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9日 星期日
峨眉二首 幸福的歌(油画) 音乐的力量 扶助弱者,全世界的通用语言 怀念骆正深先生 久违了的山居图 你煮饭来我煮粥
第20版:夜光杯 2020-08-06

你煮饭来我煮粥

叶倾城

叶倾城

这是个故事,说的是心甘情愿。

第一场架,吵得猝不及防,两个人,破天荒第一次,饿着肚子上床去,背对背,各自心里都有一句话在回旋:

你连饭都不会做?像个老婆吗?

你娶老婆,就是为了给你做饭的吗?

要承认小晋连饭都不大会做,真惭愧——而这指的,不是一桌子好饭好菜,就是一碗一碗的白米饭。啥,还有人不会煮饭?小秦第一次听说,都惊了。

更万恶的旧社会她没见着,小晋小时候笨手笨脚淘米,淘了一遍又一遍,饭里却仍嵌着白花花的肉虫,饭桌上又常常被石头硌到。大人一边训斥她一边安慰她:米虫是米自己长出来的,不脏。那时家里用高压锅。报纸上常有爆炸的新闻,图片上残损的门窗,绿豆糊了半面墙。她每次都有点怕怕的,一听锅开始啸叫,立刻扑过去关小火。

现在结了婚,总不能天天叫外卖——再说了,外卖的饭多难吃呀,叫了外卖配了自己煮的饭也好呀。

只是对小晋来说,这份心虚一直维持着。虽然现在米是免淘的,锅是电饭煲,丢进去一按开关它就自己把生米煮成了熟饭——可也有几次,一开锅,发现还是米和水,是忘了按开关。

小晋也真的不知道,两个人吃饭,要用多少米。原来家里的饭舀子,是个金属的小圆筒,两人一筒就是。后来,超市里卖米附赠一个塑料的小量杯,180毫升是多少?她试舀一杯,煮出来大概差不多。吃过两次,小秦在临睡前,挺严肃地对她说,“有一件事,我跟你说一声。”她差点以为狗血剧要上演,他要把在乡下寄养的私生子接回来,“饭呢,挺好的,不过要再多一点更好。”她大笑。

吃,对男人是多么重要。只为吃不饱肚子,便揭竿而起,大碗吃肉大碗喝酒是人生梦想。小晋居然,连饭都没给人吃饱。

既然学了煮饭,也学炒几个菜吧。花花绿绿端上来,小秦很满意:“我这老婆娶值了。”

对于小晋,那就是个玩儿,真让她一日三餐弄,觉得累,而且——不公平,不知哪一天起,小晋隐隐这么想:为什么她想做饭就是她做,她不想做饭就是叫外卖,厨房是“男士免入”吗?哦也不,小秦也一天三次进去给自己倒水喝。

念一起,她自然而然就懒起来。有时候小秦加了班回来,小晋在玩手机,不起身:“你自己煮速冻饺子吧。”

小秦也是个大孩子,脱口而出:“你连饭都不会做,像个老婆吗?”

小晋一愣,立刻反击:“你娶老婆,就是为了给你做饭的吗?”

冷战好几天。早上小晋迷迷糊糊醒来,屋子里凉凉的,是早上昏蒙的天光还是那一句话的残骸。听见小秦在厨房开了灯又关上,水声刷刷的,溅在晨雾里。

捺不住好奇,小晋披衣下床,看见,厨房里,小秦在煮粥:他们家的电饭煲没有煮粥功能,他用的是粗陶煲,火花一下子蓬开如蓝莲花,就手关到最小,这一点点微热就够了。等她睡醒,便有一锅糯香的白粥。

抬头看到小晋,小秦笑一下:“我想过了,做饭这件事,两个人都可以学。”

小晋不自觉走过来:“嗯,现在网络方便,什么菜谱都有。”

配粥该吃些什么呢?小晋左看右看:“我炒个蛋吧。”

两个人在厨房里挨肩擦踵,不知道为什么,一点儿也不觉得挤。

所有的心甘情愿都可以拆分,你心甘来我情愿,你煮饭来我煮粥。爱情是重担,谁挑都吃力,两人各出一个肩膀,各出一只手,是最好的。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