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14日 星期一
公园旁一大型动物尸体无人处理 夏令热线今日投诉 最近菜场在5公里外 违建铁皮房当员工宿舍 543公里乡村公路今年将提档升级 玻璃爆裂金属碰撞机器轰鸣  声声刺耳 垃圾成堆尘土飞扬臭味扑鼻  时时扰民
第6版:夏令热线特别报道 2020-08-06

玻璃爆裂金属碰撞机器轰鸣 声声刺耳 垃圾成堆尘土飞扬臭味扑鼻 时时扰民

宝山区这家废品回收站为何藏身大型停车场 王军/于沛欣

抓斗车在卸纸板木材本报记者王军摄

废品回收产业能帮助人们致富,也为循环经济做出了贡献。如今,废品回收站仍存在于城市的角角落落,但有的持证经营,有的违规经营,甚至扰民不断。近日,新民晚报夏令热线接到市民反映,称宝山区钢四路上有一处隐蔽的废品回收站,藏身于一个大型停车场内,足有2000平方米,臭味弥漫、垃圾成堆,并对周边造成噪声扰民等多种环境影响。

神秘停车场

日前,记者驾车从长江西路驶进钢四路,东侧是后工业生态景观公园,西侧是上海玻璃博物馆。钢四路上除了公交车,更多的就是进进出出的大型卡车,和堆得像小山似的三轮车——都装载着成堆废品,沿途扬起阵阵尘土。偶尔还有戴着安全帽的工人骑着电瓶车,车后满满当当地挂架着数十个不明废弃气罐。这些车辆最终都拐入一处铁门把守的停车场,门口没有招牌,写着“外来车辆,不得入内”几个大字,显出几分神秘。

走进大门,记者看到空旷的停车场上搭建了四个硕大的伸缩仓库大棚。伸展开后,最大的约五米高、十多米宽、数十米深,面积足有数百平方米,像是一个临时机库。存放其间的是垃圾成堆的回收废品、几台大型机器设备,还有6个改装了的集装箱房,有门有窗,分明是有人使用。

臭味扑鼻来

走进废品回收站,烈日下弥漫开来的臭味扑鼻而来,空旷的场地上,各个角落堆放着一堆堆废旧的金属、纸板、泡沫、木材等,尽管没有标识,但都分门别类。还有大量鼓鼓囊囊的蛇皮袋堆积如山,正等待分拣。两名废品分拣人员坐在垃圾堆里,几乎已被“淹没”。

一辆抓斗车正在为一辆数十吨的集装箱卡车装载木材和纸板,两名工人站立在高处,正紧张地装卸,身后便是4米高的悬空,未做任何防护,看得人心惊肉跳。而高高堆放的废旧木材也无任何消防设施,同样存在安全隐患。

现场还有震天响的各种噪声不绝于耳,有木材、纸板堆放到集装箱卡车上的撞击声,有玻璃摔碎的爆裂声,有叉车叉放金属废品的碰撞声,还有泡沫、纸板压缩机等大型设备作业的作业声,声声入耳,惊颤入心。无论是周边居民,还是在附近工作的上班族,都不堪其扰。

违规需整改

未待记者走进探访,已有工作人员出面阻扰,并称这是一处有正规执照的废品回收站,而且已经营多时,不方便外人查看。数千平方米的作业面积,配备大型专业压缩设备,为何不正大光明地在门口挂上招牌?记者通过正规渠道并没有找到这家废品回收站的任何信息,就连地图导航软件上也未标识。

随后,记者致电属地相关部门了解情况,工作人员告知此处垃圾回收站为跨区违规经营,已经在调查处理中。经过环保部门检查,废品回收站的处理设备确实存在噪声扰民等情况,现场既没有配备必要的消防安全设施,也没有制定规范的作业流程,另已查实废品回收站内的集装箱已被改造接入了水电,有日常居住使用的可能,存在较大安全隐患。目前,该处场地因存在多次转租,情况较为复杂,相关部门已约谈废品回收站负责人,如其不配合整改,将交由执法人员采取强制措施。

本报记者 王军 志愿者 于沛欣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