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30日 星期五
本期导读 临床药师能为患者带来哪些价值? 久病老母“勇闯”百岁大关
第01版:一版要闻 2020-10-28
古稀儿女日夜守护三年

久病老母“勇闯”百岁大关

陈玥

天平居民区党总支副书记何秋萍(左二)和倪自质(右)为吴少痕祝寿(图片由天平居民区提供)

◆记者 陈玥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然而,在徐汇区天平街道,年过七旬的倪自质和姐姐倪自洁、弟弟倪自宪却以实际行动打破了这一说法。自母亲吴少痕病重以来,一千多个日夜,他们24小时全天候守护,用最长情的陪伴,让母亲转危为安,不仅创造了“生命奇迹”,更在今年重阳节前迎来了母亲的百岁寿辰。

长寿秘诀在于子女孝顺

吴老百岁生日前夕,天平居民区党总支副书记何秋萍与居委干部带着鲜花和百岁纪念牌来到老人家中。踏入家门,居委干部顿时感觉眼前一亮——家中收拾得一尘不染,陈设井井有条,被褥干净整洁,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久卧病榻的百岁老人的居住环境。接过百岁纪念牌,小女儿倪自质俯身在妈妈耳畔说道:“姆妈,祝侬生日快乐,早日康复!”老人脸上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三年前,妈妈出院时情况比现在要糟得多,当时她一点意识也没有。”倪自质说:“我们姐弟几个谁也没想到,在我们的守护下,妈妈能迎来百岁生日。”

对病榻上的百岁老人而言,长寿离不开子女的孝顺。2017年9月,一次普通的肺炎,让原本日常生活能自理的吴少痕突然高烧不止。姐弟几个将母亲送入了医院,没想到,入院后母亲的病情迅速恶化,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在医生束手无策之时,是让母亲留在医院继续挣扎,还是接回家里悉心照料?

“我是老四,阿拉兄弟姐妹5个人,有的在美国,有的自己身体也不好,有的家里还有孙辈需要照看,最小的老幺也已年近七十。”倪自质回忆道:“原本大家都在为了各自的家务事奔波忙碌,但从妈妈病倒的那一刻起,我们的想法都是一致的,要把妈妈接回家里好好照顾,这是头等大事。”于是,已成为“小老人”的子女回到了“老母亲”身边,对母亲的卧室进行改造,添置护理床,请护工,兄弟姐妹通力合作,用最快的速度将她接回了家。为了让老人在病床上也能尽享天伦,姐弟几个还制定了陪护安排表轮流照护。

千余日夜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没过多久,与母亲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近30年的倪自质又发现了新问题。夜里老人需要有人经常帮忙翻身、换尿布,但当时已丧失语言能力的老人无法表达,陪夜护工也无法及时了解她的需求。“阿姐身体不好,弟弟照顾妈妈不方便,我还年轻,妈妈由我来陪夜!”情急之下,年届七旬的倪自质不顾兄弟姐妹的一致反对,坚持让护工搬去隔壁房间,自己则在护理床边支了一张小床。只要母亲一有动静,她马上就醒来。三年多来,她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小妹……”一天晚上,倪自质的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呼唤声,经过儿女几个月来的悉心照料,母亲醒了!“对当时已将近百岁的老人来说,这算是生命的奇迹吧。”倪自质说,妈妈的那一声呼唤,让她数月来的疲倦顿时一扫而空。“虽然她的意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但是能有妈妈叫我一句‘小妹’,我心里就很满足了。”

在这以后,倪自质的夜晚更忙碌了。有时母亲还会在凌晨两三点叫醒女儿:“小妹,现在几点了?我想看电视。”“小妹,陪我聊聊天吧……”这时,无论有多疲惫,倪自质都会立刻起身来到母亲身边,摇起护理床,打开电视机,拉着母亲的手陪她说话。以前母亲是个“电视迷”,戏曲、体育、电视剧样样都爱看。如今看到电视里出现自己感兴趣的人物和场景,老人有时也会作出回应:“这是姚明,这是郎平……”这一刻,也是倪自质最幸福的时刻。

能照顾妈妈是一种幸福

白天,倪自质也没闲着,虽然有护工、长护险护理员帮忙,但她还是尽量亲力亲为。由于年事已高,母亲的肠胃、牙齿都大不如从前,她就让母亲少食多餐。从早上7点开始,12个小时里吃6顿,酸奶水果一样都不少。每天的饭菜虽然都要打成泥,但也要换着花样精心准备。倪自质笑称,对母亲的照顾,是像照顾婴儿一般的照料。这种照料,让她彻底放弃了属于自己的生活。 (下转第3版)(上接第1版)

出门采买要快去快回,和小姐妹聊天要长话短说,就连参加社区活动也成了她的奢望,因为离开的时间一长,病床上的母亲就会不停地呼唤她。

“姐姐对妈妈的照顾,那是没话说的。要不是有她,妈妈不可能活到100岁!”倪自质对母亲的悉心照料,让小弟倪自宪心中充满了感激和心疼。为了让姐姐能有片刻喘息,他除了每周有三个下午会风雨无阻地来到母亲床前照料,平时也一有空就想着往“娘家”跑,陪母亲聊天,给母亲喂饭、擦身、换尿布,照顾得无微不至。

由于肠道功能紊乱,老人时常因排便困难而发出痛苦的呻吟。只要母亲一叫,姐弟俩就不顾脏臭,一人徒手为她抠粪便,一人又用清水为母亲洗净身子。看着母亲脸上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配合默契的姐弟俩才放下悬着的心。“儿子能做到这样照顾老妈,不容易吧!”倪自质笑着说:“还有阿拉二姐倪自洁也不容易,自己身体不太好,但疫情期间还是坚持每个星期都来照顾妈妈。”

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日夜照顾母亲固然辛苦,但在倪自质看来,能在古稀之岁依旧有妈可叫,这是最大的幸福。“羊羔跪乳、乌鸦反哺的道理谁都懂,我14岁时爸爸就去世了,妈妈拉扯我们长大不容易。”她说:“这是生我养我的妈妈,只要我还走得动,就会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