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4日 星期四
信息 以壶会友
第94版:艺术 2019-11-04

以壶会友

王悦阳

国饮礼器—张生铭玉成窑汉铎壶。

文人紫砂是文人雅士将自身的文化修养、艺术审美和生活情趣,用诗、书、画、印的形式镌刻于一器,并与砂器造型进行殊妙的结合。

撰稿|王悦阳

茶为国饮,而器乃茶之父。中国是礼仪之邦,自古就有“以茶会友、以壶待客”的完整和规范的礼仪,孔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寻根溯源,历来茶事礼俗,以壶相赠,是笑迎天下客的一种礼节,也是文化内涵和礼仪交往相结合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待客之道。

恰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由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发起,上海市政府主办的“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邀请了4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20多位沃尔夫奖、麦克阿瑟奖、菲尔茨获奖者共65位世界顶尖科学泰斗和我国30位两院院士齐聚一堂,共话“科技,为了人类共同命运”这一永恒主题。举国盛事,礼敬四方,宁波玉成窑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张生亲力设计监制玉成窑汉铎紫砂壶摹古作品,是分别为65位世界顶尖科学家和我国30位两院院士定制的。

汉铎壶是清代玉成窑文人紫砂的经典之作,汉铎为盛行于汉代的青铜乐器,钲而有舌,喻作智者先声,引领方向,春秋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以文载道,传播德行,教化大众,被尊奉为“天下木铎”,古代贵族常把青铜铎视为醒世铃音的重要礼器。以汉之铎,为今之壶,精心摹制的玉成窑汉铎壶,造型典雅大气,铭文切题切意,外观自然质朴,是紫砂文化和礼仪之道传承不息的代表之作。

玉成窑始创于清光绪年间,窑址位于宁波千年古镇慈城,它不仅仅是一个专事烧制文人紫砂的窑口,也通指由金石书画大家、文人墨客领衔,制壶名手、陶刻高手等组成的共同参与紫砂创作的一个文化艺术群体,文人紫砂至玉成窑时期已达全盛。

作为玉成窑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制壶名家张生自幼好古嗜学,心性清净,意态随和,长期专注精研与收藏文人紫砂古器,于玉成窑砂器研究尤多会心。张生素敬文人紫砂,收藏宏富,品质极高,并以此在月湖之畔重修宁波茶博院,借以茶、壶、器、书、画、诗等诸多形式广邀贤士,采听先业,成就雅事。“张生品定”玉成窑摹古作品深受业界喜爱,其对紫泥砂器独到的理解和阐述,广博精炼,洞彻弥深,于物内物外独具悟性,总能透出一瓣清香,是一个人说器事、器传人文、文以载道的紫砂鉴赏传道者。此次传统手工制作的“张生铭玉成窑汉铎壶”,是按传世原作一比一复制的摹古之作,壶色敦厚质朴,气韵流畅俊美,张生撰“紫泥新铎传汉音,汲来松泉试烹茗”壶铭可谓风雅自来。此壶造型工艺考究,品质精益求精,泥料、工艺、形制、窑烧、书法、镌刻等均由传人张生独立监制,外观与内涵气息如同古器,呈现出一种鲜明的文化特性。

紫砂界有这样的论述:“千年紫砂,绵延至今;雅俗共赏,文化先行;前有陈曼生,后有梅调鼎”。文人紫砂是文人雅士将自身的文化修养、艺术审美和生活情趣,用诗、书、画、印的形式镌刻于一器,并与砂器造型进行殊妙的结合,从而使紫泥砂器达到“切器、切茶、切意”和“可用、可赏、可玩”的意趣。玉成窑文人紫砂的品种、造型较多,外观朴素文雅,壶铭短小隽永,天趣十足,意境丰富闲适,书法俊逸典雅,画作空灵简淡,镌刻刀法娴熟劲利,精巧自然,被公认为继陈曼生后文人紫砂之巅峰。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