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百事如意 植物朋友 小学生活 上海斜塔 一根木桩的华丽变身 习圆 朵朵诗花喜盛开 梧桐书签
第15版:星期天夜光杯/快乐作文 2023-03-19

朵朵诗花喜盛开

刘启轩 杭州市景汇中学807班

我从小便对古诗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听妈妈说,那时,我初入尘世,哇哇啼哭。妈妈尚未有为母经验,唱不来催眠曲,便背些诗歌哄我。那时背得最多的是《木兰诗》,“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妈妈抱着我,慢悠悠地吟诵,我便似懂非懂地听。久了,妈妈一背,我就停下哭泣,瞪着小眼睛望向妈妈,屡试不爽。

再后来,我一天天大起来,妈妈把我抱出去玩,看到太阳,妈妈就背:“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看到小草,妈妈就背:“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有时碰到小狗,妈妈都会来一首打油诗:“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也许真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当我能开口蹦单字的时候,妈妈说上句,我竟然能冒出来下句的个别字。慢慢地,能对整个句子,再然后能背整首诗……

家里正好有一本《唐诗三百首》,妈妈决定和我一起背,从送别诗、思乡诗到边塞诗等,妈妈都逐首进行了编号、排序。当时的我对此兴趣浓厚,热情极高。不管七律五言、四句八句,背得干净利落。不出一月就背了二十多首。平均三天两首,顺便还把里面的字认了许多。

后来上了小学,我无论识字量还是古诗储备量都明显优于同学。二年级的时候,妈妈给我报名参加了市里的青少年诗词大会,因为年纪尚小,第二轮就败下阵来。不过,我不仅没有沮丧,还喜欢上了其中的游戏“飞花令”,那时正逢电视上演中国诗词大会,我们一家三口兴致勃勃地观看,也会不由自主地跟着选手一起闯关。这个过程中偶尔能取胜,每每取胜,我们都很高兴,尤其是我,更是手舞足蹈。

我和爸爸还整理出了许多高频词的飞花令,单一个“花”字的诗句就有上百个,我们把“花”进行了分类,什么梅花、菊花、梨花、杏花……那段时间,家里到处都是“花落知多少”“花重锦官城”的纸片。带“树”的、带“月”的、带“春”……因为含的高频字多,至今那首长长的《春江花月夜》还能信手拈来。

经过反复练习,三年级时我又报名参加了市里的青少年诗词大会,这次稳稳地杀进了百人团,如果不是因为年纪小写字慢,差点就杀进了半决赛。后来看到了《刻意练习》这本书,我悟得了刻意练习的重要性。在这本书里,作者认为天才往往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训练出来的。

上了初中后,我因为课业负担重,诗词诵读渐渐抛到了脑后,但曾经熟悉的诗词还是会一点就来。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我能永葆一颗诗心,不管岁月有多少曲折,朵朵诗花都会在心中盛开。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