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14日 星期一
古代清明始蹴鞠 冬窗的后续影响 中国职业足球要先补理论课 内心有光便有了希望 平安中超
第A02版:专栏 2021-04-07

内心有光便有了希望

沈雷

沈雷

沈雷

当了二十多年体育记者,会时不时思索一个问题——体育的最大魅力究竟为何?

或许每个人都能说出十个答案。但仔细想想,每个答案都有着共同点——将不可能变作可能。乔丹带病绝杀,马拉多纳天使与魔鬼并存,伊斯坦布尔奇迹,菲尔普斯单届奥运会八金,博尔特“飞”出人类极限,凡此种种,无一不是将人类传统认知中的不可能,演绎为现实。

体育是人与人的竞争,是比赛,总会有对手。但那些划时代的瞬间,王者最后一个战胜的永远是自己,或者说,通向巅峰之路的最终Boss,便是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是体育的追求。也因此,有了“更高、更快、更强”的奥林匹克格言。此间之“更”,比对的应是自己,若换作对手,意境难免差了些许。

那么,何为“更好的自己”?这个作为参照物的自己,是过去的自己,是巅峰的自己,或者,仅仅是当下的自己。想来,没有标准答案。我更喜欢“当下的自己”,只有当下作为对比体,参照才会变得有意义。我们可以战胜自己,但终是有些难以战胜,譬如时间,又譬如身体机能的老化。

而体育,赋予人类一种想象的空间——在某些时间,我们,人类,确实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战胜被视作近乎不可能击败的对手。比如池江璃花子。

这位20岁姑娘的故事,想必很多人说了很多次。她的患病与治疗,她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倒计时一周年宣传片中娓娓道来的不甘,她时隔594天的复出,以及是枝裕和在《中间泳道》里记录下的她在康复期的言行——这一切,都已经足够动人。但当4月4日得知其通过比赛胜利赢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不由令我感叹:人类意志之强大,可以强大到如此。

罹患白血病786天,从零开始,回到那条“中央泳道”。尽管,比起自己的最佳成绩差距很大,但池江璃花子战胜了“当下的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流逝的时间也好,恶化的身体机能也罢,那些看似不可战胜的因素,都无法击败这位身体比过去瘦弱了许多、内心却强大数倍的姑娘。

这才是体育的魅力,让人类相信自己的力量,一次次重新出发,向着“更好的自己”。正如池江璃花子在治疗期间发布于社交媒体的手写信所写:“每一条隧道里,总会找到一条出路。”因为,内心有光,便有了希望。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