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4日 星期三
东京接种记
第29版:广域/观察家 2021-07-19

东京接种记

刘迪

与欧美多国比,日本接种率大幅落后。对此日本国民满腔愤懑,不过日本大媒体却鲜有报道。

刘 迪

疫苗短缺以及接种延迟,让日本被迫举办一届“无观众奥运”。

今天,“是否接种”或“能否接种”新冠疫苗已成为全球任何社会的流行话题。当然,在媒体中,“接种率”也成为一个社会“先进”与否的标志。截至7月10日,日本1.2亿总人口中,接种总次数为5944万次,其中一次接种率为29.3%,二次接种率仅为17.5%。毫无疑问,与欧美多国比,日本接种率大幅落后。对此日本国民满腔愤懑,不过日本大媒体却鲜有报道。

7月11日,我在东京寓所附近一家小诊所接受接种。预约不易,本来网约日程早被填满,但偶发现有人取消,终于成功预约。这天下午2点30分,我来到接种诊所。听说排队人很多,果然,大约25平方米大小候诊室内,挤满13人。其中,既有等待接种者,也有接种结束、正在“观察”者。

我在候诊室柜台前,提交一张事前填好的问诊表及第一次接种券。这张问诊表及接种券,是网约成功后由区役所(区政府)寄至家中。我在诊所内等了25分钟,终于被叫名字。医生简单问了既往病史,有何担心,是否服药,整个过程不足1分钟。医生问后,在我左侧站立的护士问我是否左利手,又问有否酒精过敏。我回答后,她迅速消毒,注射,整个过程不足30秒。然后医生递我一小牌,写明须在院内观察15分钟,然后可将此牌交还护士离开。

在诊所等待,我观察进进出出的接种者。他们年龄大多在六七十岁之间。他们衣着、神态显现他们优越而又闲适的生活状态。他们是日本经济辉煌时代的见证人,也是那个时代成果的受益者。今天,他们已离开他们的岗位,这个国家已交给下一代运营。但是,他们的下一代,是否还能维系这个经济机器、社会机器正常运转?

日本媒体说,这场疫情让世人看到“日本IT政策的失败”。去年,疫情通知AppCOCOA,因厚生劳动省缺乏运营管理经验,加之COCOA与其他系统并无联动,导致这款App成为废物。这次疫苗预约,也存在漏洞,因为预约软件漏洞,让许多申请者无法申请,造成不小的混乱。此外,各处存在“双重预约”情况,导致疫苗浪费。目前日本疫苗有3个预约系统,即地方政府、“职域”(学校,公司等)以及自卫队接种中心。这三个系统信息互不兼容。

近日,日本各地不少医院或基层政府,陆续通知居民暂停疫苗接种预约。因为这些机构无法获得日本政府提供的疫苗。疫苗显然赶不上预约、接种速度。日本官房长官信誓旦旦宣称每天要接种100万人,但疫苗断供,奥运开会在即。奥运不会停下来等疫苗,7月23日,奥运只能按预定开始了。

电视不断报道各国运动员抵达日本。日前有报道说,抵达东京的外国运动员失踪,这让东京居民十分忧虑。据悉,奥运期间,有近10万名运动员教练员、奥委会成员、外国官员及外国媒体人员大举进入日本,如何让他们与民众保持距离,这是东京奥运运营当局最头疼的事之一。

进入7月后,东京每天新冠感染人数再次走高,最高几近千人。于是日本政府不得不再次发布东京“紧急事态宣言”,期间从7月12日至8月22日。这是疫情以来东京的第四次“紧急事态”。7月8日,日本政府、东京都、东奥会组委会、国际奥委会IOC、国际残奥会IPC等5方在东京会谈,决定奥运会期间,在全部42个会场中,34个会场实行“无观众比赛”。这34个会场均位于“一都三县”,即日本首都圈。届时,大多数日本居民只能在家中欣赏“2020东京奥运”。

疫苗短缺以及接种延迟,让日本被迫举办一届“无观众奥运”。当日本国民看到一个没有日本国民参与的“东京奥运会”,他们怎会不失望。

[发自东京]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