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4日 星期三
南门的英格兰
第3版:新民一周 2021-07-19

南门的英格兰

朱国顺

一切都充满了象征意义,当拉什福德站到了点球位置前。

很显然,拉什福德有些紧张。他不停地观察意大利守门员唐纳鲁马的位置,试图找出可以利用的机会,就像温布利全场英格兰观众那样。

整个英格兰都很在意英格兰对意大利这场欧洲杯决赛,“足球回家了”,但是德劳内杯能不能留在英格兰,这是英意决赛最大的悬念。这也给英格兰队主教练索斯盖特(Southgate,南门)带来了紧张和焦虑,以至于在决赛加时赛下半场短短几分钟时间里,南门接连换上了桑乔和拉什福德,把最后的换人名额全部用完。显然,南门是在为点球大战做准备,但在比赛最紧要关头“搅局”式换人,不能不影响情绪和战术发挥。

肩负点球重任的拉什福德吸了一口气,迈开脚步做了一个很花哨的动作,似乎想调开唐纳鲁马的注意力,随后迅速撩起一脚踢向足球。足球按照拉什福德略带拐弯的脚力,划出一道银色弧线,直奔意大利球门左侧而去,但恰恰就在接近球门时,或许是因为过于花哨的脚法,漂亮弧线一头撞上了门杆,反弹出来,浪费了绝佳的进球机会。

电视镜头里,南门的失望之色表露无遗。

南门是想通过充满技巧美的换阵,让桑乔与拉什福德以美的技巧攻破意大利球门,但是炫技的结果并不一定是美的。拉什福德的表现,几乎再现了南门心中的纠结:忐忑、疑虑、投机。

南门的误区,来自于对阵意大利时的不够自信,以至于动作走样。英格兰和意大利历史上在A级赛事交锋27次,意大利11胜8平8负,但在最近的14次交手中,英格兰只赢了2场,上一次赢球还是在9年前的2012年8月,这也是最近8次交锋仅有的胜仗。或许是因为内心深处隐隐的不安,让南门在比赛最紧要关头,想通过一些技巧性安排为英格兰挣得荣光。但显而易见的是,“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技巧”也不一定能得到。拉什福德如此,南门也是如此。

相比于英格兰心有戚戚,亚平宁半岛上的快乐民族,显得淡定许多。意大利队既没有为准备点球大战而连续换人,唐纳鲁马也没有像英格兰门将皮克福德那样,不停地里外跳动试图干扰对方。这或许是自信,或许是心思纯洁带来的平静。

拉什福德挫折之后,英格兰队似乎失去了灵魂。紧随着拉什福德出场的第四位球员桑乔,是另一位在加时赛被换上的“点球之星”,他同样以一个花哨的动作,将点球踢进了唐纳鲁马的怀中。幸好,意大利第五位球员若日尼奥的点球也被皮克福德没收,但最后出场的英格兰队萨卡再度罚丢了点球。也就是说,从拉什福德开始,英格兰队三位名将均未踢进点球!五罚二中,英格兰能拿德劳内杯,那才是咄咄怪事。

性格决定命运。南门失利,或许有运气不佳成分,但南门一系列神操作也预示着,这也许就是必然。因为南门以及英格兰队表露出的,越来越像他们国家近些年里的气质:犹豫而莽撞,心大而力弱。

南门的国家,斤斤计较于与欧盟谁占谁的便宜而脱欧,但脱了之后却又悔不当初。想跟着老大混道上而立投名状去黑海挑衅,结果被扔了炸弹后又打落牙齿咽肚里硬说没扔。明明脱欧后有需于东方大国理应建立黄金关系,却偏偏想开着“伊丽莎白”号来南海找事而忘了“紫石英”号的教训。

国家的情绪,不能不投射在国民身上。

因为脱欧,法国《队报》在欧洲杯决赛前调查中,69%法国球迷支持意大利,只有20%球迷支持英格兰。而欧盟委员会主席、德国人冯德莱恩也终于可以不再保持中立了,她的发言人说:“她的心与蓝衣军团在一起,她会在决赛中支持意大利。”

最意味深长的是,就在英格兰痛失德劳内杯的前一天,在美洲杯决赛中,阿根廷队1:0战胜巴西队夺冠。

这是英国与阿根廷两国故事的最新篇章:当南门在温布利紧张纠结的时候,潘帕斯雄鹰在南大西洋高高翱翔。

朱国顺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