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未施铅华立镜前 芳草何萋萋 水面之下 忆少先队辅导员 映日红花送严翔
第8版:夜光杯 2022-05-31

水面之下

陆海光

天空,出奇地蓝。阳光,那么温柔诱人。城市没了往日的喧嚣,世界变得如此安静。记得,往年这个时候,只要阳光灿烂,我总要在河边漫步道上散步;或坐在河边石凳上读书。客厅窗台上的蝴蝶兰,谦卑地鞠着躬,依然呈献着美艳的花朵;蟹爪兰春节开过后谢了,现在又活力四射般开出了婀娜多姿的花朵。

很长时间了,社区内保持着静默,像一个平静如镜的池塘。虽然水面无波,但水下又涌动着忐忑不安。小区原有的200多人的居民微信群,很快集结到500人的上限,群主很快又组织了第二“集团军”。年轻人开始“未雨绸缪,粮草先行”,鸡蛋团、肉禽团、水果团、米面油盐酱醋团,雨后春笋般露出尖尖角。

突然,社区内一名住家保姆报“中队长”(上海人现在谁都知道这词的震撼力!),还无知地把检测盒拿去给居委会干部看。社区内一片哗然!池塘激起层层涟漪。保姆被转运隔离后,小区复归平静。

静默了14天,人们终于可以在小区内呼吸带有青草味的空气。突然,一声惊雷。隔壁邻居私信我:儿子“中队长”了!还有几分热度!并问我:怎么办?因为我是小区业委会的,他第一时间告诉了我。他把一家最近的活动轨迹在头脑里过了一遍,感到莫名其妙,分析不出儿子怎么会被感染上的?太神秘了!我安抚他:你不要恐慌,马上报告居委会。我看你们全家人高马大,免疫力强,估计不会有大问题。你让儿子先服连花清瘟降体温。

过了两个小时,不见居委会发通报,也许,他们在等街道的指令。但我觉得刻不容缓,应该向居民公开,早知道,早预防。消息在居民微信大群发出后,像爆雷。不断有人打电话问我:是几号楼的?是几层楼几室户的?……我像开记者招待会,一一作了解答,但不透露是哪一户,避免给患者带来心理压力。

我们是公安小区,职业习惯使然,马上涌现出一批“福尔摩斯”,不断推理病毒是怎么会在我们小区出现的?我与该邻居保持着联络,不断向他进行业余级“流调”:他们在封控后只参加过一次团购;他家没有人去医院看过病;小区变为防范区后,他们全家一起下过一次楼,在小广场打了一会儿羽毛球,第二天上午,他的儿子就“中队长”了。我把“流调结果”告诉了向我提问的居民,“波涛”渐渐平静了。

邻居一家子转运那天,近半夜了。他们拖着旅行箱进电梯前,我恰巧开门看见了,我向他们招了招手,并向他们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第二天一早,我把他们已转运至四叶草方舱的消息在微信群里告诉了大家,立马,跳出了一长串的“祝早日康复回家,玫瑰玫瑰玫瑰”。

然而,病毒没有就此离开。

之后,23层楼出现了阳性。“福尔摩斯”告诫居民:注意烟道传播,多开排风。

几天之后,25层楼紧邻的两户居民自报“阳”!“福尔摩斯”分析:两家下楼做核酸检测时,可能同坐一部电梯,在电梯的密闭空间内被感染上了。

仅一天后,本栋3层楼又发现了“阳”,“福尔摩斯”提出分析报告:请居民们注意下水道的传播可能。

病毒仍在神秘地上蹿下跳。居民们小心提防着,但已不再恐慌。而邻居间一股互爱互助的暖流在上下涌动——

“我家刚发的猪肉,红肠,咸蛋,谁家有需要的到12楼来拿。”

“我家新团购了3箱沃柑,有需要的请举手。”

“谁家孩子想吃面包鸡蛋,我家可以免费提供。”

奥密克戎其实并不可怕;邻居间在防疫中建立起来的互助互爱信任弥足珍贵!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