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4日 星期三
总统遇刺,海地短期内看不到未来
第43版:环球 2021-07-19

总统遇刺,海地短期内看不到未来

姜浩峰

上图:当地时间7月7日,海地总统莫伊兹在私人寓所中遭袭身亡后,士兵在现场附近巡逻。

上图:当地时间7月8日,海地警方召开发布会,公开涉及总统莫伊兹暗杀行动的嫌疑人。

下图:莫伊兹夫妇。

总统府安全总队队长赫拉德。

哈比坦是总统莫伊兹的政治盟友。

海地总统安全协调员西维尔。

下图:当地时间7月11日,海地总理约瑟夫出席新闻发布会。

下图:海地,穷到真的吃土。

尽管顶着“世界上第一个黑人共和国”的光荣头衔,可海地长期以来就是一个失败国家。从今年以来莫伊兹总统两度遇刺,并最终遇刺身亡,就可见一斑。目前看,莫伊兹之死,并非海地乱局的终章,而很可能只是一个插曲……

主笔|姜浩峰

当地时间7月7日凌晨1点左右,海地总统莫伊兹夫妇在首都太子港的家中遇刺。53岁的总统若弗内尔·莫伊兹身亡。

据海地司法部门发布的初步调查结果称,莫伊兹总统身中12枪,左耳、右臂、左腿和脸部各中一枪,腹部连中数枪。凶手使用的是5.56毫米和9毫米子弹。有媒体披露,莫伊兹死前还遭遇了酷刑,一只眼睛被挖掉。

在这一凶案发生之后,海地当地媒体称,总统夫人玛蒂·莫伊兹同时遇刺身亡。可此后,英国路透社和美国《迈阿密先驱报》又报道称,玛蒂已被送往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的杰克逊纪念医院救治,“情况稳定而危急”。同时,莫伊兹的孩子也已离开海地。

3天之后的7月10日,玛蒂在其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大约2分20秒的音频信息——看样子是救活过来了。这段音频信息,主要是指责“雇佣兵”刺杀了莫伊兹,并表示,这样的刺杀行为,犯罪动机与莫伊兹准备举行海地新宪法公投有关。

在海地国内,临时总理克洛德·约瑟夫于当地时间7月7日晚间发表电视讲话称,经当天上午举行的特别部长会议讨论决定,海地进入戒严状态。约瑟夫还表示,不希望因为莫伊兹的遇刺身亡,而使得海地“陷入混乱”。而真正混乱的显然是海地的中枢机构本身。

约瑟夫本是今年4月由莫伊兹任命为临时总理的,且他没有经过议会宣誓就走马上任了。他的任期本该在7月10日以前结束,而接替他总理职务的人选应该是内政部长亨利。在莫伊兹死亡之后,亨利通过海地当地媒体《信使报》称,自己才是真正的海地总理,而约瑟夫的角色应该是他内阁里的外交部长。

还没等约瑟夫和亨利掰扯清楚谁才是真正的海地总理,7月9日,海地参议院又以绝对多数票通过决议,宣布参议院议长约瑟夫·朗贝尔为临时总统。

如今的海地,究竟谁才是首脑?这确实是个问题。

这个国家与外界的联系似乎也不太正常了。海地当地媒体报道称,太子港机场于7月7日关闭,使得一些航班取消和备降他处。同日,多米尼加共和国国防部发言人塞内特·桑切斯对外宣称:“我们已经下令立即关闭伊斯帕尼奥拉岛上与海地接壤的380公里边界”。而这是位处伊斯帕尼奥拉岛北部的海地共和国唯一的陆上边界。

7月8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以最强烈的措辞对刺杀莫伊兹的行为进行谴责。

中国与海地目前没有外交关系。中国海地贸易发展办事处在莫伊兹总统遇刺当天,就发出提醒——加强防范,谨慎规划出行,并公布了领保电话。

尽管顶着“世界上第一个黑人共和国”的光荣头衔,可海地长期以来就是一个失败国家。从今年以来莫伊兹总统两度遇刺,并最终遇刺身亡,就可见一斑。目前看,莫伊兹之死,并非海地乱局的终章,而很可能只是一个插曲……

诡异刺杀,真与她有关?

在位于太子港佩琼城山上富人区的家里,莫伊兹直接挨了12枪身亡,莫伊兹夫人也中枪致重伤。可诡异的是,莫伊兹身边的安保人员毫发无损。这本身就堪称这次刺杀事件的不同寻常之处。

海地局势之混乱,莫伊兹本人不是不知道。今年2月,他就曾遭遇刺杀。为此,他也在自己身边加强了安保措施。更何况,对太子港来说,一般人要想进入佩琼城山上的富人区并不容易。在一些比较重要的路口,随时都会有巡逻的警察拦车查看证件。

可莫伊兹仍然没有逃脱有人向他索命。

7月7日凌晨刺杀现场传出的视频中,有美国口音的呼叫“缉毒局在行动”。也有听起来像是西班牙语和英语的对话。而海地的官方语言是法语和克里奥尔语。因此,有媒体曾对这段视频中的语言作了些分析,认为是海地国外的势力介入到刺杀之中,甚至认为可能确实是美国缉毒局在行动。不过,这样的分析只能说有一定的道理,而并没有切中要害。毕竟,与海地这地方有关的人与势力,错综复杂。

加勒比海上的斯帕尼奥拉岛,原住民是印第安人中的阿拉瓦克族,人口上百万。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时期,就曾在岛上殖民。之后,西班牙人、法国人相继霸占该岛,并逐步将岛上的印第安人杀至殆尽。殖民者又从非洲运来大批黑奴,开辟棉花、咖啡、甘蔗种植园。1791年,斯帕尼奥拉岛西部的黑人奴隶发生大规模起义,在黑人领袖让-雅克·德萨林当了一阵子海地皇帝后,1806年,萨德林被暗杀。海地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黑人共和国——海地共和国。海地的宪法几乎从美国宪法照搬而来。海地甚至于1822年至1844年期间占领了斯帕尼奥拉岛东部的多米尼加。然后,多米尼加又被西班牙人重新占领一段时间。再之后,美国出兵占领了海地与多米尼加。美军直至1934年才全部撤离斯帕尼奥拉岛。

这就使得海地这地方流行起克里奥尔语。何谓克里奥尔语?其实就是类似上海话中“洋泾浜英语”的一种语言,是一种葡萄牙语、英语、法语和一些非洲语言混杂在一起的混合语言。可见,单纯从视频中的片言只语中,还真很难分辨凶手来自何方。

在莫伊兹遇刺之后,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对此表态称,这是“一起悲剧”,是“一件可怕的罪行”。美国方面为海地遭受的损失感到抱歉。美国总统拜登当天通过白宫发表声明称,“美国谴责这一令人发指的行为”。对于袭击者是美国缉毒局特工的说法,美国政府坚决予以否认。

海地驻美大使博奇·埃德蒙立即呼应白宫的说法。他表示,刺杀莫伊兹的是伪装成美国特工的“专业雇佣兵”。

那么,刺杀者究竟何人呢?

当地时间7月8日,海地选举部长马蒂亚斯·皮埃尔对外宣称,暗杀莫伊兹的行动共有26名成员。而海地前总理拉莫特则称,海地警方消息人士告诉他,有28名雇佣兵参与了这次行动。可见,一开始,皮埃尔和拉莫特公布的数据中,在刺杀行动成员数字上,相差2人。

皮埃尔称,莫伊兹被刺后,有4名嫌犯在与警方的枪战中丧生,另有2人仍然下落不明。

此后,海地国家警察总长莱昂·查尔斯公布的数据与皮埃尔、拉莫特又不相同。查尔斯一开始称,有7名嫌疑人被击毙。此后不断更新数据。截至7月10日,查尔斯称击毙3人,抓捕20人,5人在逃。

查尔斯和拉莫特说法中,也有相同之处——这28名雇佣兵中,有2人是海地裔美国公民,还有26人是哥伦比亚人。已抓捕到的刺客中,包括那两个海地裔美国公民。

这两个海地裔美国公民是如何被捕的呢?美联社的报道如此还原——当地时间7月8日,一群人在太子港的灌木丛中发现了两名嫌疑人。人们抓住两人的衬衫和裤子,推搡他们,不时扇他们耳光。警察不久后赶到,逮捕了这两名男子。两人大汗淋漓,身上穿着沾满泥土的衣服。

皮埃尔还透露了一个关键点——在被捕的2名美国公民中,有一人名叫詹姆斯·索拉奇。尽管皮埃尔没有透露另一名被捕美国人的名字,也没有透露更多细节,但詹姆斯·索拉奇何许人也,已经被一些媒体找了出来——索拉奇曾于2019年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南部成立了一个慈善机构,该慈善机构网站的简历页面上介绍,索拉奇本人此前曾在加拿大驻海地大使馆担任保镖。

此后,哥伦比亚国防部长迭戈·莫拉诺披露,参与刺杀莫伊兹的26个哥伦比亚人中,至少有6人是哥伦比亚退役军人。与海地接壤的多米尼加方面则称,在逃刺客可能已经进入多米尼加境内。“这些直接参与刺杀行动的人,大多是哥伦比亚贩毒集团的成员,但真正的主使人在海地国内。”多米尼加安全部门传出这样的信息。

然而,这些信息仍不足以显示杀死莫伊兹的主谋是谁。

当然,即便如海地民间如今所说,刺客主要是来自哥伦比亚的雇佣兵——他们也不过是一些马仔。有媒体称,行刺之后,杀手第一个联系的人,是美籍海地人、常住佛罗里达的萨农。在萨农位于海地的家中,警方查获了美国缉毒局(D.E.A.)字样的帽子、一箱弹夹、2辆车、6个手枪套、大约20箱子弹、24个未使用的枪靶,和4张多米尼加车牌。

另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参与刺杀海地总统事件中的数名嫌犯曾是美国执法部门的线人,涉及的机构包括美国缉毒局和联邦调查局。真正想要莫伊兹性命的幕后大佬究竟是谁?目前尚不得而知。

海地驻美大使博奇·埃德蒙认为,莫伊兹的护卫团队中一定有内鬼,从中能找到线索。海地检察官贝德-福德·克劳德7月9日表示,他已要求讯问总统身边的保镖,特别是安全协调员西维尔和总统府安全总队队长赫拉德。

另一条线索也可能是突破口。有消息人士称,刺客们曾住在海地女政客马加里·哈比坦家中。哈比坦本是莫伊兹的政治盟友。哈比坦称,自己曾从一名律师那里租下这套位于托马森的住宅,但三个月前就离开了。诡异之处则是——此后,刺客们住了进来。令人愈加怀疑哈比坦有嫌疑的是,她曾卷入2019年的一场阴谋。当时7名全副武装的外国雇佣兵在逃离海地之前被逮捕,而哈比坦被怀疑购买了该组织使用的车辆,因此被暂时禁止离开海地。

在海地警方抓捕刺客的过程中,有一段插曲。当地时间7月8日凌晨,有11名刺客一度逃亡台湾当局在海地的所谓的“大使馆”——海地目前与台湾当局有所谓的“外交关系”。台湾当局当时就傻了眼,迅速同意海地警方进入拘捕。原本在刺杀莫伊兹时如凶神恶煞般开枪的刺客,这时候却没有一丝一毫抵抗,乖乖放下武器,跟着警察走了。而台湾当局在海地的人员,近几日看到海地媒体就不断询问——“刺客为什么选择到我这里避难?”

至于台湾当局与莫伊兹本人之间,今年3月倒也曾有过一段不愉快的经历。当时,海地政府要求台湾当局在海地的所谓“代表”刘邦治“72小时内离境”。原因是刘邦治和莫伊兹发生口角。

除了政争,更是利益之争

究竟是谁杀了莫伊兹?

在哪怕海地当局抓捕到一些有真名实姓的刺客的情况下,背后的主谋也不会很快浮出水面。然而,一位名叫布洛斯的海地商人是如此对《纽约时报》说的:“到底是谁杀了他?每个人都有嫌疑,包括我自己。”而莫伊兹生前,才刚接受过一家西班牙语报纸采访。在采访中,他提到“大约有100万人想杀了我”。而目前海地的人口大约1000万。拿莫伊兹所说“100万人”机械地计算的话,相当于每十个海地人中,就有一个想杀了他。而如果莫伊兹所言是有所指的话,在美国谋生、堪称海地经济支柱的海地人,大约有100万。

然而,莫伊兹却又是根据一部类似美国宪法的海地宪法而通过所谓的“民主选举”产生的海地总统。这难道不是悖论吗?海地民众到底支不支持他呢?这就要看莫伊兹生命最后五年的总统之旅是如何度过的了。

2015年10月,自称“香蕉人”、公开身份为海地香蕉商人的莫伊兹参选海地总统,并在投票中胜出。按照海地相关法律的规定,他该在2016年2月7日出任海地总统,任期5年。然而,随后不久,有人举证出2015年的选举存在大规模舞弊,选举结果被宣布作废。怎么办?2016年11月,再选!结果倒又是莫伊兹胜出——以超过55%的得票率战胜其他26位总统候选人。接下来,莫伊兹走马上任了。以政治素人姿态成为海地领导人后,莫伊兹竟然解散国会,以总统命令来治国。同时他准备修改宪法,索性取消总理,让总统一职拥有更大的权力。也许,这时候志得意满的莫伊兹根本就忘了海地的开国者让-雅克·德萨林将军是怎么死的——在当了一阵子海地总督、总统以后,德萨林感觉不过瘾,自封为“拥有无上权力的海地皇帝”。1806年,在镇压叛乱的时候,德萨林被刺身亡。

莫伊兹准备修改宪法的举动,实质上破坏了海地政局企稳的最后一道防线。眼看着没有了选举以及政权和平更迭的可能性,海地的反对派开始绝望,由此出现了刺杀总统的意念。然而,海地反对派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在等待。

今年2月7日,海地司法部门发布法令宣布莫伊兹总统任期结束。可莫伊兹并不愿意离开。

根据海地宪法规定,海地总统的任期是5年。如果以2016年2月7日作为莫伊兹的上任时间来看,则莫伊兹确实应该卸任了。起码,应该在2020年11月举行新一届的总统选举。可莫伊兹则称,2016年2月,时任海地总统马尔泰利在离任前,与议会参众两院议长达成组建过渡政府协议。自己是根据2016年重新选举的结果上位的,上任日期应该从2017年2月7日算起,此轮任期将在2022年2月结束。

莫伊兹倒也答应今年9月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并打算通过全民公投方式制定新宪法。可反对派已经不信任他的说法,认为海地制定的新宪法,将进一步增加总统的权力。2月7日,太子港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在这场冲突中,20多人因涉嫌企图谋害莫伊兹以及推翻现政府而被警方逮捕,其中竟然还包括一名海地最高法院的法官。

联合国秘书长海地事务特别代表海伦·拉莱姆当时向安理会表示,莫伊兹逮捕反对派和大法官的行为,使得海地的政局变得更加动荡和对立。

莫伊兹躲过了2月7日的刺杀,却没有躲过7月7日的刺杀。两相比较:2月7日,海地警方明面上在保护莫伊兹;7月7日,情况却不太一样。譬如莫伊兹的贴身保镖无一人中枪。警方和选举部长披露的击毙数字又不吻合——这一点,除了印证海地政出多门、高层极为混乱以外,是否还有其他缘故呢?

海地警方与莫伊兹本人是什么关系?完全可以说,因为莫伊兹上任后的一些举措,动了海地警方的蛋糕,所以海地警方与莫伊兹本就有着很深的矛盾。莫伊兹是如何动海地警方的蛋糕的呢?建军!

1990年,阿里斯蒂德当选海地总统后,遭遇军事政变。1994年,在联合国的干预下,阿里斯蒂德重返总统岗位。这一年,海地取消了军队。此后,警察系统成为海地最大的武装力量。2017年11月18日,在海地独立战争214周年纪念活动中,莫伊兹宣布重建海地军队。他当时是这么说的:“重建军队是宪法的要求,也是为了海地全体人民。我保证军队将主要负责灾后救助和打击走私犯罪等,不会参与到政治中。”诚然,在2010年海地遭遇7.3级地震、霍乱流行,2014年遭遇暴雨灾害以后,海地人民是依靠联合国包括中国在内派出的维和部队在抗灾,海地当局本身没有拿出可供完成抗灾的武装力量去救助人民。可莫伊兹建军,真实目的是抗灾之用吗?其实,他后半句话才是真相——“打击走私犯罪”。可他的建军方案当时就遭遇了海地警察的坚决反对。

海地警察的理解是——莫伊兹建军,参与“打击走私犯罪”,则警察“打击走私犯罪”这块“蛋糕”,就被人瓜分了。在海地,所谓“打击走私犯罪”,实则就是要获得毒品转运渠道的控制权罢了!

位于伊斯帕尼奥拉岛西部的海地,多年来就是哥伦比亚等国毒品运往美国、欧洲的最重要的中转站。1968年出生在海地东北部特鲁杜的莫伊兹,7岁时跟随家人到太子港生活,并在这里完成了小学和中学教育。1996年与同学玛蒂结婚,之后夫妻二人前往和平港地区,先是开了一家名为Jomar的汽配企业,接着开始开发香蕉生产的农业项目,从种植园扩展到西北地区超过25英亩的土地。2016年,莫伊兹的香蕉园开始向德国出口香蕉。在成为海地总统以后,莫伊兹并没有放弃他的香蕉产业。他在接受采访时曾称,自己是在香蕉园里长大的,可以与绝大多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海地人产生共鸣。可2019年,一份报告称,莫伊兹的两家公司被指定修建同一条道路。批评人士认为这是一项为他的竞选活动筹集资金的计划。报告称:“人们想知道:一家香蕉公司在修路是为了什么?”

修路,当然是莫伊兹发财致富的一个幌子。2018年,莫伊兹跑到台北。民进党当局不仅以21响礼炮相迎,更承诺给以1.5亿美元低息贷款。莫伊兹还嫌不够,直接向民进党当局提出追加5000万美元援助。这5000万美元用以铺路工程、电力建设。这就不难想象莫伊兹的香蕉公司为什么要去修路了。

在莫伊兹遇刺身亡后,一位在太子港经商三年的中国商人称:“遇刺的总统莫伊兹上台之初,曾承诺当地百姓太子港24小时不断电,但他没有做到,后来又被曝出贪污、与黑帮有关联等等事情,很多海地人反对他。自从2018年9月我来这边开公司,当地大大小小应该有过上百次游行,诉求普遍是总统下台。可见,海地政府的贪污腐败问题这时候已经非常严重。”其中,最为严重的贪腐问题就是——谁更有权去查处毒品走私。为此,2020年2月、9月,两度发生军队和警察火并之事。特别是2020年9月13日,数百名海地警察脱下警服,蒙面持枪上街,对空射击,骑着摩托车在城里转,烧毁一些政府办公室,在太子港到处点燃轮胎。

他们要求总统和军方必须在几小时内释放他们的同事,并达到了目的。

短期内看不到未来

“2018年我到海地的时候,联合国维和部队已陆陆续续撤出,太子港的社会治安越来越糟糕。我天天在住处和公司之间两点一线活动,晚上要想出去溜达一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在太子港经商的那位中国商人如此说,“今年以来,太子港的黑帮的数量和势力范围都有增长,就在几周前,有个韩国人开的成衣厂里4个韩国人被绑架。今年3月,海地政府主导了一次清缴黑帮的行动,派了好几部装甲车过去,黑帮却好像早有准备,利用地形把装甲车困住,逼出并且用很残忍的手段杀死了里面的人,还发在社交媒体上,我们看到都非常害怕。”

这名商人所开公司有5个持枪的保安,一般都是关着门做生意的。有客户想进公司的话就按一下喇叭,公司的人通过反光的镜子看对方是谁,确定了没有任何武装,才放进门。这位商人本人连保镖都不敢聘。“觉得保镖也不靠谱,万一他把我的生活作息跟习惯摸清楚了,把信息卖给别人的话,比较危险。在这边只能尽可能武装自己,今年我把车子改成了防弹的,最近我刚拿到持枪证,购置了一些武器在家里。”据这位中国商人披露,海地临时总理约瑟夫对抓捕行动比较满意,认为接下来几天,海地的生活秩序能恢复正常。而老百姓对之将信将疑。

更令人担忧的是——亨利自认为是正牌总理。而朗贝尔又被推上了临时总统之位。

约瑟夫倒是仍坚持9月26日的海地大选将如期举行。他在莫伊兹遇刺身亡后,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的海地总理账号上表示,“政府首脑承诺与反对派领导人和国家生活的其他参与者建立对话,以稳定社会政治环境,推动按临时选举委员会确定的日期举行包容广泛的、可信的选举”。可短期内,不少海地百姓亟需的,恐怕还不是选谁当政,而是如何活过明天——上千万的海地国民中,目前41%生活在赤贫状态。穷到吃土,不是戏言。贫穷导致他们买不起面粉、小麦、蔬菜,只能以一种名为“特雷”的泥饼充饥——原料是高岭土、食盐和黄油,价格是每个5美分。这样的泥饼,除了能带给人一点儿饱腹感以外,唯有让人受到泥里的寄生虫的袭扰。

如果按照联合国的标准,则海地近80%的人口处于贫困标准线以下。海地的文盲率高达80%,80%的人口享受不到自来水,40%的人每天得不到基本的食物保障。海地每1000名婴儿中,就有70多名夭折,近40%的五岁以下儿童长期严重营养不良。同时,海地在新冠疫情大暴发的时刻,如今是西半球唯一一个没有任何疫苗的国家。

政治撕裂、经济困顿、社会动荡、黑帮横行、疫情肆虐、民不聊生,这样一个海地,短期内看不到未来。

海地:从殖民地到第一个黑人共和国

加勒比海的第一大岛是古巴岛,第二大岛是伊斯帕尼奥拉岛,岛上有两个国家——海地位于西部,面积2.78万平方公里,人口1126万;多米尼加位于东部,面积4.87万平方公里,人口1074万(两国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2019年的统计)。1492年,哥伦布首航美洲,最早到达的地方就是伊斯帕尼奥拉岛,他宣布整个岛归属于西班牙,并取名为西班牙岛。1496年,哥伦布的弟弟小哥伦布代表西班牙在岛上建立圣多明各城,成为欧洲殖民者在美洲的第一个永久性居民点。

此后,逐渐地,岛上的印第安人被杀戮,黑奴增多。从19世纪初德萨林等人赶走法国殖民者开始,海地建国,并于1859年最终确立共和制,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黑人共和国。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