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13日 星期日
斋宫鼓楼 (速写) 也许他们更快乐 早知潮有信 用音乐传递我们的价值观 “你争我夺”话竞争 音乐家的气场
第17版:夜光杯 2021-05-13

也许他们更快乐

张欣

张 欣

前两天,我家厨房的下水道堵了,打电话请周队长过来疏通,周队长长期服务于小区,大家都跟他相熟,谁家爆了水管房顶漏水什么的都找他。

周队长胖胖的,是个江苏人,四十来岁的外来工,口音还蛮重的。

他跟我家的钟点工小杨也很熟,我家小杨是广西人。他们两个人在厨房倒腾下水道,我在客厅用平板电脑处理事情,听见这两个人在厨房秒变粤语交流,当然都说得非常烂,但是就是坚持说,还说得挺高兴。

我是一个语感差的人,在广州呆的时间比他们长,但是我不会说粤语,最大的负担就是怕丑,别人一笑自己就崩溃了,或者不等别人笑自己就觉得干吗要那么丢脸。但其实如果明明知道要在一个地方长期生活,学习当地语言是第一要素吧。

你看周队长和小杨就有这个意识,他们是改革开放时期进城的务工人员,家乡话都是很顽固的,但是他们特别懂得要克服困难适应环境。

我以前总觉得穷人就不可能有什么快乐(当然我也不富所以也不怎么快乐),觉得富人开着游艇或者私人飞机就好开心。

但其实一个人如果没有什么思想负担,没有什么鬼包袱,该怎样就怎样,其实也可以很快乐。

周队长在广州买了房子,属于特别有眼光的那种外来工,女儿也从大学毕业了,据他说是双学位。他的名片上印着周队长,大家也都这样叫他,但我看他出出进进永远一个人骑一辆电驴子哪里有什么队伍。

小杨会做一种特别好吃的红烧肉,问她秘方,她说得滔滔不绝头头是道,回家一试全部以失败告终。我觉得她关键的地方省去至少两百字。

不过他们都很快乐,尤其是说粤语的时候。

于是我把这一感想跟一个朋友交流,她想了想说是的,我爸爸从生到死一辈子没有说过一句广州话。她爸爸是在广州工作的浙江人。我们骨子里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居高临下不肯改变的人生态度。

但如果是为了生存结果就会不一样。

而学习其实是会使人快乐的。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