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0日 星期一
基因检测技术下的特殊人群合理用药精准治疗 “红色家庭支部”的地下工作三人行
第01版:一版要闻 2020-08-05
与江姐甫志高交接 传递“永不消逝的电波”

“红色家庭支部”的地下工作三人行

丁诗圆/颜静燕

值此中国共产党成立99周年之际,上海市正如火如荼地开展“四史”学习教育。徐汇区康健街道康乐书记工作室指导老师金榴的外婆和父母曾以家庭支部的方式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心脏重庆和上海从事地下斗争,革命生涯可谓险象迭生。在他们相继离世后,金榴将这些历史资料细心整理出来,希望藉由家庭“特别支部”的传奇故事向大家传递一代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

◆见习记者丁诗圆 本报记者 颜静燕

富家女儿“叛逆”子抛家舍业干革命

与中共早期的许多革命者一样,金榴的母亲尹锡荣出身优渥,却为了民族和国家甘愿走上革命之路。尹锡荣在通达明理的母亲夏清贞的教养下长大,小学毕业后前往上海读初中,又受其姨父姨母的影响接触了革命。在校内尹锡荣积极参加抗日宣传活动,并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由此结识了学校“民先”组织的上级联系人,也就是她后来的丈夫金绍朱。

不同于重庆大资本家出身的尹锡荣,金绍朱的父亲祖籍嘉兴,以教授私人昆曲谋生,尽管生活水平不低,但时常遭人白眼,这些不快的经历让金绍朱仇恨旧社会、向往新社会。读书期间,金绍朱受马列主义思想影响,曾两次因抨击校方的不当行为受到处分,他被父亲视为“叛逆”分子。为了寻求一个“清静无为”的世界,金绍朱只身前往南海普陀出家,然而在短短十五天的“空门”生活里,他反倒从另一个视角看清了封建社会的本质,最终在同学的指引下参加了共青团和“民先”组织。

1937年8月,金绍朱、尹锡荣与“民先”组织的同学们一起到苏州宣传抗日,因“八·一三”淞沪会战打响而无法回沪,加之尹锡荣父亲病重,两人便辗转回到重庆。在重庆南岸,尹锡荣因重庆籍身份的便利率先与当地的“民先”组织接上了关系,又加入了中共力量极盛的“基督教全国女青年会乡村服务队”。1939年3月,尹锡荣先于丈夫加入中国共产党,受川东特委组织部长李应吉领导。而金绍朱因为身体和籍贯的缘故耽搁数月,最终根据组织的要求再次到郊区忠兴乡小学教书。金绍朱的革命热情和行动得到了党组织的认可,在1939年末经由刘旭介绍加入了共产党,这位“刘旭”在解放后的名字叫刘渝明,是著名演员刘晓庆的叔叔。

机智脱险黑朝门外婆卖房筹经费

金榴的外祖母夏清贞出身重庆郊区一个富裕的盐商家庭。1939年2月,因日本飞机轰炸重庆,夏清贞携全家搬入黑朝门(今重庆市涪陵区)夏家院子来躲避。他们的到来为这个老迈的大院注入革命的动力。5月,川东特委在黑朝门大院举办了第一期党员训练班,还成立了川东南岸特别党支部;第二年春天,党组织决定再在“黑朝门”办第二期党训班。不料危情袭来,一名教员被捕,身上搜出一张写有黑朝门地址和金绍朱名字的纸条,于是七八个特务气势汹汹地闯入黑朝门大院,扬言“查汉奸”。好在此前组织上已经提醒尽快清理书报并随时注意情况准备撤离,在金绍朱等人的沉着应对下,特务们并没有搜到有用的证据,只好要求甲长和院内的“家长”夏清贞担保不准离开这个住处,并留下几个特务在门外留守监视。

特务离开后,金绍朱召集全家商议对策,最终决定兵分三路撤离。迅速妥善地处理完一应事务后,夏清贞率先趁着夜色离开,接着尹锡荣携同为共产党员的妹妹从侧门逃去小庙,最后金绍朱乔装打扮成商人模样从暗窗跳出去。幸运又巧合的是,尹锡荣在清水溪的山坡上遇到上级领导李应吉,并在其帮助下于数日后与母亲和丈夫会合。

顺利脱险后,时年仅23岁的尹锡荣被调至合川县任县委书记;金绍朱则化名“王汉亭”带着岳母前往石柱县。夏清贞承担起地下交通联络员的艰苦工作,缠过“小脚”的她常需赤脚跑山路传递消息,在石柱县一带声名远扬,老百姓都亲切地叫她“王老太婆”。1940年下半年,由金绍朱介绍,夏清贞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漫长的地下斗争岁月中,夏清贞立场坚定,不畏艰险,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为了替组织筹措经费,还毅然决然卖掉了老宅,用实际行动践行“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入党誓词。

1940年底,尹锡荣与母亲和丈夫在涪陵会合。上级党组织决定以家庭为掩护,在丰都县建立川东特委的预备机关,成立地下“特别”党支部,作为川东特委遇紧急情况临时撤退用的暂住地。(下转第3版)

(上接第一版)

亲历“红岩魂”守卫“永不消逝的电波”

抗战胜利后,地下党的工作依然继续。金绍朱根据川西特委的指示,成为领导成都电讯局大罢工的中坚力量,也因此遭遇镇压。1947年初,组织上得到敌方意欲逮捕金绍朱的消息,立即要求他撤离四川前往上海暂避,“特别支部”的工作就由其妻子和岳母承担。同年12月,上级通知尹锡荣和夏清贞调至上海,让他们3人再建立一个“特别机关党支部”,而她们在成都东珠市巷23号的房子及家具由老蒲接管。在这个住处,她们与上级派来的江竹筠、老蒲见面办了移交手续,就是小说《红岩》的原型人物江姐和1948年叛变的甫志高。这位“老蒲”同志是当时成都川西地下党的负责人,后来还曾到过金绍朱负责的位于上海方浜路寿祥里的中共上海局地下党机关支部住过几天。解放后电影《红岩》上映,夏清贞和尹锡荣方才惊觉竟与影片中的大叛徒有过两回交集。

1948年,面对敌人疯狂地反扑,党的地下工作更加严酷艰险。“老蒲”叛变后,金绍朱一家紧急撤离寿祥里搬去建业里,支部从备用接待机关变为备用机要机关,一名叫做小朱(朱志良)的同志代表支部领导刘长胜联系工作,家庭支部中三人工作各自独立,任务也对彼此严格保密。小朱交给尹锡荣一条中共上海局与中共上海市委的秘密机要电台横向的交通线,由她通过与韩慧如联系交换情报,而韩慧如就是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原型人物之一秦鸿均的妻子。当年冬天,尹锡荣与韩慧如在上级给约好的淮海中路后面的东湖路口接上了关系。在那段时期里,她们双方的联系较少,最后一次约定下次碰头仍在东湖路口,可是到了碰头的时间,尹锡荣在老地方等了好长时间也没见到人,她就一边注意后面是否有人盯梢,一边兜转了好几圈,才绕道回了家,并向小朱汇报了情况。隔了两天小朱告诉她“是碰不上的,韩出事了,你不要再去了”。

1949年的上半年,解放大军渡江前不久,地下党上海市委李白、秦鸿钧的秘密电台被敌人破坏,刘长胜下令“立刻转移,维持通报!”,金绍朱马上照办,立即组织好大家有序转移,使得在黎明前的黑暗中,这条与中央直通的红色电波畅通无阻。直到解放后,刘长胜将建业里的房子交给韩慧如住,尹锡荣才对丈夫讲起自己曾根据小朱的指示与韩慧如联系过工作的事。

黑朝门夏家大院的夏清贞和她的女儿女婿们,毅然放弃荣华富贵,以自己的奉献成就了革命事业的伟大胜利。解放后,夏清贞在上海市妇联工作七年,在社区群众间享有很高的威望;尹锡荣是上海纺织工业学校的创始人之一,她的妹妹尹锡珍担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副局长,妹妹尹锡康是中国社科院研究苏俄文学的专家;金绍朱任上海市科协秘书长、中科院上海科技物理研究所党委副书记等职,最终倒在技物所的讲台上,因公殉职。数十载风风雨雨,从祖辈到儿孙,从重庆到上海,革命的薪火始终传承,经久不灭。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