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9日 星期三
小心!假酒使你真醉。 父爱在栀子花开时节 字如其人 七弦有韵颂屈子 咸肉的滋味 如愿以偿
第13版:星期天夜光杯/夜光杯 2021-06-06

父爱在栀子花开时节

汪洁

汪 洁

这样一个弥漫着浅香的初夏气息的早晨,踱步散心,无意间又经过那久开不败、白花绿叶的栀子树。微风似有意拂过,淡然的馨香溢鼻沁肺,心底微微浮起远久的花树下那熟悉的身影……

那身影一袭长衫,文质彬彬,和善挺拔;那身影望着枝上的花朵,捧着厚厚的《花经》,也微笑着招呼我。那是我至爱的父亲,他最爱广读群书,习花研木,与他的感情就像这栀子花,清丽,淡雅,纯美。

父亲最爱读书。民国年间,十几岁的他跟祖父母从乡下到大都市闯生活,只要有些花费就全部用于买书。1949年后,更是加紧补习高中课程,直至考上大学。家里的书橱书架堆满了他的财富。他常会把他读书的体会与我交流,把好的书籍推荐给我,替我摘录了许多好词好句,作读书笔记二十余本,可惜年久丢失许多。记得读小学那一年栀子花开时,父亲开始教我读唐诗三百首,我知道,我最早的读书动力就是来自于父亲的榜样。

除了书香,父亲也爱花香。一年四季的书桌上,腊梅、海棠、栀子、石榴、桂花,花开不断;文竹、龟背、芦荟、吊兰,绿叶不败。他研究花的习性,精心培育,使他读书之余更添情趣。花开时节,父亲总会将开得最灿烂的花送给我,像栀子花开时,采几朵放在我包里,当从包里取出那栀子花,放在浅浅的水中,闻到浅浅的花香时,我知道,父亲对我的爱清如纯水,淡如馨香。

多年前,照顾父亲起居的母亲患病行动不便,父亲便时时推着轮椅中的母亲,带着美好期许,去到他的花草世界,与母亲讲书里的感动。父亲说:“老年难得从容,接受现世的改变,淡然恬静,宠辱不惊,只要花不败,叶不落。”

忆久了,走远了,朝栀子树方向望一眼,身后,那淡淡的香,还是远远地飘来,熟悉的身影,不去看,也知道他在。他朝向母亲微笑着,一如我与他们的情感,如栀子花般洁白。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