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13日 星期日
听听创作者的心声…… 街舞跳进大剧院
第15版:文体新闻/文娱 2021-05-13

街舞跳进大剧院

这一次,只“唱”中文歌 朱渊

汪珅炅

何宣谕(小雨酱)等在表演

张娅姝和张傲月在表演《你啊你啊》 本报记者 郭新洋 摄

20年前,还是街舞少年的石头(刘磊)和Danny(汪珅炅)不会想到,他们扛着录音机、画个圈就能跳舞的人民广场旁,会盖起一座“水晶宫殿”,而他们居然能把街舞跳进这座艺术的“水晶宫殿”。

昨晚,街舞第一次“唱”着中文歌,登上上海大剧院的舞台。全新升级的《假如这世界上只有中文歌·剧场版》(以下简称《假歌》)将中文歌曲、街舞演绎和脱口秀等表演形式相结合,融入剧场艺术特色,为观众奉献了一台高水准又具有艺术观赏性的综合艺术表演。

诚如《假歌》发起人廖搏所说:“我们将街舞文化与华语音乐结合在一起,邀请大师级舞者将自己对于歌曲的感受表达出来,让更多对街舞文化不太熟悉的人也可以欣赏街舞表演,就是我们想做的事。”

让街舞“唱”中文歌

“他们最初跟我说起这台街舞表演,我最担心他们会不会要把我剧院所有椅子都拆掉!”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张笑丁开玩笑说。乍听《假歌》的这个创意,感觉有些“疯狂”,但在和这群街舞爱好者聊一聊后,她觉得“这还挺酷的”!

以中文歌表演街舞的《假歌》,缘起于2011年,曾经的街舞舞者,如今街舞圈知名的Battle MC主持人廖搏用中文歌《我怀念的》完成了一次特别的街舞表演,惊艳全场。2017年4月,首个纯中文歌曲街舞表演活动《假如这世界上只有中文歌》于北京启动巡演。截至2020年,《假歌》在全国已成功举办6场演出,50余位舞者带来了100余支作品,相关视频浏览量3亿以上。

在“登堂入室”之前,《假歌》已经是上海大剧院2020年线上“巡演零号站”的一匹黑马。据张笑丁介绍,2021年1月,以街舞舞种之一的都市编舞为叙述雏形的全新剧场舞蹈秀《超越巴别塔》精华版,上线“巡演零号站”,获得很高关注度,“这让我们看到了街舞作为青年潮流表达的独特生命力,也印证了其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与剧院演出观众人群的契合性。”

之后《假歌》成了首个从线上“巡演零号站”落地线下巡演的项目。在剧场版的创作中,街舞艺术家们将融合中国和亚洲特色的音乐、街舞和艺术创造,用青年潮流语言讲述中国青年故事。

带街舞进大剧院

说到街舞,你的脑海中会浮想怎样的画面?燃爆的音乐里各种听不清歌词的外语饶舌,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舞者在地上灵巧地翻转腾挪……但这一次,你们统统猜错!对《假歌》来说,此次和上海大剧院的携手制作,也是一次特别的体验。

当年的街舞少年已然成为国内街舞圈“顶流”。石头是国内知名街舞厂牌“CASTER”的创始人,他带着一群又一群、一代又一代怀揣街舞梦想的少年在国内外打比赛,也开设了20多个街舞教学点,旗下街舞团队多达135人。

而始终“战斗”在舞台的汪珅炅俨然成长为国内霹雳舞第一人。随着国际奥委会正式将街舞中的霹雳舞列入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新项目,曾担任全球青年奥运会霹雳舞中国国家队主教练的他将参与到更多中国赛事选拔工作中。

汪珅炅说:“我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在我心目中上海大剧院的舞台是不一样的,几年前我们时常开玩笑说,如果有一天,能把我们的舞蹈和我们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搬到上海大剧院,那就太酷了!没想到就真的实现了。”

早早转型幕后的石头则想得更多:“街舞文化从诞生至今也不过50来年,我们这批40多岁的街舞从业者,可以说是中国第一代跳街舞的。我们入行20年,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想法肯定和刚入圈的年轻人不同,我们希望借着脍炙人口的华语歌曲能让街舞更接中国的地气,也让更多年轻人能够参与进来,获得真正的共鸣。”

跨界表演有火花

把街舞艺术搬上剧场舞台,对制作团队、对舞者,甚至对观众们来说,都是一次全方位的突破挑战。

剧场版总导演刘艾表示:“不仅是舞者们的创作,包括舞台设计、灯光、音效,甚至现场拍摄来说,如何能在不影响舞者发挥的同时,最大程度地给予观众全方位的升级体验,是我们几个月来不断讨论的课题。”

事实上,《假歌》的舞台,不仅是街舞舞者的创作平台,也吸引了不同领域艺术家们的跨界参与。现代舞舞者张娅姝邀请舞者张傲月,以魏如萱的中文歌曲《你啊你啊》共同创作一段为《假歌》特别定制的作品。虽然张娅姝戏称他们是“两个跑错片场的”,但正是因为不同风格的艺术融合,才让现场观众惊喜不已。

《假如这世界上只有中文歌·剧场版》由泓洋戏剧制作,上海大禾升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上海大剧院联合主办。自《假歌》宣布在上海大剧院上演以来,网络上收到许多粉丝留言,纷纷求巡演。泓洋国际总经理曹冶博表示,将有可能把《假歌》带到全国更多的城市,让更多喜欢街舞的观众近距离参与到演出中。本报记者 朱渊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