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4日 星期三
粮价暴涨如何打赢“粮食战争”?
第22版:新民环球 2021-04-01
“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

粮价暴涨如何打赢“粮食战争”?

艾舟

美国农民大规模机械化收割粮食 图GJ

阿根廷农民种植转基因大豆 图GJ

文/艾舟

随着世界经济复苏,尤其是美元流动性泛滥风险增加,国际粮价近段时间呈暴涨之势,如何确保粮食供应、维护粮食安全再度成为全球热议话题。

其实,粮食作为人类维持生存的必需品,其属性必然超出一般意义上的商品。而掌握粮食等重要食品全球定价权的西方世界,早已在国际事务中把粮食“武器化”,一场场“粮食战争”已经或正在上演。

美国搞垮苏联“特殊武器”奏效

正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所坦言,“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粮食同石油和货币一道,被美国视为掌控世界的三大锁钥。

基辛格的论断并非基于想象,而是美国的历史实践。在靠发“战争财”成为世界头号强国后,美国在同苏联争夺势力范围和霸权地位的博弈中,越发擅长发挥粮食这种“特殊武器”的重要作用。

二战结束之初,欧洲普遍缺粮,英国1949年还在实行面包和马铃薯配给制,“美食之都”巴黎上世纪50年代还在使用粮票。鉴于西欧多国的立场在数百万饥民的愤怒中摇摆不定,美国以人道为名,把大批粮食以赊账的方式提供给法国、意大利等国。至于已经倒向苏联的东欧诸国,虽然在战火中受损更加严重,却几乎没有得到美国的一粒粮食。

但这未能改变苏联把重工业作为重心的发展方针,大规模垦荒的做法虽有短期成效,却难以持久。从上世纪60年代出现第一次粮食危机起,苏联逐渐走上一条不归路——以石油外汇从境外尤其是美国购买粮食。整个70年代,苏联从美国购粮近3000万吨,以至于美国国内农产品和肉类大幅涨价。

苏联暂时尝到了甜头,却为美国里根政府推出“逆向石油冲击”战略做了垫脚石。里根在军备竞赛上毫不相让的同时,一面以“粮食贸易自由化”麻痹苏联,一面极力打压自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以来高企的油价。结果全球粮价不断高涨,苏联不得不加速举债。到1991年解体前,苏联外债高达1200亿美元,已陷入无款可贷、无处购粮的窘境。

当排几个小时队才能买到面包的情景在莫斯科街头频频出现时,人们才意识到,国际竞争的胜负不一定取决于军事、航天等高科技产业,反而可能是面包、牛奶等最基本的产品。然而,时间不会倒流。

凭借出口种子在全球“割韭菜”

粮食是美国搞垮苏联的奇兵,也是美国在全球“割韭菜”的利刃。

冷战后,在财政赤字中沉沦的阿根廷似乎发现了摆脱债务陷阱的希望——转基因大豆。当时,全球经济融合推动生活水平提高和畜牧业发展,导致大豆需求激增,大豆价格暴涨。阿根廷地广人稀,气候条件良好,且农业较为发达,发展大豆产业优势明显。

但是,阿根廷并无大规模种植大豆的技术与经验,因此求助于美国知名转基因生物技术企业孟山都公司。孟山都于上世纪80年代完成首批植物基因修改,1987年成为第一个种植转基因改造作物的公司。

1996年,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进入阿根廷。由于转基因大豆在种植时不受除草剂影响,且阿根廷法律限制孟山都收取高额专利费,阿根廷大豆在国际市场上极具竞争优势。同时,孟山都貌似不予追究的态度,也让阿根廷农民在私下放心出售转基因大豆种子。于是转基因大豆很快垄断了阿根廷的大豆种子市场,占有率较美国本土也不遑多让。

可阿根廷政府和农民还没尝到多久甜头,孟山都就准备收割了。1999年,孟山都避开阿根廷,对欧洲多国的阿根廷大豆进口商提起诉讼,要求它们缴纳专利费。阿根廷提出抗议,但孟山都轻易拿出阿根廷农民在黑市进行种子交易的大量证据,令阿根廷哑口无言。欧洲买家自然不愿替他人埋单,随即放弃阿根廷大豆,导致阿根廷农民损失惨重。

更严重的是,阿根廷即使想放弃孟山都的大豆种子也不行了,因为原本的种子企业早已被市场淘汰,导致转基因大豆无可替代。最终,阿根廷只能被迫屈服,向孟山都缴纳巨额专利费。

其实,发展中国家这样被“割韭菜”的例子并不罕见。新华社旗下《瞭望》周刊去年9月报道,目前有70多家外国种子公司已大规模进入中国市场,且深度渗透中国田间地头。它们的套路与孟山都在阿根廷的做法几乎完全一样:先成立本土公司,然后打着服务农民的旗号,以免费之名诱使农民试种洋种子。而这些洋种子长出的作物,要么根本无法留种子,要么留种子再长出来的农作物产量非常差。最后,农民只能花高价去买洋种子。

这篇题为《洋种子会否成为农业“芯片”》的报道指出,种子是现代农业的基石,如果过度依赖进口,一旦“断种”,引发的危机将甚于科技“卡脖子”。因此不难理解,为何在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解决好种子问题”同“耕地问题”一道被列为国内经济八大重点任务之一。

粮食价格不稳激发社会动荡

粮食生产并非粮食安全的全部,在某种程度上,维系粮食价格稳定并实现合理分配更为重要。

在“阿拉伯之春”前的埃及,政府允许贫困人口每天可购买3张由政府补贴的大饼,这虽然需要政府每年花费30亿美元巨额外汇进口小麦,但起码让底层人民不会饿肚子,维持了社会的基本稳定。然而2011年全球小麦价格忽然翻番,埃及政府财政压力骤然增长,在大饼价格跟着上涨的同时,更多的人也不得不加入购买大饼的行列。饥饿感最终成为点燃累积多年矛盾的导火索,引发埃及持续数年的动荡。

不难发现,粮食价格的变动较之天灾更容易引发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激起社会动荡。但在现行国际经贸体系下,国际粮价的定价权基本掌握在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手里,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多少话语权。

大宗商品交易一般采用期货交易模式,定价也以期货价格为基准。世界上最发达的农产品期货交易中心是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影响期货价格的一个关键因素是美国农业部的各种报告和发言。换句话说,关系全球数十亿人温饱和安定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美国农业部。它只要动动嘴皮,就可以影响国际粮价,进而搅动风云。

纵观一段段“粮食战争”的血泪教训不难发现,相较于外部矛盾,现代国家更容易被内部问题打败。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稳定粮食生产,确保供应稳定,在国际环境日趋复杂的当下具备更重要的现实意义。

相关链接

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出大饥荒警告

联合国粮农组织3月23日发布《饥饿爆发点》报告,向世界发出预警,如果不能立即采取更大规模援助行动,超过20个国家的重度饥饿人数将在未来数月内飙升,3400多万人距离饥荒仅一步之遥。

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显示,全球食品价格指数截至2月已连续9个月上扬,并创下2014年7月以来最高水平。其中尤以主要谷物价格涨幅惊人,高粱同比上涨82.1%,玉米同比上涨45.5%,小麦同比上涨19.8%。

联合国粮农组织同期发布的农产品产量预计显示,世界谷物产量预计同比增长1.9%,增至27.61亿吨。

中国部分农产品要大量进口种子

中国种子有多依赖外国?

中国虽是农业大国,但种子行业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技术差距,部分农产品需要大量进口外国种子,存在被外国“卡脖子”的隐患。

根据《2019年中国种业发展报告》,2018年中国进口农作物种子7200余万公斤,进口额4.75亿美元,其中蔬菜种子进口额2.28亿美元,来自近50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水稻和小麦种子国产化率比较高,但一些蔬菜如番茄、洋葱、茄子、胡萝卜、辣椒等种子高度依赖进口,作为“准主粮”的玉米和马铃薯种子也在相当程度上依赖进口。

虽然中国从几十个国家进口种子,但美国在全球种子业10强中占据4席,有着巨大的市场和技术优势。相比之下,中国还没有世界级种子业巨头。

目前全球排名靠前的种子业巨头有美国的杜邦、孟山都、道化工,瑞士的先正达,法国的利马格兰,墨西哥的圣尼斯和荷兰的埃德瓦塔等。其中,杜邦是全球最大的种子公司,玉米种子占全球杂交玉米市场40%以上;孟山都在棉花、大豆和转基因玉米种子上优势巨大;利马格兰是全球最大蔬菜种子公司之一。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