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柄朝里 古狱绿苑 金大侠巧制人名谜 久违的萤火虫 总有人悄悄地爱着你 喜欢自由的风
第12版:夜光杯 2022-07-19

久违的萤火虫

赵荣发

夕阳还未收尽余晖,这片千亩涵养林就已被笼罩在轻薄的夜幕中。去年仲夏的一个周末,我和阿林等三四文友上午就动身,来到这块市郊网红打卡地,先是看过了几处花卉、特色农作物、鱼塘等种养地和别墅村落,吃过了农家小院的柴灶菜肴,随后在这暮色渐起时分,沿着一条米白色的水泥路,朝着那个萤火虫孵育科普基地走去。

在网上传播的信息中,这个新落成的基地,建有一座硕大无朋的半透明棚舍,夏日之夜,一群群萤火虫在大棚内外闪闪烁烁,勾勒出一幅童话般的魔境,那天,我们从城里赶来,最想看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那一刻,不少游客已络绎赶往那里,路旁低矮的草木丛中,渐渐地闪现出萤火虫的身影,几个孩子开始了追逐的游戏。一位年轻的妈妈,刚才还在训斥孩子,转眼间却松开手,任他去撒欢,只是没忘关照他:“你不能用手指去捏,要用双手去捧噢!”“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孩子连声回答,语气如同脚步一样轻快。

我们几个人看得有趣,差点忘了赶路。

无意中,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又被众人簇拥着,从一条岔道上推了出来。月色朦胧,灯光柔和,老太太额上的皱纹多了几分迷离。推着轮椅的那位阿姨,看到我们关注的目光,便笑着打起招呼:“你们也是去看萤火虫的吧?”我们欣然点头,随后探问:“老太太几岁啦?”“快八十了。”“你是她女儿?”“是的,今天和家人带她来这里散散心,等看过了萤火虫就回去。”

“哦,大家都一样啊!”我们接过话头,随即一起边走边聊开了。原来,眼前的这位老太祖籍苏南农村,老伴是个小镇上的竹匠,两人育有一双儿女。后来,子承父业,在当地成家,和父母住在一起,女儿则考入了沪上一所大学,毕业后就在上海成家立业,各自的日子都过得红红火火,令乡亲们羡慕不已。

“不料,两年前,我父亲因病过世,我妈伤心不已,一下子老了好几岁。”老太太的女儿说到这里,语气沉重起来,“后来,我和哥嫂他们商量后,决定把母亲接到上海居住,这样说不定就能让她换个心情。谁知她住进了高楼,精神愈加不振,腿脚迟钝了,眼力越来越不济,上个月刚去医院做了个白内障摘除手术,今天想着哄她出来散散心,可她好像并不领情。”女儿说到这里,轻声叹了口气。

然而,就在此时,几只萤火虫竟然不期而至,一闪一闪地飞到了老太眼前,于是我们诧异地看到,原本懒洋洋的老太,忽然睁大了眼睛:“咦,这里真有萤火虫啊!”

老太的骤然而变,让女儿也惊喜不已,她俯下身,贴着母亲的耳边说:“嘿,我们敢骗你吗,等会到了一座大棚那里,会有更多萤火虫呢!”话音刚落,一个脆脆甜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外婆,这里有卖萤火虫的,等会我们带上一瓶,回家后放飞到阳台里。”

“好啊好啊!”老太太愈加高兴地扬起双手,“等会儿到了家,外婆就和你坐在阳台上讲故事!”“什么故事?”“嗨,你外婆小时候,也常和村里一帮小把戏,在大热天夜里一起去找那些个纺织娘、萤火虫,故事多着呢!”

世间沧桑催人憔悴,可这又何妨,只要冬季里能亲近雪花,夏夜里看得见一闪一闪的萤火虫,鹤发人照样会换上童颜——而也许,老太的儿孙们,从那一刻起就萌生了新的想法,于今已遂了老人的心愿,让她越活越滋润了呢!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