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5日 星期六
鼠(剪纸) 老爸做的兔子灯 打通涌泉穴 一题唤醒“沉睡”人 元宵的弄堂 “正道”危机 觅茶记
第14版:夜光杯 2020-02-08

觅茶记

罗达成

罗达成

茶是我的至爱,喝了50多年茶,算得上是老茶客了。但一如许多喝茶的人那样,初始只知喝却不知品,觉得什么茶都一个味儿。我也曾这样稀里糊涂地喝过二十年,味蕾停滞于粗浅的初级阶段,缺少辨识力。直到1983年四五月间的一天,我才醍醐灌顶般地豁然开窍,对茶道有了一点认知。

那天,我正在杭州采访,下榻于西湖畔一家宾馆。赶巧,在大堂店铺显眼处撞见刚上市不久的明前特级龙井。真是天价,买下这两罐250克的“天下第一茶”,我竟花了800元!营业员很热心,见我是住店客人,问这问那,对极品龙井几近一无所知,生怕我轻慢了这茶中尤物,特意从货架上取来一本关于西湖龙井茶的书,劝我买下好好看看,然后再泡茶。她还不无感叹地介绍道:明前茶属于龙井茶之极品,它是清明前所采的娇嫩茶芽——采摘时要使芽叶完整,放置茶篮中不可紧压,以免碰伤嫩芽,影响茶叶的品相。炒制你手中这500克明前茶,需要七八万个芽头。冲泡时,水温一定要控制在80度左右,否则就会烫伤了它……

书中说,以玻璃茶杯冲泡明前龙井为最佳,虽然茶汤面上会瞬间悬浮起一层极品茶所独有的毛茸茸的茶毫——专用词称之为“毫浑”,但杯中茶的芳姿和妙曼依然明晰可见。当我看到茶叶在水中上下翻飞,翩翩起舞,随后“芽芽直立,栩栩如生。品饮茶汤,沁人心脾,齿间流芳”,觉得这天价花销太值了。在齿颊留香中,我深深领悟了这因“色绿、香郁、味醇、形美”四绝闻名于世的龙井的精髓。

在杭州邂逅这可遇不可求的极品西湖龙井11年后,我有幸又品尝到与之齐名的另一顶级名茶——来自苏州东山的极品明前碧螺春。1991年,我主办了一个特刊,里面设有许多专副刊,其中之一是“旅游版”。一天,一位老总将苏州朋友送他的几听50克的听装碧螺春,转送给我一听。这非卖品的特级碧螺春,形态和茶香让人心醉,“形曲如螺,满披茸毛,白毫显露,色泽碧绿,淡雅清香”。无怪乎,当年康熙会对它爱不释手。冲泡这极品尤物时,我又一次看到茶面上浮有毛茸茸的茶毫,这标志性的“毫浑”只属于茶中极品的明前龙井和碧螺春!

随后的几年、十几年,以至二十多年,我一直念念不忘“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这两款名茶,苦心寻觅,却始终不见芳踪。

1995年,我曾随旅游版的编辑特意赶到苏州东山,去获得当年碧螺春全国金牌的茶农家,品尝他最好的茶品。冲泡后,未及品茶,已觉不妙,茶面上不见毛茸茸茶毫,更谈不上有那种极品碧螺春的标志性“毫浑”,只得怏怏而回。

及至2013年,我已退休多年,还是揣着一线希望和万般眷念,在四月间专程前往西湖龙井村一位茶农家品尝明前龙井——十多个硕大圆茶匾里,有着不同品级的明前龙井,“极品”价格为8000元一斤。品茶的结果让我失望至极,这没有“毫浑”的顶级龙井,与我30年前在西湖畔品尝过的800元一斤的明前极品不可同日而语。

苏州、杭州的热心肠好友,也年复一年到碧螺春茶农、龙井茶农家,竭尽心力地为我采购顶级好茶,随后兴冲冲寄来,问这档茶叶能打几分?我的回复几乎不变:“大概在80到85分之间。”这些茶也算好茶,但上品与极品,一字之差,相距万里。直到去年,一位好友介绍的年轻茶农才多少给了我一点安慰,让我释怀。他说,要寄一斤新开发的50克一听的听装特级碧螺春给我,2000元一斤——虽说这碧螺春也只能打85分,但毕竟是听装。他还劝我再也不要抱有奢望,想买到当年喝过的碧螺春:碧螺春品质大不如前,根本原因在于气候,这二三十年明前茶采摘前的一段时间,东山碧螺春产地气温提高了好多,雨水也多,茶叶的品质从源头就退步了。

佛曰,一念放下,万般自在。喝不上能打满分的茶叶,就退而求其次吧,我专放茶叶的冰柜里,已经收有六七种能打85分到90分的上好绿茶;而且,新添了一种让我钟情的青茶——介于绿茶和红茶之间、属于半发酵茶类的铁观音。这茶独具妙不可言的“观音韵”,冲泡后有得自天然的兰花香,清香雅韵,我给它打了95分的高分。知足吧,能喝上这样档次的茶也算不错了。我没有财力,也没有勇气和信任度,去冒险网购三万元左右一斤的天价龙井——这是我每年购置一冰柜茶叶的总开销。

我庆幸自己有茶缘,曾经两度邂逅过、品尝过茶中极品,那种曾经拥有的感受刻骨铭心,足以让我回味终身。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