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带娃居家办公:苦恼中有幸福
第15版:新民环球 2022-03-24
有人游刃有余 有人焦头烂额

带娃居家办公:苦恼中有幸福

带娃居家办公,有人欢喜有人愁 图GJ

文/玖田

同娃一起居家的感觉如何?是享受同孩子在一起的天伦之乐,还是苦恼于会突然闯入线上会议室的自家熊孩子?

在过去的一段日子里,想必不少人或情愿或不情愿地“重温”了这段难忘的亲子时光。而在海外,随着接受居家办公的个人或企业越来越多,同娃一起居家的幸福与苦恼也随之而来。

爸爸妈妈回来了

随着越来越多企业开始将“完全远程办公模式”或是“混合型工作模式”作为福利提供给雇员,越来越多员工尤其是女性员工开始接受这种灵活的办公模式。

招聘平台ZipRecruiter在2月对求职者展开的一项调查中发现,只想找一份可以远程办公的工作的女性是男性的2倍。还有经济学家根据调查得出结论,如果回到每周5个工作日在办公室办公的模式,在拥有18岁以下子女的女性群体中,将有近四成会考虑找一份可以居家办公、兼顾家庭的工作。

女性居家办公对子女的照料不用多说,不少男性也在被迫居家办公的过程中找回了当父亲的感觉。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的一项调查,63%美国父亲表示自己没有花足够的时间陪伴孩子。而当新冠疫情暴发,人们转向家庭,父亲们终于有了充足的时间。

50岁的乔纳森·莫雷尔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在海军陆战队当新型重型运输直升机飞行员的他有3个孩子。新冠疫情暴发之前,莫雷尔出差和在家的时间几乎是一半对一半,往往一出差就是好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为了照顾孩子,49岁的妻子艾丽莎选择了当全职妈妈。

2020年,随着新冠疫情到来,莫雷尔开始了在家工作的状态,负责编辑测试报告和培训材料。“我爱上了降噪耳机。”面对家里3个闹腾的孩子,莫雷尔说道。而在工作之余,他也体会到了与孩子们在一起的快感。

“有了更多的直接参与,这种感觉我很喜欢。”在家的时候,莫雷尔除了工作之外,也帮着妻子干家务、带孩子,“我变得非常擅长同时处理多项任务”。一天下来,他感觉自己跟孩子们建立了更多联系,而从前他从未意识到自己错过了那么多跟孩子们在一起的美好瞬间。

不过,“孩子们需要你的全神贯注”,他说,“因为突然间我们都在家了,所以我必须培养一套新技能”。

父慈子孝太难了

的确,能随时随地陪伴着自家小宝贝无疑是幸福的,但疫情之下,当小宝贝们浑身的力气无处发泄、在家里大吵大闹,想要博得父母全神贯注的时候,如何才能让孩子们配合父母,在后者居家办公之际上演一出父慈子孝?对许多人来说,跟着“小怪兽”们一道居家,既是福利,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如何适应带着孩子远程办公”“防止你发疯的12个小技巧”……翻看这些经验分享,无外乎给自己规定一个办公时间、同家人分配照顾孩子的时间之类。但当成年人面对这些无法理解你为什么不关注他们了的“小怪兽”,以及随时可能蹦出来的工作任务时,一切技巧都成了枉然。自以为居家办公可以省去通勤,更好地分配自己的时间,到头来却发现其实“极易失控”。

坐在家里,在线上开着冗长的会议,是埃里克·萨德金和丈夫克劳斯·柯尼希豪森居家办公的“新常态”。可是,一对16个月大的双胞胎女儿克拉拉和特莎,正是好奇心满满、活泼好动的时候。

“她们已经有能力爬过沙发,惹出各种麻烦。现在我们的沙发成了缓冲地带,客厅变成了孩子的玩耍空间。”萨德金说。

但当夫妻俩都忙于开会的时候,怎么才能避免这两个好动的“小怪物”到处乱爬,一不小心闯进摄像头,或是闯出别的什么祸呢?“你不能总是追着她们跑,因为你或许正在开线上会议,所以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最大限度防止婴儿出现。”柯尼希豪森说。

而对在数字娱乐公司当营销策划高级副总裁的瑞秋·夏皮罗来说,居家办公“顺便”带娃则是另一种风格的战斗:手里接着办公室打来的电话协调着各个部门的工作,耳边是2岁的女儿韦弗利的自言自语,或是6个月大的小儿子萨莎大发脾气哭喊的声音。

因为大女儿出生在新冠疫情暴发以后,所以夏皮罗说自己“不知道没有大流行的时候当妈妈是什么样,也不知道当妈妈的人开会不被孩子打扰是什么样”。

一个人带两个娃的夏皮罗,为了不让同事们听见孩子们的哭闹声,通常都关闭摄像头和麦克风,用文字回复同事的消息。表面看起来一切都还好,但事实上电脑这一头的她,戴着耳机、敲着键盘主持会议的同时,“我还换了两个尿布,简直要被屎啊尿的包围了。我的脑袋里只是在想,好吧,演出还得继续!”夏皮罗耸耸肩说道。

给彼此一些空间

孩子们自然是知道,尽管爹妈就在跟前,但他们的注意力被别的东西“抢”走了。

“你可能会对孩子说:‘我只需要5分钟,回复完这封电子邮件,我就陪你XXX。’”法国ESSEC商学院副教授罗安娜·卢普指出,但事实上父母能兑现承诺的可能性通常很小,父母将注意力从孩子身上转移到工作上,会让渴望获得关注的孩子产生更多负面情绪反应。

“孩子们会觉得,这意味着‘我现在不那么重要了’。”卢普说,孩子们会倾向于认为父母花费时间最多的事情便是最重要的。“他们会很容易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因为你在工作上花了很多时间,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少了,这意味着工作是你的首要关注。”

这并不是说在家就不能工作,而是当今社会工作与生活之间的界限似乎正变得越来越模糊。美国康涅狄格大学人类发展和家庭科学教授萨拉·哈德尼斯认为,这种越发模糊的边界感可能导致混乱。以往,孩子们在学校时会明确地知道这是父母不会参与的活动,父母在上班或是通勤途中也无法给予他们关注。但如今,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居家办公的家长就坐在家里,“灵魂”却不在家。

梅雷迪斯·图瑞特的儿子只有2岁。“通常他一醒来,我就在电脑前工作,他吃饭的时候,我有时会查看工作电话。”图瑞特说,儿子虽然会说的话不多,但已经学会了这一句:“妈妈在工作。”甚至,这个2岁的小不点已经知道,在妈妈低着头的时候,想吃零食或是玩耍就得去找爸爸。

其实,不只是图瑞特的儿子,孩子们都聪明得很,看得明白父母们有时需要一些个人空间以完成手头的工作。只不过,离开了办公室和学校,在居家办公兼顾带娃的情况下,在家里划出一个相对清晰的办公和带娃分界线,似乎是一个更可以尝试的方式。

埃里克·萨德金和克劳斯·柯尼希豪森夫妇刚搬家,家里有一堆大大小小的纸箱子。于是,他们将纸箱子摆满屋子,把这间位于美国曼哈顿的一居室公寓变成了迷宫。这样,虽然公寓看起来像物流仓库一样乱七八糟,但萨德金说“纸板箱可以阻止孩子们随意进出,让她们留在自己的玩耍空间”,给夫妻俩留出相对独立的办公空间。

当父母和孩子共处一室时,制定“基于空间和时间的规则和惯例”,创造一个缓冲区,给彼此一个私人空间,用卢普的专业术语来说叫作“分段”。

这意味着,如果有可能的话,父母应该为自己创造一个专属的空间用于工作,哪怕只是一个壁橱。这样孩子们就会知道,壁橱好比妈妈工作的地方,当她“躲”在那里的时候,就是在工作;而当她完成工作,就会出来参与孩子们的玩乐。这就好比新冠疫情暴发前,孩子与成年人的生活中都有着一道明确的分界线,区分着他们在家与在学校或办公室的时间。

不过归根结底,父母是在家还是在办公室,其实并不最重要。最重要的是,父母要更好地参与孩子成长的每一分每一秒,和他们一道建立好规则,让他们学着通过观察成年人对待工作的态度,建立起他们自己同未来职业的关系,塑造自己的人格。

就像一个有两个孩子的加拿大父亲所说的,尽管在过去两年时间里面临失业和养家的压力,也没人想再经历一次2020年,但“我绝对还是想花更多时间跟孩子们在一起,新冠疫情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