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6日 星期二
重庆队还是解散了 “人中伊布” 重庆退出天要下雨 消亡的重庆掐灭了幻想 诡异大收官
第A02版:专栏 2022-05-25

消亡的重庆掐灭了幻想

沈雷

沈雷

沈雷

一天前,中超刚刚公布了新赛季将于6月3日揭幕的好消息;一天后,近年来备受折磨的中国足球顶级职业联赛又遭暴击——重庆队宣布解散,这是近三年来第三家在赛季开幕前自行选择消亡的中超俱乐部。

重庆队股改停滞而陷入绝境的消息,早几日已经传开。但当重庆全体球员发表声明,称愿意免去之前欠薪从而继续出战本赛季中超,这一度让外界产生了重庆队仍能苟活下去的幻想。

重庆足球似乎有大难不死的传统——其前身前卫寰岛队曾于职业化初期在国内掀起第一次金元足球的浪潮,但在尹明善的力帆接手后,球队曾多次联赛垫底,却每每逃过降级厄运(不是联赛暂停升降级,就是花钱买壳重返联赛)。这支球队近年来始终深陷财政困境,屡次传出无法入驻赛区的消息,最终总能化险为夷,同时还能交出令人称道的竞技成绩。

但九命猫也终有用尽运气的时候。这一次,重庆队走向了无法逆转的命运终点,这一段长达25年的历史也就此断了根。尽管球员们表现出了仗义和大气,但这无法挽救患上绝症的俱乐部,这可能不仅是一家球会之困境。尽管重庆队之前的7亿多元欠债里的大部分是薪酬,但只免除欠薪,也无法令俱乐部找到盈利模式,只要继续经营,债务仍将迅速积累,直至下一次崩溃。

天津天海(权健)、江苏苏宁、重庆当代,三家接连消亡的俱乐部有相似的背景——投资方自身经营出现巨大困难,根本无力再出资填补中国足球这个窟窿。但三家带来的负面影响又不尽相同。天海垮塌,毕竟有权健涉嫌违法经营的元素在其中,仍能给外人以偶发事件的观感;苏宁解体,让人震撼,联赛冠军尚且被如此抛弃,看到危机苗头的资本还会在乎谁呢?至于重庆当代,则掐灭了希望,它的结局否决了被一些人(包括中国足协)视为解救中国职业足球的解决方案之可行性。

“实行政府、企业、个人多元投资,鼓励俱乐部所在地政府以足球场馆等资源投资入股,形成合理的投资来源结构。”——“股改”是中国足协及体育主管部门在《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及近年一系列相关文件中再三强调并寄予厚望的解决方案。所谓“股改”,更现实是政府及国有资本参股乃至控股俱乐部。嚷嚷数年,也有几个案例正在推行中,但成功者仅有河南建业和山东泰山。重庆、河北等队都曾冀望以股改走出困境,率先改名“两江竞技”的重庆队也一度让人以为无限接近成功,然而人们在这次的“遗书”中看到了不同的说法。同样,上赛季中期险些退赛的河北俱乐部,也一再强调了“股改停滞”的事实。

重庆俱乐部之死,或许标志着国有资本拯救俱乐部的可行性微乎其微。重庆队之后,还会有倒下者,多米诺骨牌不会只摆放三块。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