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回归 世界级名家名团加速回归 回眸西行画录  品味东南园墅
第7版:文体汇 2023-03-19

回眸西行画录 品味东南园墅

设计了金城大戏院、大上海大戏院的中国建筑师童寯的故事

华盖建筑事务所现存作品 本报记者 王凯 摄

上海街头的邬达克建筑令人流连驻足,与这位西方建筑师同时期的中国本土建筑设计师作品也是上海的珍贵之景。日前,上海久事美术馆群落内开幕的“西行画录·东南园墅——建筑师童寯(1900-1983)特展”,以这位建筑界泰斗一生中两次重要经历为主题的手稿、画作,充分展现了中国第一代建筑师迈向现代的思想与理念。

学术的贡献

童寯是第一代留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的中国人,与梁思成同窗,他俩与杨廷宝、刘敦桢并称“建筑四杰”。1931年,童寯接受同学赵深、陈植之邀南下上海。三人合组的华盖建筑师事务所,迅速成为中国最重要的私人事务所,在上海主持设计了大上海大戏院、金城大戏院以及数幢公寓。童寯利用假日,独自完成了江南200多处园林的实地考察和研究,写就其第一部重要著作《江南园林志》,在这部近现代中国园林研究的开山之作中,对于豫园、也是园等等测绘图细致严整。展览“东南园墅”之名,则取自童寯生前最后一本著作,他在病榻上完成了《东南园墅》的最后校订。此书用全英文写成,起初是为了向世界介绍中国园林艺术,因而对园林中体现的中国传统文化乃至中西园林比较,都有简洁生动的论述。

西行的影响

在久事美术馆展出的“西行画录”部分,大多数为水彩画,是1930年童寯远赴欧洲的游学与考察时通过画笔记录下的传统建筑和勃然兴发的现代建筑。童寯的很多作品中都可以看到这四个月的欧洲旅行对他的影响,比如金城大戏院建筑的流线感,轻松奔放的姿态,与古典主义的传统和拘束不尽相同,就可以在童寯以斯图加特一栋百货大楼为主题的铅笔素描中找到影子。1933年,《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影片《风云儿女》的主题歌在金城大戏院唱响,并迅速传播。

上世纪三十年代,童寯的另一个重要作品——大上海大戏院又是如此摩登,它的表达方式不是以烦琐精细取胜,而是用“光”,那是一个“发光”的建筑。十根挺立在大戏院外立面的白色立柱,一到夜间在照射灯的映衬下周身散发着柔和又动人心扉的光芒,照亮了背后的整栋建筑,整个区域的环境也随之从黑暗中跳跃出来。可以想象,每当夜晚降临,人们一路从周遭的陋巷、拥挤的居住空间、街角半明半暗的灯光中走出,突然望见这座发光的殿堂时的梦幻之感。“建筑仿佛是城市从传统走向现代的缩影,为城市为社会提供不断进化的基础。”同为建筑师的童寯之孙、策展人童明说。

园林的眷恋

沿着北京东路步行几百米,在久事艺术沙龙里的“东南园墅”部分,童明以园林的空间形式去呈现一个关于“园林”的展览。展厅门口以薄纱的隔离效果营造了江南园林烟雨笼罩的视觉感受。内里,通过木架与薄纱搭建,造出折廊、庭院、门洞。穿过一扇扇形状各异的月门,便进入了一个个不同主题的展览。观众在这座精确与展览内容结合的室内“园林”里,将首次看到童寯先生在近一百年前为江南园林留下的宝贵研究资料,走进一个闪烁着“胜景”的园林世界。

展览展示了200多座园林的资料照片,其中120多座已消失于一个多世纪以来的战火和家族变故的沧桑中,池塘、叠山、回廊……无从觅处。“一座园林的维护成本之高,所费心思之多,常常令人不堪重负。园林中的植物也很脆弱,一棵树十天不浇水,就枯萎了,一座园林二三十年不作维护,成为废墟也就不足为怪。”童寯说,园林的底色是由传统诗词筑构的,由古代文人的生活方式形成的,园林之于传统生活方式就像树木之于生长的土壤般重要。其实,自20世纪初,园林就已退化萎缩,正是这个起因,童寯才开始进行江南园林的研究,为造园——这项国宝级技能留下影痕。 本报记者 徐翌晟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