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15日 星期一
溪山无尽图(局部) 金铁霖老师二三事 三十遐想 大鲨鱼的沉浮 我家老三叫QQ 城市精神与城市更新
第12版:星期天夜光杯/夜光杯 2022-11-20

我家老三叫QQ

张菱儿

QQ是一只英国短毛猫和加菲猫的混血,扁平脸、皱鼻子、大眼睛,一身黑色的茸毛像披着缎子一样泛着光亮。它是2008年国庆节时,一位朋友送我的。我称它为我家老三,老大老二是我的一双儿女。

记得2014年春季的一天,我出差去重庆,两个孩子都住校,我只能把猫托给胖先生照顾。到重庆第四天的傍晚,接到胖先生电话,他沮丧地说:QQ丢了。

我的心一疼。它来我家几年,我习惯了它像上树一样,沿着我的腿径直爬到肩上,绕着我的脖子趴在肩上,监督着我做饭、收拾房间、给它烤五分熟的里脊肉;它会自己开抽屉,用爪子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叼出来玩;它会在夏天的夜晚,自己打开窗户坐到阳台上,看满天繁星;它会在阳台上逮一只麻雀,当作礼物送给我;也会跑进我盛开的花中,故意打一个滚……晚上我写稿子,它静静地趴在一旁,12点一到,它开始对我实施各种提醒,先是用爪子捣我的腿,然后轻轻咬我一口,再然后跳到桌子上,一次次抢我的鼠标,最后干脆趴到了键盘上。无论每天我睡多晚,它都会一边打着呼噜,一边用四个爪子给我按摩——这个福利只有我能享受到,让家里的其他成员羡慕嫉妒恨。猫是一种极其聪明的动物,你对它好,它就会反过来对你好,一点都不会掩饰自己。

出差回家已是第九天的午夜,进门放下行李箱,我下楼寻找QQ。

出了楼门向左拐,穿过一条小路,有一排冬青。我弯腰轻轻呼唤它的名字,没有得到回应。我站直身体决定再往前找一找,就在这时,在我的前方30米左右的地方,出现了两个小小的绿莹莹的光点,那两个光点朝我移动,停下;再移动,再停下……我心里一震,低声叫道:“QQ——”那两个光点迅速朝我奔过来。近了,又近了,看清了它的轮廓:QQ,正是我可爱的QQ!我迎了上去,一把抱起它。显然,它已经认出了我,没做任何挣扎。

丢失五六天,它轻若无物,身上仅剩一张皮毛和一把骨头。我抚摸它,它原来油光黑亮的茸毛变得像一把枯草,散发着浓浓的土腥味儿。它多褶皱的鼻子使劲嗅着我的脖子、我的脸,仿佛怎么也嗅不够。

我把它抱进家门,放在地上,它径直跑向了水盆,足足喝了五分钟的水,才抬起头来;那天的猫粮,它咯嘣咯嘣吃得格外香。

等它吃饱喝足,我想给它洗澡。可是检查它的身体后,我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它的趾甲丢了三个,上面还有未干的血迹;耳朵发炎,肿胀得厉害,身上和脑门上也有新的和旧的抓痕……很难想象它都经历了什么。

第二天,似乎情况更糟,它的嗓子也发炎了,只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想带它去看医生,走到楼梯口就惊恐地挣扎个没完,只能买药回家。好在半个月后,它身上的伤好了,嗓子却没有恢复。一个月后,从学校回家的女儿悄悄告诉我:“妈妈,你被QQ骗了,它能叫出声音来了!”果然它在和女儿玩捉迷藏时,它找到女儿后,会“喵”一声跳起来;可是走出房间想问我要肉吃的时候,就又只张嘴不出声音了。

也不知道被这个小家伙骗了多久!惹得我遭家人取笑:智商没有猫高。想一想,倒是很有趣!不过有了这段外出经历,QQ再也不肯轻易踏出家门了。

以“监护者”或是“主人”自居,即便给予最大程度的活动空间,它们能感受到自由和快乐吗?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