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徜徉(摄影) 社区拳师美女姜 长宁路上的枪声 幸福门 柳敬亭之说 为熟悉的陌生人点赞
第8版:夜光杯 2022-05-27

柳敬亭之说

米舒

明末清初最著名的说书艺人柳敬亭(1587-1670),原名曹永昌,字葵宇,通州余西场(今南通)人。其始祖是北宋开国功臣武惠王曹彬,金人南侵,曹氏一脉流落至常熟,明洪武年间,其父曹应登迁泰州,曹永昌少年时强悍不驯,犯法当死,泰州府尹李三才为其开脱,曹永昌以“钦犯”身份,浪迹于苏北市井间。一日,他在一棵大柳树下,顾同行数十人曰:“嘻,吾今氏柳矣。”遂改名柳敬亭。因其“面多麻”,人称“柳大麻子”。

柳敬亭好读野史,得演义小说一册,见市井有说书者,亦开始模仿,说着说着,便有了些听众,遂以说书为生,渐渐有了点自负。松江府一位读书人莫后光听了柳敬亭说书,对其直言:“说书是门技艺,高明者须描摹故事中的人物性情神态,还需熟悉各地的风俗人情。只有学会春秋时楚国艺人优孟以隐言来进行讽谏,才可达到说书的精妙之处。”这番话说得柳敬亭大为叹服,拜其为师。

柳敬亭专心致志反复练习,过了一月去见莫后光,说给他听,莫后光听后说道:“你说得让人欢乐喜悦,可以笑矣!”柳敬亭回家,又仔细琢磨了一月,再去见莫后光,莫后光听完叹曰:“你的书艺,能让人感慨悲叹,痛苦流泪了!”柳敬亭听出话中之音,又返家苦练了一个月。第三次他去见莫后光,莫后光这次赞叹道:“你一开口,悲哀欢悦之情都先表现出来,说书艺人能掌控听众的情绪,祝贺你成功了!”

于是,柳敬亭便去扬州、南京、杭州各大城市说书,因其书艺高超,“倾动市人”“一日说一回,定价一两。”百姓争相围观,“常不得空”。名声也显扬于达官贵人之间,纷纷请柳敬亭入府说书,安徽提督杜宏域对柳敬亭的书艺十分迷恋。

此时,明末太子太保、宁南侯左良玉渡江南下,杜宏域很想结交,便携柳敬亭同往左良玉府第。左良玉早闻柳敬亭说书之名,想试试他的胆量,以刀枪阵迎之,柳敬亭面对钢刀,坦然自若,谈笑风生。交谈之间,让左良玉相见恨晚,引柳为挚友,留在府内。

左良玉虽为名将,却没读过书,他下达公文皆由属下立意谋篇,今得柳敬亭,便让他跟随左右,由其参与秘密军务,柳敬亭不仅口才了得,亦能文字,策划决断,很合左良玉之意。柳敬亭在左良玉府中朝南而坐,下属偏将俱称呼柳敬亭为柳将军。

左良玉病亡后,柳敬亭又走上街头,重操说书旧业。他说的书虽取之小说话本,却不照本宣科,表演时说表细腻、尽情发挥,“描写刻画,微入毫发”,以轻重缓急制造说书气氛,“说到筋节处,叱咤叫喊,汹汹崩屋”“客座惊闻色无主”。由于目睹清兵南侵后遭致哀鸿遍野、百姓逃亡之景,他便把所见所闻用说书的形式加以表达,其间的刀枪铁骑与风号雨泣之声,皆由他用口技表演出来,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明亡清初之际,柳敬亭与“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相识,一个说书精妙,一个诗文俱佳,两人志同道合,便成了复明反清的好友。据孔尚任作戏剧《桃花扇》描写,柳敬亭曾被南明权臣阮大铖敬为上客,阮大铖对其盛情款待,但当柳敬亭看到《留都防乱公揭》后,才知阮大铖是个反复无常的奸佞小人,深受震撼,耻于与阮为友,“不待曲终,拂衣散尽”。

柳敬亭一生说书六十年,其书艺“疾徐轻重,吞吐抑扬,入情入理,入筋入骨”,名闻一时。至83岁卒,死后葬于苏州。侯方域、吴梅村、张岱、张潮、孔尚任、黄宗羲对其均有记载。张岱写过《柳敬亭说书》,吴梅村与黄宗羲写过《柳敬亭传》。柳敬亭所说之书,由文人整理成《柳下说书》,其文字由冒辟疆、钱谦益、吴梅村等人润色,可见柳敬亭与当时明末清初著名文人相交,都曾留下一段佳话。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