少,面包粉几杯……及至面包机启动,他俩已是汗涔涔,却顾不上坐坐歇歇,即刻回家忙晚饭去了。

四个多小时后,面包机响起了欢乐的蜂鸣声:大功告成了!揭盖那一刻,华老师的电话也追了来:算算时间要出炉了,怎么样?这次成功了吧?刚才那张操作步骤给你夹在面包机的说明书里了,丢了也没关系,再问我们要就是了!

那天的面包,没有添加膨松剂、香精和甜味剂,却糅入了特别的爱的配方,越嚼越香,越嚼越香……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