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22日 星期五
糖尿病手脚麻木莫大意,神经病变应考虑 百岁金融学者畅谈“长寿经”
第01版:封面故事 2021-01-20
“老年人不仅要健康长寿,更要有幸福生活”

百岁金融学者畅谈“长寿经”

陈玥

天平居委干部为洪葭管送来百岁生日纪念牌

在位于徐汇区天平路上的国泰新村,有这样一间与众不同的家居。步入其中,学者之家的书香气扑面而来,映入眼帘的是满目书卷,还有墙面上悬挂着的“洪葭管金融史著作陈列室”铭牌。陈列室的主人洪葭管从解放前就一直居住于天平街道,曾任上海市金融学会副会长和上海市政府参事,并荣获“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和中国金融学科终身成就奖。◆记者陈玥

今年元月,天平居委将由上海市市长龚正签名的纪念牌送到了洪葭管先生的手中,这位被誉为“中国金融史学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的长者从此新增了一个令人欣羡的“新头衔”——百岁老人。提及长寿秘诀,洪老笑着说,老年人不仅要健康长寿,更要有幸福生活,所以“乐活”与“养生”缺一不可。

晚年建个“著作陈列室”

“在改成陈列室前,这里是我的书房和起居室。”即便已年过百岁,在家中接受采访时,洪老依旧身着西服,满头银发梳得纹丝不乱。回忆往事,他用洪亮的嗓音说道:“我年轻时在民国‘小四行’之一的四明商业储蓄银行做过稽核等工作,也亲历了上海私营银钱业从联营、联管到全行业社会主义改造的整个过程。”

然而,面对金融业的风起云涌,当无数人投身商业洪流、谋取锦衣玉食时,清俭温恭的洪葭管却甘坐“冷板凳”,用60余年的时光埋首于史料中,为中国金融史学的研究付出心血,先后编写了20本著作,成为后来上海乃至全国金融领域改革的“出谋划策者”,在95岁时还出版了封笔之作《洪葭管论金融》。

在洪葭管心中,陈列室的筹建,就是自己晚年最大的幸福和欣慰。“现在我们的物质条件都不错,所以精神上的快乐更重要。对我来说,能让自己的研究持续散发生命力,这就是最完美的快乐,而陈列室的建立,可以让我散落在外的著作得到更好的保存。”

除了保存过往的著作,对于社会热点问题,尤其是金融领域的动态,洪老也有着自己的观察。比如对几年前市面上的《黄金秘档》一书,洪老就产生过质疑。“这本书赢得不少人的阅读兴趣,但里面关于1948年黄金运台的历史事实叙述得并不准确。”说话间,洪老从身边的一摞书籍报刊中翻出一本由他于2005年主编出版的《中央银行史料》,“这些客观事实,我在书里写到过。2015年,身在海外的《黄金秘档》作者问我要这本书,我立刻就付了500元航空邮寄费寄出,他看后才有了‘恍然大悟’之感。”

“明事理,善待人”是人生格言

陈列室的兴建,不仅是洪老学术成就的体现,背后也蕴藏着浓浓的师生情。上世纪80年代起,洪葭管担任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后改组为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指导老师、上海财经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如今,当时的学生有的已年过半百,但洪老依旧能随时念出学生的名字、供职单位和主要成就。

“2013年,我们几个学生和洪老师一起开始对陈列室进行设计和资料收集汇总。”曾任招商银行董事会秘书的兰奇是洪葭管指导的第一位研究生,作为陈列室的筹备者之一,他坦言,筹建陈列室不仅具有学术意义,更包含了对老师的感激和崇敬,因为洪老不仅传授专业知识,更以一言一行,让学生学会了为人之道。

“洪老师总是想着自己能为学生付出点什么,这些年,每次我们去看望洪老师,他都要留我们在家里吃饭。如果一起外出就餐,有学生抢着买单,洪老师都会严肃制止。”然而最让兰奇难忘的要数1987年,“当时我的毕业论文没赶上进度,为了及时得到修改,我只能每写完两三章就零零散散地送到洪老师手里。没想到他不仅没有批评我,还非常细致地指导我,这篇毕业论文后来被选入《经济学博士硕士论文选(1987年卷)》。”

为什么会对学生如此包容?洪老说,“明事理,善待人”这六个字是自己的座右铭。“为人并不是一味地厚道、做老好人就行了,而是要根据实际情况因材施教,这样矛盾纠纷就会少一些,生活也会变得更美好。” (下转第3版)

(上接第1版)

洪老解释道:“古人说‘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我觉得概括得非常贴切。”

努力追求最美夕阳红

除了桃李芬芳,洪老也已是四世同堂。虽然生活其乐融融,但谈及死亡,他不仅毫不避讳,甚至非常豁达。“人到了这个年纪,各项功能都在衰退,每上去一岁都不容易。我有两个愿望,其一是实现金融安全,我们国家已经推出了一些政策,这个愿望将基本实现。其二就是无疾而终,能无疾而终多幸福啊,还能省下宝贵的医疗资源。”洪老感慨道:“有的老人卧病在床,一切无法自理,我认为这样的长寿没有太大意义。虽然我现在已经从‘足不出沪’变成了‘足不出户’,听力视力都不如从前,无疾而终看来是不太可能了,但还是要努力去追求最美夕阳红。”

为了实现高质量的长寿,2009年老伴过世后,洪老始终坚持一个人平静地生活。虽然住处没有电梯,但早些年他一直独自上下楼打理家务事,去邮局寄信、去采买晚辈爱吃的食物、戴着老花镜写文章,与学生分享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如今,洪老已到了需要晚辈陪伴和照顾的年纪,但他却依旧独自遵循着自己的生活轨道前行。每天拿着放大镜读书、看报,热情接待前来拜访的亲友和学生,将一天的生活排得满满当当。他也告诉子女:“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饭。你们来看我可以,但是你们那儿我是不去的。”

在洪老看来,养生和金融史学研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仅要摆脱“洋教条”,更要切合实际地融合东西方之精华。因此,老人也有着独到的养生经。每天清晨6点起床后,总要喝上一杯卡布奇诺,吃上几块西点饼干,有助于醒脑提神。到了晚上,则一定要喝一碗莲心茶,有益于泻火通便,对蛋糕、肉类等更是毫不忌口,有时还会喝点啤酒、可乐。

正如洪老的学生孟龙所作的诗句:“耄耋之年仍钻研,著述等身更谦逊。一派大家儒雅气,人品文章树典范。”在历经一个世纪的人生后,这位学者、长者、智者依旧以自己的智慧、造诣和涵养,期待着未来更精彩的夕阳红。

(照片由天平街道及洪葭管本人提供)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