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9日 星期日
本期导读 心慌无小事,古代中医药是如何防治心律失常的? “百变戏精”竟是硬核民警
第01版:一版要闻 2021-09-15

“百变戏精”竟是硬核民警

记上海浦东公安分局罗山新村派出所民警张伟峰 高琼艳/范献丰

今年8月,一段一名警察在暴雨中维持核酸检测秩序的视频在网上走红,这位让居民们吃了“定心丸”的警察,正是浦东公安分局罗山新村派出所的民警张伟峰。

视频一出,熟悉他的人纷纷调侃他“早就有‘网红体质’”,是个“代入感超强的‘戏精’”。原来,七年前的张伟峰,脱下一身军装换上一身警服,警校毕业后先在治安打击第一线,办案时演过“混混”,后来转入社区岗位,他又以“情景剧”的方式开展反诈宣传,根据不同受众设计不同剧本,简直是“演谁像谁”。

但无论“角色”如何改变,张伟峰始终初心不改、底色不变:“我的人生有三大理想:当兵、当警察、当老师。如今能实现两个,很知足。”

◆通讯员 高琼艳 记者 范献丰

演“骗子”:

沉浸式反诈宣传更深入人心

这天上午,张伟峰到辖区外卖点开展反诈骗宣传工作,台下外卖员黑压压一片,绝大部分是年轻男性。

“你打款5000,我就把底片删了。”张伟峰叫了一个外卖员上台,现场演起了骗子:“有很多兄弟寂寞的时候喜欢网聊,以为谈朋友,结果被远程拍了不雅照,其实是骗子早就设计好全套。现在我就是那个骗子,我会联系你:打款5000,我就把照片删了;不打,我就把照片发给你所有亲友。反正之前我发给你的链接其实是木马,能盗取你手机通讯录所有信息。”

这位外卖员犹豫了一阵,说了一个“打”字。张伟峰继续“骗子上身”:“我的两个同事也很辛苦,他们你也得补偿下吧?一人再打5000!”张伟峰告诉外卖员们,这样的情况必须第一时间报警:“骗子会一点点套取你的钱,直到你被掏空了,他们还能发你一个网贷链接,开始进一步地诈骗……”

作为罗山新村派出所三个责任区之一的警长,反诈骗宣传是张伟峰的重要工作之一。但他发现,无差别地进行入户宣传、发放宣传材料,居民有些排斥,效果也不好。他灵机一动:“不如把诈骗过程演出来,针对不同的人群设计不同的剧本,剧情化更方便理解,沉浸式更有记忆点。”

于是,他创新地和同事潘慧之搭档成“峰慧组合”,设计“反诈小剧场”上演一个又一个基于真实诈骗案例的情景剧,还拍成短视频在社区推广。

对不同的观众,“反诈小剧场”的戏码不同。比如外卖员以中青年男性为主,是近年来频发的“裸聊”诈骗主要受害人群,因此设计的是被偷拍私密照的情景;面对社区老年人,则要演绎“银行卡被用以洗钱”“亲属被绑架”继而到银行转账的剧本;对于女性群体则主要是“网购退货退款”“网恋杀猪盘”等案例。

有人问他一个警察怎么演骗子,张伟峰说:“设计剧本我真把自己当骗子,把以往案例中遇到的骗术都使出来,才能达到深入人心的效果。”正因为这样的创意和用心,张伟峰和同事拿到了系统反诈骗业务竞赛第一名。

演“混混”:

用奇招见奇效

作为派出所基层一线民警,张伟峰和同事要接处形形色色的警情,很难用一套方法来解决所有问题,“百变戏精”的本事让他处理“怪事”时屡有奇招。

一次他接到报警:两家肉铺店员吵架,男店员调侃激怒了女店员,女店员打了男方一巴掌,男店员当即报警。眼见现场两人剑拔弩张,谁也不让谁,买菜围观的人又越积越多,张伟峰当场决定将两人带回派出所。

然而来到派出所两人依然争执不休,女方哭个不停,男方不依不饶,谁也不肯退让一步。张伟峰先是厉声喝住女店员,为双方厘清事情发生经过,随即把男方带到派出所外,厉声喝斥对方。几句话之后,男店员怒气冲天,甚至扬言要“动手”。

“想打人是不是?这就对了!”张伟峰话锋一转:“前面你骂人家女孩子比刚才难听多了,人家忍不住才动手的。你能记住现在自己的感受吗?”

一席话后,男店员走回派出所,主动跟女店员道了歉。

“派出所接处警很多时候都是小纠纷,完全可以让当事人去打官司。但这样周期长成本高,小矛盾就变成积怨了,最好是想办法一开始就彻底化解。” (下转第3版)

(上接第1版)张伟峰坦言,有时自己会选择这样“演”一出“非常规手段”调解:“关键还是观察当事人,他们最适合哪一种调解方式。”

这样灵活多变的工作手法,来源于他多年在治安岗位积累的经验。那时,他常常需要便衣出行,追踪线索、排摸嫌疑,甚至有时还要伏击吸贩毒人员,“演”得不好会影响破案,甚至给自己和同事带来危险。

他的同事都知道,不穿警服的他会变成各种“现在无法想象的样子”——吊儿郎当的“社会青年”、疲惫操劳的“农民工”、行色匆匆的“外卖小哥”……有一次在地铁站,由于他伪装得过于逼真,还被同行拦下来盘查。

演“老娘舅”:

本色“出演”赢民心

不过,张伟峰日常扮演最多的角色还是“老娘舅”。

作为社区民警,张伟峰经常处置居民大大小小的事,有些琐碎到令人哭笑不得——但他必须尽心尽责地“演”好这个角色。

曾有社区阿婆向他“报案”:邻居朝她家扔“放了神秘药水的餐巾纸”。赶到现场一看,原来邻居家要装纱门,阿婆不乐意。经反复协调确认,邻居家安装的是不影响阿婆的推拉式纱门。但阿婆依然情绪激动。张伟峰捡起地上的餐巾纸凑到自己鼻子下:“没有味道啊!我闻了没问题啊!您要担心要不请家里年轻人也来看看?”矛盾化解,事后阿婆家属特意致电向张伟峰道歉。

还有一次有居民报案,说楼上邻居朝他家阳台冲水,弄坏他家纱门。张伟峰实地勘察,发现楼上空调没有排水管,风一吹空调滴水就飘进楼下阳台。他一面找楼上要求装空调排水管、尽快修复楼下纱门,又宽慰楼下“高层楼房装排水管程序复杂、周期长,希望短时间内克服困难”。一天之中上上下下不知多少次,回到派出所执法记录仪的电几乎耗尽。

能演绎好“百变角色”,是因为张伟峰的“底色”始终如一。“我热爱这份工作。”张伟峰说,许多人对警察的印象是破案、抓坏人,实际是加班加点、压力大,委屈多,“但是想起每当解决一个问题,来自居民发自内心的微笑,我会感到特别欣慰。” (部分图片转自浦东发布)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