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4日 星期日
希望能够多打比赛我现在心态成熟多了
第A06版:申花 2024-02-09

希望能够多打比赛我现在心态成熟多了

余易

张玮 摄

刚刚过去的2023年,人们的生活终于回归寻常,可自由往返于天南海北。之于朱越而言,“忙碌”与“奔波”亦是他去年的关键词,从克罗地亚到大连再到东方绿舟,他参加了国奥的每一期集训,和队友一起拼下了U23亚洲杯正赛资格,下半年跟随申花踢了六场中超比赛,还支援了几场U21联赛。

本版撰稿特约记者 余易

自从2020年被提拔至一队,今年或将是朱越在申花一线队待的第四个赛季。若按在队时间来看,22岁的他,甚至已经成为现有阵容中的“老队员”。

上赛季,在原主帅吴金贵麾下的他踢了六场中超比赛,与海港的第二回合德比之战,是他首次在主场登台。那场比赛本身并不算什么美好回忆,但能站在八万人体育场的中心,感受两万多名申花球迷汇聚而成的蓝色海洋,在排山倒海的声浪中作战,之于他仍是一个值得纪念的里程碑。

主场与青岛海牛队一战,是他觉得自己上赛季踢得最好的一场联赛,“我觉得自己当时面对对方外援前锋挺敢做动作的,更加自信了,敢出球了。”事实上,朱越面对体格健壮的外援向来不怵,敢于做动作便是他的特点,球场上的他,拥有超乎年龄与经验的心理素质,这样的大心脏,在他19岁那年对阵华夏幸福的处子秀时已然显现,当时那个天马行空的脚后跟传球令人印象深刻。

遗憾的事情也有,因为身体抱恙,朱越错过了跟随球队一起前往苏州捧起足协杯冠军奖杯的机会。看着队友们身披金色外套在领奖台尽情狂欢,他羡慕万分,既为球队感到骄傲,也暗下决心,希望今后能为申花赢得更多荣誉,再不缺席。当晚,朱越特地赶回了康桥基地,和留守的队友、工作人员一起放烟花庆贺这个时隔四年的冠军。隔天,他还激动地去染了个头发,可惜因为再度被国奥征召,没几天又给染回了黑发。

国奥历练

实战中找到许多不足

朱越上一次到多哈,是为了2020年的亚冠。彼时,得益于崔康熙“田忌赛马”的战术,年仅19岁、只有过一场中超经验的他,出人意料地获得了首发机会,他也未辜负老帅的青睐,展现出了超乎新人的水准,顺理成章地被球迷寄予厚望。

按照球迷的设想,流着“纯正蓝血”的朱越只要经过几年的联赛历练,定能成为申花后防线上的中坚力量。然而弹指一挥间,三年过去了,朱越在联赛中亮相的时间不到500分钟,而此番跟随申花重返多哈的他,他也只能在几场“平等杯”比赛中作壁上观。

因为参加国奥集训的缘故,朱越缺席了球队第一阶段的冬训,换句话说,他尚处在新帅斯卢茨基的考察期,暂时未获上场机会也在情理之中。

事实上,从2021年到2023年的整整三年间,朱越都面临着同样的处境,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2001年龄段国字号,踢中乙,两度飞赴克罗地亚拉练,还有数不清的集训,让他难以参与俱乐部的训练与比赛任务。这样的情况至少会一直持续到今年春季,打完U23亚洲杯。

在成耀东掌舵的国奥,多年来人员来来往往,申花阵中也有不少年轻球员来了又走,但朱越始终是铁打的主力中卫。用成耀东的话来说,他“有绝对的实力”。

长久以来,“成氏国奥”的训练模式饱受舆论争议。外界普遍认为,长期集训收效甚微,并没有形成稳定的战术体系和人员配置,反倒总是在“推翻重来”,而频繁的征调,更是让这一批原本的希望之星失去了在联赛早早立足的机会,往重了说,一切结果都是以牺牲他们早期的职业生涯为代价的。

作为话题中的人物,朱越倒看得很开——一方面,他自然渴望能随俱乐部南征北战,在申花稳居一席之地。但另一方面,响应国字号征召,他义不容辞,这不仅是一种情怀,亦是一种责任感。人生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但只要做好自己,无论哪条路上都别有一番风景,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朱越便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三年的集训,让我对足球理念还有一些位置打法理解得更加透彻,比如防守体系的站位、进攻中的跑位,以及如何更好地保护队友身后。”朱越复盘起了自己的成长,“我们打了很多比赛,让我在实战中学会了如何去面对不同的场上情况。总而言之,我觉得我的心态成熟了许多。”

“在克罗地亚的时候,我们和很多当地联赛球队打了比赛,让我对国外球员的身体素质和脚下节奏有了更充分的认知。”他相信实战越多,越能看清自己的不足之处,找准改进的发力点,“现在面对这种类型的对手,我更有经验,也更自信了。”

冬训收获

尝试攻击型中场,更理解队友需求

此番赴多哈参加“平等杯”,朱越为自己定下了目标,希望能尽快适应斯卢茨基的风格与打法,在新帅面前证明自己。

不同于国奥和上赛季申花高举高打的整体战术,斯卢茨基更重视地面传控:“他是一个注重整体防守,注重脚下(控球)的教练,希望球员能加快脚下频率,敢于做动作,不怕失误。”朱越说道,“脚下和高空我都能适应,只是我觉得每一种战术都得先熟悉它的体系,这是我目前需要努力的。”

在之前的训练中,朱越还在斯卢茨基的要求下客串了攻击型中场的角色,起初他对教练的安排有些困惑,毕竟他打小踢的就是后卫,完全没有中场经验。“后来我想明白了,教练可能是希望我们这些年轻球员能在训练中体验一下其他位置的踢法,更好地理解不同位置的队友的需求,让我们锻炼出更全面的场上意识。”他笑道,“其实踢中场也还挺好玩的,我很享受这种进攻的感觉。”

每天的训练课后,斯卢茨基还会将队员们聚齐开会,讲解战术理论以及训练中出现的各种问题,这也是朱越没怎么经历过的,以往的集中复盘多在比赛后进行,“教练这样做,也督促我每天花更多时间去复盘自己在训练中的好与不好。”

由于刚加入球队合练没多久,朱越和斯卢茨基接触尚浅,不过在他看来,这位俄罗斯主帅是个既严苛又随和的人,“他在生活管理上比较严格,要求我们三餐必须准时吃,训练场上很严肃,但平时也会对我们开开玩笑。”

新年展望

申花给我很多刻骨铭心,要珍惜每次出场机会

如果没有意外,两个多月后朱越将再次回到卡塔尔,跟随国奥一起征战U23亚洲杯正赛。这场赛事也将决定今年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冠、亚、季军直通巴黎,第四名则将与非洲区的第四名球队拼抢一张入场券。

看起来,国奥没什么签运,小组赛阶段就要硬刚日韩,第三档的对手阿联酋也不是“省油的灯”,出线前景并不乐观。但事实上,对于如今这支国奥而言,“签运”一词本就是玩笑话,毕竟无论遇上谁,都不敢说有多大的取胜把握,因而与日韩同组,反倒利大于弊,能将锻炼价值最大化。

在看到分组结果时,朱越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是“干就完了”,颇有些“横竖横”的意思在,“无论对手是谁,我们都会尽自己所能去踢好每一场比赛。”

待国奥结束今年的全部比赛任务,朱越终于可以卸下这一重身份,真正地履行一名职业球员的义务了。

今年的冬窗,申花有针对性地对阵容进行了补强,朱越能否在新赛季获得斯卢茨基的青睐尚属未知,而几位与他同龄的小将则将被外租练级,寻求更多的出场机会。“如果能够多打打比赛,我是很期待的。”朱越明白,对于他这个年纪的球员而言,多积累比赛经验可能是最快的“涨球”方式,但无论在哪儿,申花始终是他足球生涯中无法覆盖的标签,“申花是我了解的第一支国内球队,小时候第一场正式比赛也是在康桥基地踢的,第一次进梯队、第一次踢中超、第一次踢亚冠……都是在申花,希望未来可以跟着球队踢更多的比赛,拿下更多荣誉。”

【独家专访·朱越】斯帅印象·出场时间·尝试新位置,听听他怎么说……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